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光明日報評“小鮮肉”崇拜:資本邏輯下的陷阱

http://finance.sina.com   2017年04月18日 23:01   北京新浪網

  小鮮肉”崇拜,資本邏輯下的陷阱

  來源:光明日報

  要扭轉影視表演質量滑坡,拯救那些對自己、對觀衆不負責的“小鮮肉”,還得從行業整體生態着手。在藝術市場中,資本是重要的主導因素,但更重要的還是買單的群衆——也就是坐在電視機前、電影院裏的“我們”。

  “小鮮肉”這個詞,一開始是一些女性對長相俊俏的年輕男明星的稱呼,本質倒也不壞。“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女性作為審美主體,對作為客體的男性作“親昵”語,“小鮮肉”一躍成為網絡流行詞。然而,“小鮮肉”近年的口碑卻並不向好,成為口誅筆伐的對象。

  先有個別“小鮮肉”耍大牌、高片酬的現象引發了輿論聲討,后有別出心裁的“摳圖”表演讓人大跌眼鏡。今年全國兩會期間,宋丹丹、陳凱歌等相繼開炮,點燃了業內批評“小鮮肉”的導火索。緊接着,高滿堂、張光北、陳寶國、王曉棠等資深演藝界人士相繼發聲,“小鮮肉”的名聲一落千丈。近期熱播的電視劇《人民的名義》因為主演實力卓著、不見“小鮮肉”,更為這輪聲討添了把火。

  一時間,“小鮮肉”站在了輿論的風口浪尖。

  “小鮮肉”被詬病,當然不是因為長得好看,首先是因為其演技讓人不忍直視。何以如此?這得從幾十年來我國表演體系的流變说起。改革開放以前,受蘇聯“斯坦尼體系”的影響,以歐陽予倩、焦菊隱為代表的老一輩戲劇藝術家發展出了演劇體系的“中國學派”。20世紀80年代以后,隨着影視藝術的發展,許多舞台演員進入影視體系,將傳統表演與歐美影視表演結合,創造出了那個年代影視表演的獨特魅力。

  此后,隨着港台影視劇北上,高度商業化、流水綫作業的香港影視製作體系和表演誇張、念白腔濃重的台灣綜藝風,逐漸影響內地的表演風格。前者的影響尤其深遠。因為分工細、效率高、周期短,演員的案頭准備時間被大幅壓縮,往往接到通告就上,而場面調度、運動幅度、表演處理都進行了替代設計,明星主要負責“凹造型”。如此成長起來的演員,盡管很善於展現自我魅力,卻缺乏對人物的深刻理解,顯得虛浮造作。

  由此可見,表演風格與行業運作模式直接相關。當下國內的演藝界生態,與香港電影的“黃金時期”(20世紀八九十年代)極為類似:資本迅速湧入,蛋糕不斷做大,預期不斷向好。在這樣“粗放”擴張的階段,有粉絲號召力的演員更加稀缺,就像金融産品,價格越炒越高,檔期也越來越緊。據傳,當年香港某當紅演員一天能趕9個劇組拍戲,几乎是進場就開拍,每年拍10多部電影也不在話下。

  與此同時,影視工業化程度的提高,在一定程度上遮蔽了演員技術含量的不足。僵硬的表演竟完全不妨礙票房、收視,觀衆熱捧依舊,但業內人士一針見血地辨明真僞——畢竟,這離傳統的表演差了十萬八千里。所以“小鮮肉”們廣受指責的“不敬業”“無演技”,與其说是個人失德,不如说是行業異動——準確地说,是影視行業為提高量産效率而犧牲表演深度的大幅轉向。

  這一轉向的動力自然是資本驅動的“産品邏輯”,而非藝術主導的“作品邏輯”。由於前者一家獨大,也造成了演員群體的集體“鮮肉化”。這顯然不正常。對不敬業的“小鮮肉”加以鞭撻,固然可引發輿論的關注、為其穿上道德的緊身衣,但與資本相比,這層軟約束終究弱了些,也是“治標不治本”。

  歸根結底,要扭轉影視表演質量滑坡,拯救那些對自己、對觀衆不負責的“小鮮肉”,還得從行業整體生態着手。畢竟,台上如何鮮亮,或好或壞,終究還要由台下的力量來共同決定。在藝術市場中,資本是重要的主導因素,但更重要的還是買單的群衆——也就是坐在電視機前、電影院裏的“我們”。

  消除“小鮮肉”崇拜,最根本的還是依托觀衆品位的水漲船高,这只能靠藝術教育的普及、輿論引導的深入,一步一個腳印,急不得。與此同時,營造良好的創作環境,為優秀劇目的誕生厚植土壤,也是重要的制衡之道。當好戲能進入“尋常百姓家”,演技派與好戲相映成輝,影視領域才有能力擺脫對“演技欠費者”的重度依賴。只有好演員有了市場,虛火才能褪去,演戲方可踏實。畢竟,爛戲不再有人看,誰還會崇拜徒有其表的“小鮮肉”呢?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DJIA17773.64
-57.12
NASDAQ4775.36
-29.93
S&P 5002065.30
-10.51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