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媒體:匯率不是貿易盈余的決定性因素

http://finance.sina.com   2017年04月18日 16:29   21世紀經濟報導

  匯率不是貿易盈余的決定性因素

  本報評論員 歐陽覓劍

  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競選期間,曾表示上任第一天就要把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但他日前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不會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

  果然,美國財政部4月14日發布的“主要貿易伙伴的外匯政策報告”(Report on Foreign Exchange Policies of Major Trading Partners of the United States,國內媒體一般譯為“國際經濟和匯率政策報告”)做出結論:在2016年下半年,主要貿易貨幣中,沒有任何一個符合“匯率操縱”的標準。對於特朗普政府為什麼沒有如競選時所言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白宮發言人斯派塞4月17日表示,自美國總統特朗普上任以來,中國並未操縱匯率。

  其實,在此之前,美國就時不時有人揚言要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但自1995年以來,美國財政部的“匯率政策報告”就沒有這樣做過。就這一點而言,今年4月的報告並沒有特殊性。

  這個報告聲稱,將中國、日本、韓國、中國台灣、德國、瑞士列入“觀察名單”。這也不是特朗普就任以來的“創新”。這個“觀察名單”是在2016年4月的報告中首次出現的,是應2015年的一條法案而創設。該法案要求,如果某個主要貿易伙伴符合三個條件(對美貿易大量順差、經常賬戶順差大、持續對外匯市場進行單向干預),美國財政部就應該對其匯率和外貿政策進行深入分析;如果三個條件都符合,那美國政府就要採取進一步措施,使其實施合適的政策,改變匯率低估、貿易盈余高的狀況。對於符合上述三個條件中一兩個的主要貿易伙伴,暫時不會採取進一步措施,但財政部會列入“觀察名單”。

  雖然將中國等國家列入“觀察名單”卻不認定為“匯率操縱國”是延續以往的做法,但特朗普政策在今年4月的報告中的確表現得更為強硬。美國財政部發現,中國近期干預外匯市場的目標是為了阻止人民幣快速貶值。這顯然不是為了追求在外貿中獲得優勢。美國財政部對此也表示了贊同,認為中國阻止人民幣快速貶值,有助於美國、中國和全球經濟免受負面衝擊。這可能是美國財政部認為中國2016年下半年沒有“操縱匯率”的原因。但與以往報告主要討論報告期內的狀況不同,今年4月的報告翻了“舊賬”,指責中國曾經長期對匯率市場實施持續、大規模、單向的干預,以抑制人民幣升值,使人民幣只能逐步走強。韓國、中國台灣、瑞士也被指責對外匯市場進行不對稱的干預。日本、德國沒有干預外匯市場的表現,但由於它們對美國有大量順差,美國財政部同樣嚴加指責,它們的“罪名”主要是國內需求不夠強。

  可以看出,對美國財政部而言,主要貿易伙伴的匯率政策是否有問題,標準並不在於是否存在干預,而在於是否對美國存在大量順差。如果你在對美貿易中獲得了大量順差,那你的貨幣就存在低估,就應該升值,即使是德國這樣沒有本國貨幣的國家,也應該通過刺激國內需求、製造通貨膨脹,使自己貨幣的實際有效匯率提高。特朗普就任以來的這第一份匯率政策報告,以簡單粗暴的方式,將這個意圖表述得更為清晰。

  似乎在美國政府看來,匯率是影響甚至決定貿易盈余的主要因素。特朗普可能就是這樣認為的,他多次表示,美元太強,而貿易伙伴的貨幣幣值低估,造成美國對外大量逆差。

  但實際上,匯率並不是貿易盈余的決定性因素,幣值低估可能短時間內帶來盈余,卻不能長期化。中國、德國、日本等經濟體對美國存在大量貿易盈余,是有多方面原因的。其中一方面的原因是美國的消費率太高,國內的生産不能滿足高消費的需求,只能靠進口。而美國消費率高,又與美國在國際收支中的凈收入高有關。美國通過國際投資獲得大量收入,這可以用來抵消其在國際貿易中的大量支出。但問題是,美國國內收入分配失衡,在國際投資中獲得大量收入的人與在國際貿易中需要支付大量支出的人並不相同,於是就導致了次貸危機和金融危機。

  美國希望通過匯率政策評估對主要貿易伙伴施壓,並不能真正解決其經濟結構失衡、大量貿易赤字的問題。這種對主要貿易貨幣匯率政策施壓的老套路並不高明。(編輯 張立偉)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DJIA17773.64
-57.12
NASDAQ4775.36
-29.93
S&P 5002065.30
-10.51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