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評論:不走外匯管制老路是信心也是必須

http://finance.sina.com   2017年04月20日 15:59   每日經濟新聞

  傅克友:“不走外匯管制老路”是信心也是必須

  每經評論員 傅克友

  如果在一條路上越走越有信心,當然不會再走回頭路;如果在一條路上越走越遠,也不可能再走回頭路。這條路就是越來越開放的外匯管理之路,或者说人民幣國際化的路。

  4月20日,國家外匯管理局新聞發言人王春英介紹,2017年一季度我國跨境資金流出壓力明顯緩解,外匯供求趨向基本平衡。今年以來人民幣下挫預期明顯減弱。她表示,與之前相比,外匯管理政策法規連續一貫。中國外匯管理不會走回頭路,不會再走到資本管制的老路上。中國會繼續審慎有序推動資本賬戶開放。

  “不會再回外匯管制老路”這樣的話並非第一次说,但這一次说得更有底氣。

  當中國開始了人民幣國際化的進程,就已經決定了外匯管理只會越來越開放,而不可能再走管制的老路。但2015年“8·11”匯改以來,人民幣對美元的下挫,令很多人感到憂慮。外匯儲備縮水到3萬億美元,也令一些人對人民幣信心動搖。要不要、會不會、有沒有更加嚴厲的外匯管制,都成為輿論關注的話題。

  “不會再回外匯管制老路”,答案是毋庸置疑的,內在的邏輯也越來越清楚。從長期看,匯率本質上由經濟基本面決定。按照官方的说法,中國經濟基本面支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穩定。一季度經濟數據顯示,國內生産總值同比增長6.9%,且主要指標好於預期。IMF發布最新的《世界經濟展望報告》也顯示,中國經濟未來兩年增速強勁,今年增速預期為6.6%,高於2016年10月預測的6.2%。

  一季度跨境資金流出壓力之所以緩解,正是得到了經濟基本面的有力支撐。從經濟的現實到經濟的前景,都為“不回老路”提供了更多的信心。

  短期來看,當然匯率會受到預期、金融市場突發事件等影響,既可能升值也可能下調,但這種波動,現在被認為是再正常不過的現象,沒有必要進行過多的外匯管制。

  從現實的邏輯來说,所謂外匯管制,不外乎在短期通過干預讓匯率貶值或者升值。而在這兩個方面,都缺乏足夠的理由。通過外匯管制來讓人民幣下挫,目的在於追求外貿的順差。但我們不缺外貿順差。事實上,正是因為長年累月外貿的順差,讓中國積累了全球30%的巨額外匯儲備。外匯儲備多,家底足,當然有好處,但很大程度上,這是從前外需拉動增長模式的産物。這種建立在人口紅利和成本優勢基礎上的增長模式已經難以為繼,且被認為是世界經濟結構和貿易結構失衡的一個表現。

  中國顯然沒有理由這樣做。用李克強總理的話说,我們作為貨物貿易大國從不刻意追求順差,而是希望貿易更加平衡。既要擴大出口,又要加大進口;既要進口高技術産品,還要進口高質量産品給消費者更多選擇,倒逼國內企業升級。

  一季度的經濟數據,也在顯示這樣的趨勢。進出口總額同比增長21.8%,其中,出口增長14.8%;進口增長31.1%。如果说出口是匹快馬,那麼進口就在快馬加鞭。

  通過外匯管制來讓人民幣升值,在長期以來的下挫趨勢和潛在的下挫預期之下,看起來有着一定的理由。但衆所周知,這樣的下挫趨勢已經到了一個平台震蕩期,人民幣對美元的匯率也在穩定下來。之前的下調預期,也在美元暫緩加息和升值到頂的背景下,而逐漸消除甚至出現某種轉折。

  而關於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的下調是否就是人民幣貶值,也存在不同的看法。北大國發院教授徐建國就相信,從2016年7月開始,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下調,而對一籃子貨幣估值進入平穩運行,恰恰是人民幣獨立於美元,與美元“脫鈎”的表現。在他看來,這意味着新國際貨幣體系的開始。

  新的國際貨幣體系,正是人民幣國際化孜孜以求的目標。人民幣國際化,要求資本項目越來越開放。資本項目不走向更加開放,就沒有人民幣國際化。走外匯管制的老路,與此背道而馳。

  按照蒙代爾的不可能三角,資本流動自由、貨幣政策的獨立性和匯率的穩定性,不可能三全其美。當資本項目越來越開放,那麼就需要其他兩個目標特別是匯率的穩定性,做出一定的讓步。

  就此而言,“不會再回外匯管制老路”是一種信心,也是一種必須。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DJIA17773.64
-57.12
NASDAQ4775.36
-29.93
S&P 5002065.30
-10.51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