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媒體:郭台銘的煩惱別只吐給政府和學校

http://finance.sina.com   2017年03月26日 20:53   中國青年報

  郭台銘的煩惱,別只吐給政府和學校

  3月19日,在2017年中國發展高層論壇上,富士康科技集團董事長郭台銘向工業和信息化部部長苗圩提問:“政府將如何鼓勵和獎勵高端製造業人才下基層?”他以富士康舉例,富士康最近希望征集近兩萬名大學生下工廠,結果發現,學校教育跟實際市場有很大的差距,大學生動手能力普遍不強。同時,富士康擁有6萬名模具基礎工人,而現在都是用大數據、雲計算參與模具製造。

  平心而論,郭台銘董事長提出的問題是老生常談。這些年,“大學生結構性失業”“就業難”“用工荒”“鴛鴦火鍋”早已成為新聞報導的熱點。對於這些問題的根源,我們並不缺乏深度的分析和反思,諸如學校人才培養與企業實際需求相脫節、産教融合不深入、企業主動參與人才培養的積極性不高、政府相關政策不到位、用人單位和社會“唯學歷”的文化氛圍、技能型人才社會地位不高、人們思想觀念轉變的滯后性等原因不一而足。

  正因為對此有了深刻的認識,從近幾年的全國兩會,到國家出台的相關政策、檔案,無不體現出對“技能型人才培養”的重視:大力發展職業教育、引導一部分地方性本科高校嚮應用型轉變、中國製造2025、工匠精神等逐漸深入普通百姓的心中。

  然而,也正如工業和信息化部部長苗圩所回應的那樣,“我想郭先生還得給一點時間,我們逐漸把這個短板補起來。”一方面,整個社會對於人才觀念的轉變,還需要時間逐步扭轉,“崇尚一技之長,不唯學歷憑能力”尚需要輔之以人事制度改革、就業市場“唯學歷”風向的轉變,讓考生主動選擇職業教育、做工人、下基層,也有待於思想觀念的轉變、技能型人才的社會地位和工資待遇的提高;另一方面,職業教育體系改革、高等院校轉型、專業內涵建設並不能一蹴而就,將相關政策、檔案真正落地生根,也需要時間,也會遇到各種阻力和困難。

  筆者以為,郭台銘董事長的一番反問,不應只是代表企業,將問題簡單地拋給了政府和學校兩方,也不能忽視企業自身在人才培養上應當承擔的責任。2016年,在某次應用型高等教育研討會上,一位地方高校校長就曾坦言,他太了解中國式的校企合作了,很多協議大多在糊弄人,許多企業對教育實際投入很少,興趣只在於“廉價”勞動力。長久以來,企業在缺乏相關制度、行業協會的約束之下,僅僅出於利益需求,缺乏和學校謀求合作的主動性,雙贏的局面往往只是學校單方面的“一廂情願”,最終導致學校抱怨企業合作的熱情不高,而企業抱怨高校培養的人才不能直接上崗,企業更希望坐享其成,以降低用人成本。

  沒有企業參與的職業教育,是無法保證人才培養質量的。一者,高校專業設置和內涵建設的相對穩定性,相較於社會需求的易變性而言,總歸會存在一定的滯后性,培養什麼樣的人才,唯有企業最清楚,企業應佔據人才培養的主導地位,通過和學校深度合作,建立更多的“行業學院”“訂單班”等,為人才出口把關,此外,一流的技術人才需要配備一流的職業教師隊伍,高校師資隊伍需要借助行業、企業專家的參與,共同探索學徒制、導師制,共同制定人才培養計劃、開設專業課程,以保證人才培養和企業需求之間高度地契合;二者,高級技能型人才都是在走上企業崗位之后逐步歷練成長起來的,這就需要企業給予職工更多提升和進步的機會、條件,構建良好的企業文化、合理的管理、評價和激勵機制。同時,企業為了長遠和健康發展,對職工不能採取“只管用,不管學”的短視行為,主動開展職工的培訓和繼續教育,企業責無旁貸。

  培養企業需求的技能型人才,既是教育問題,也牽涉社會文化、經濟發展、用人制度等諸多方面,政府、高校和企業三方理應各司其職,相互配合。於政府而言,更要扮演好中間人的角色,為企業和學校搭建溝通和合作的橋樑,需要在財政支持、政策引導、人才引進、産業扶持、落實高校辦學自主權、激發企業參與合作的主動性等多方面加強推進。假以時日,才能真正扭轉當下人才需求“脫節”的尷尬局面。

  若塵 來源:中國青年報 ( 2017年03月27日 10 版)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DJIA17773.64
-57.12
NASDAQ4775.36
-29.93
S&P 5002065.30
-10.51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