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流水線上的殘酷青春:奮鬥還有意義嗎

http://finance.sina.com   2017年04月26日 17:38   中國青年報

  流水線上的殘酷青春:奮鬥還有意義嗎

  青年,我覺得這兩個字似乎離我越來越遠了。我原來認為只要自己還算是青年,就應該對未來充滿希望,應該有很大上升空間。當我在這樣一個春天的季節,特意空出一個晚上的時間來回想從少年到青年的成長之路,內心翻江倒海,唏噓、哽咽、困惑、憤怒與蹉跎,佔據着我全身每一個正日漸枯萎的年輕細胞。

  我在15歲那年初中還未畢業就輟學在家,到16歲夏天南下深圳打工,中間差不多半年多時間無所事事。其間有一個多月是在縣城的一個技校度過的,同學中學電腦、電焊的居多。我對電子類東西從小就沒有太多興趣,所以就在媽媽的建議下學了縫紉機。

  交了七八百塊錢的學費,踩了一個月的廢布,就算是畢業了。大概過了四五個月,學校給村上有電話的一戶人家打電話轉告我说,要出去工作了,但需要交1200多元錢,介紹工作費路費都算在一起。爸爸賣了好幾架車子糧食,那時候在農村大多數都是現花錢現賣東西,湊夠了錢交給學校,我就和一大批几乎都是第一次出家門的同學一起坐車去深圳了。

  爸爸騎自行車送我去縣城,跟我说“遇到什麼事兒都忍着點兒,好好干”。我第一次坐火車,身體的不適與煎熬在30多個小時后才算告一段落。我們坐那一班車只到惠州,再從惠州轉大巴。沒想到坐上了黑大巴,最后終於在半路攔了一輛車到了深圳一個叫橫港的小鎮。我們稀裏糊涂地進了一家電子廠,工資三四百元一個月,几乎沒有休息,月底發工資的時候如果不太忙的話,第二天就放假一天。還好那時候年輕,加班到十一二點也不知道累。

  第一次上夜班是極其難熬的。我本來在二樓裝配部,但因為一樓注塑部缺人,我便被調了過去。我的任務是用小刀刮剛加工出來的收音機的塑料殼子,因為打瞌睡,結果鋒利的刀片將手指頭削了個口子,忍着痛撐到了下班,手指頭已經發炎腫起來,疼得怎麼都睡不着。就那樣干了一年多,一個月几乎上30天班,每一天都工作10多個小時,到離開那個廠,我的月工資也沒有超過600元。就那樣忙碌着孤獨着幻想着在廣東度過了懵懂迷茫的4年青春時光。

  2007年,我去了寧波,找工作屢屢受挫后,最后還是重操舊業,繼續踩平車做衣服。這一待又是4年。2011年我去了蘇州,一心想着換份工作,可花了兩個多月找工作一無所獲后,又不得不幹起老本行。一直都想逃離,但最后都是毫無改變。2015年下半年我去了鄭州,之后一年又來到北京,中間的故事無法敘述也不願重提,都是在迷茫、矛盾,困惑與掙扎中度過,內心的孤獨、失落、憂傷與憤怒彷彿從未減少過。

  剛開始去南方打工時,我反感人家叫我小孩子,現在,居然已經成了大齡單身青年。城市、車間、流水綫、工作賬本、工資單與宿舍、食堂和人才市場,組成了我認識世界的經度與緯度。14年,寶貴無價的青春時光,我把它獻給了工廠,可我到現在都不知道我是在創造價值還是在製造垃圾。

  上升到更高階層對我而言是天方夜譚。至今,我還是一無所有,到一個新的城市,找一份新的工作,重新又回到了原點,我的生命似乎在周而複始地空轉,只不過我早已不再年輕。

  當一切青春的、活躍的、富有生命創造力的細胞像天上隕落的星星一樣化成碎石塊,才恍然領略到誇父追日是需要多大的勇氣。我們都在太陽下瘋跑着追逐着,只是早已忘了歲月是把無情的殺豬刀。同學們做什麼的都有,鋼筋工、打磨工、做設計、全職媽媽……各自將青春的華麗外衣脫了下來。我們對自己所遭受的艱辛往往渾然不覺,因為大家早已經適應了。生活對我這樣的群體來说只是生存,但逝去的時光終究是回不來了,青年的生活也正離我越來越遠……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DJIA17773.64
-57.12
NASDAQ4775.36
-29.93
S&P 5002065.30
-10.51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