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評論:爭取國家中心城市要謹防重吸聚資源輕帶動責任

http://finance.sina.com   2017年04月20日 00:06   北京新浪網

  國家中心城市: 爭什麼? 缺什麼?

  葉含勇/半月談

  2010年國務院批復“京津滬廣渝”為國家中心城市后,2016年成都、武漢、鄭州又相繼被納入國家中心城市建設行列。目前,各地申報國家中心城市呼聲四起。

  國家中心城市是中國城鎮規劃體系設置的最高層級。佈局國家中心城市,並非國家層面簡單的“排位分羹”,而要充分考量區域均衡性與差異化,讓國家中心城市建設支撐國家發展戰略,帶動區域整體發展。建設國家中心城市意味着沉甸甸的使命擔當,絶非獲一個光鮮名號那樣簡單。

  積極爭取,全力以赴

  目前,已獲定位的城市都在積極規劃建設,不少城市在政策、資金等方面投入巨大。

  2016年4月,成都入圍國家中心城市行列。作為第6個被賦予國家中心城市建設使命的城市,成都迅速出台一系列政策,立足“一帶一路”建設、長江經濟帶交匯點和新一輪西部大開發戰略要津,邁開建設國家中心城市征程,增強西部地區重要的經濟中心、科創中心、文創中心、對外交往中心和綜合交通樞紐功能。

  2016年12月,獲國家正式批復建設推進國家中心城市后,武漢提出從科學定位、規劃引領、産業帶動、功能支撐等四個方面着手,建設大項目、培育大産業,強化創新驅動、切實提升城市輻射帶動能力,從“三鎮時代”邁向“長江時代”。

  在鄭州,政府早已將2017年確定為“項目建設年”。3月18日,181個重點項目集中開工,總投資達1214億元。這是短短1個月內,鄭州市集中開工的第二批重點項目。此前的2月21日,當地冒雪集中開工總投資1967億元的首批294個項目,被媒體稱為“史上最大規模”。

  其他城市看到這幾座城市獲批國家中心城市,都積極爭取加入,有的將建設國家中心城市目標寫進黨代會報告。

  位於中部地區的長沙,在黨代會上表示,一定要完成創建國家中心城市的宏偉目標,只要有一綫希望,就要盡百分之百的努力。

  在西北,西安作為西北五省區的引領者,期待發揮龍頭作用,建設國家中心城市的願望十分強烈。

  在華東,杭州在今年全國兩會上,強調應規劃為國家中心城市,表示“舊衣服穿不下了,給杭州換新衣”。

  謹防重吸聚資源,輕帶動責任

  在國家中心城市競爭中,各地充滿幹勁和抱負。同時,也要謹防重名號輕實幹、重吸聚資源輕帶動責任等現象。

  毋庸諱言,一旦入圍國家中心城市建設,該地在經濟發展、項目爭奪、人才吸引、資金流向上,相較於其他城市就具備了更大優勢。但中央批准建設國家中心城市,並不代表這座城市就已是國家中心城市,國家的頂層設計主要是為了調動地方的積極性,關鍵要看各個城市如何建設、如何落實。

  中央財經大學政府管理學院城市管理系副主任王偉認為,如果國家中心城市佈局科學,就會帶來資源配置的新格局,即新的城市崛起進而輻射周邊區域發展;如果不科學,則有可能強化既有不均衡格局。

  如果只是吸聚資源,會導致低效的資源配置,不僅不能發揮輻射帶動作用,更與國家佈局建設國家中心城市的初衷相悖。近年來,城市的概念一直被反復炒作,各種城市名號看得人眼花繚亂。不難發現,其中不少概念包裝多於實質內容。

  一些機構、商家甚至借國家中心城市這頂“帽子”,反復炒作房價。比如,3月22日,房産虛假新聞《終於定了:中央確定4個全球城市和11個中心城市》引發一場不小的市場風波。

  針對此,中國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原院長李曉江表示,國家中心城市不是一頂帽子,而是一份責任。“強調的是它帶動區域發展的能力、在區域中的引領輻射作用、在國際國內的影響力。”

  中國科學院地理資源所區域與城市規劃研究中心主任方創琳認為,國家中心城市建設的重要性毋庸置疑,但在建設過程中需要注意四個問題:首先,應淡化極化效應或虹吸效應,強化引領和輻射帶動功能。其次,要避免盲目跟風,脫離實際,甚至視為形象工程和政績考核指標。再次,要因地制宜,兼顧區域發展差異。最后,要充分考慮城市資源環境承載力,超前做好監測預警。

  城市以人為本,特色化、錯位化發展

  當前,爭取國家中心城市的地位,有可能導致城市發展過程中出現“一擁而上”的同質化問題。對此,王偉認為,在國家引導清晰的基礎上,要讓每個中心城市制定具有遠見的戰略規劃。首先做到産業的特色化與錯位化,同時要求每個城市必須依托和拉動其周邊區域發展,並將此作為中央對其考核的重要內容。

  暫時無緣的城市,亦無需沮喪。綜觀世界城市發展的歷史,不乏另辟蹊徑的突圍案例。美國硅谷能在紐約、芝加哥、洛杉磯、休斯敦之外異軍突起,就是打破了規模與體量的窠臼,通過互聯網的連接性打破物理空間的集聚限制。

  在國家中心城市的隊伍中,暫時未發現深圳的身影,而深圳恰有潛力成為具備全球影響力的科技創新特色城市,對標美國硅谷。無論能否成為國家中心城市,深圳都會是全國的科技、經濟中心之一。正如中國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副院長李迅所说,每一個城市的稟賦、職能不一樣,沒必要都去爭國家中心城市。

  李迅認為,國家中心城市的帽子並不能保證一個城市的“前程”,獲得國家中心城市的名頭,由此而帶來項目資源乃至政策,都不能保證城市長期可持續發展,更不一定能真正把城市變成“中心”。長遠來看,一個城市能發展好,還是要靠實打實的硬功夫,要看經濟社會綜合發展水平。

  “人們為了活着,聚集於城市;為了活得更好,居留於城市。”人是城市發展的最高價值,城市發展以人為本,不應過分糾結於名號,不應偏執止步於城市概念,入圍國家中心城市與否都可繼續走好自己的路,讓城市民衆的生活更美好。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DJIA17773.64
-57.12
NASDAQ4775.36
-29.93
S&P 5002065.30
-10.51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