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李一戈:主動削減房地産泡沫並不意味泡沫必然破裂

http://finance.sina.com   2017年03月18日 03:12   21世紀經濟報導

  既……又……

  李一戈

  小時候寫作文之前,要先學會造句。這麼一個句型是必然要造的——“既……又……”。班上有個同學寫的是,既要馬兒跑,又要馬兒不吃草。老師说,你也沒寫錯,但總覺得有點彆扭。先聲明一句,這段話純粹是兒童記憶,跟下文沒有邏輯聯繫。

  上個月看新聞,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主任李偉在國研智庫論壇上说,今年應把防範和應對房地産泡沫風險作為重中之重,要綜合採取金融信貸、土地、財稅等手段,合理控制流動性。“既要遏制泡沫膨脹,又要防止捅破泡沫、引發風險。”

  去年有兩次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到要“抑制資産泡沫”,一次是7月26日的政治局會議,一次是10月28日的政治局會議。而中央所说的“資産泡沫”,主要就是指房地産泡沫,這一點已成為共識。目前股市遠遠談不上泡沫。

  資産泡沫的提法第一次出來后,我還是比較興奮的,以為自己呼喊了半年多的調控,終於要出來了。按照過去的慣例,政治局會議或國務院常務會議提出某個新说法,就暗示着新的政策即將出台,一般兩三天,最多一個星期。

  但我等了整整兩個月,才在9月底10月初看到16個城市開啟新一輪因城施策調控。為什麼相隔這麼久,可能是有關部門對資産(房地産)泡沫程度的理解以及政策力度等還存在爭議,也有可能是地方的辦事效率和程序問題。

  兩個月時間,資産價格能漲多少?不用翻太早,只需看看2015年4月、5月的A股,2016年7月、8月的樓市,就可略窺一斑。

  如你所知,中央檔案都是言簡意賅的,這就需要智庫和專家進行闡釋。那麼,李偉“既要遏制泡沫膨脹,又要防止捅破泡沫、引發風險”的说法,是不是對“抑制資産泡沫”這句話意思的準確理解和合理延伸呢?

  至少在我個人看來,實踐上就是這麼操作的。從央行、銀監會的信貸政策,到地方的限購限貸政策,正是從這個意義上貫徹中央精神的。

  無論是9月底第一輪16個城市的限購限貸政策,還是今年春節后、全國兩會后新的城市加入限購限貸,原有城市的打補丁式限購限貸強化版,都是着眼於抑制房地産泡沫的膨脹。實事求是地说,去年10月以來,包括實施調控的城市在內,泡沫是在繼續膨脹的。

  我們記者3月17日寫了篇報導,從周期的角度回顧近10年來的房地産調控史,結論是,目前處於新一輪調控的中段。不管輿論形容此輪調控是不是“史上最嚴厲”,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此輪調控本質上與過往的調控並無不同——仍然是着眼於抑制泡沫的膨脹。當然,此前調控檔案的说法是“抑制房價過快上漲”。

  有朋友會说,此輪調控,房價如果控制不住,要追究地方政府領導的責任。這也不是首次要求。翻閲以前的調控檔案,地方政府負責制,赫然在列。再者,通過統計數據來體現房價指數緩漲或停漲,並不太難。

  “防止捅破泡沫”沒有見諸正式檔案。但我們多年來的貨幣政策和信貸政策是有此立意的。十多年前,差不多是房價剛加速上漲,實施第一次全國性房地産調控的時候,我去參加了一次有關貨幣政策的內部研討會。一位主管部門的官員就表示,貨幣政策要防止主動刺破泡沫。這種表述,我在央行有關論文裏也看到了。

  房地産泡沫破裂的危險,多年前就有專家警告了。最危言聳聽的,是拿日本的地産泡沫做例子。地産泡沫破裂直接導致日本先是失去了10年,接着失去了20年。而導致日本地産泡沫破裂的,是廣場協議下日本貨幣政策主動刺破了泡沫。

  说到這裏,順便提一句。我最近看到清華大學某教授也持李偉類似的觀點,“一方面是(房地産)泡沫不能繼續吹大,另一方面又不能刺破。”比較令我驚異的是,他说日本房地産泡沫的破滅,是因為日本徵收房産稅。但實際上,日本早在1950年就開始徵收房産稅了。稱一項稅收政策,是40年后經濟崩潰的罪魁禍首,這種邏輯也是令人陶醉。

  然而,這樣的邏輯正在今天中國的經濟界、地産界大行其道。無數反對徵收房地産稅(房産稅)的專家,就是用日本失去的20年,來嚇唬決策層。但是,有無窮的例子可以證明,房地産泡沫是經濟危機的肇因,反過來,沒有任何實證研究可以證明,世界主要經濟體徵收房産稅(物業稅),會導致經濟危機。

  2016年新增房地産貸款占各項貸款增量的44.8%,這個數字再清楚不過地表明,信貸是決定房價的主要因素。去年四季度以來房價仍在加速上漲的事實再清楚不過地表明,抑制資産泡沫、防止房地産泡沫膨脹的目標,沒有實現。

  如果“防止(主動)捅破泡沫”仍然是未來貨幣政策和信貸政策的指向,那麼,至少也應該調整現行房地産信貸政策,更快更緊地收縮房地産貸款,包括個人住房貸款。在我個人看來,主動削減房地産泡沫,並不意味着泡沫的必然破裂。繼續以堰塞湖的形式蓄養房地産泡沫,對整個經濟對金融體系對房地産業,均后患無窮。(編輯 歐陽覓劍)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DJIA17773.64
-57.12
NASDAQ4775.36
-29.93
S&P 5002065.30
-10.51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