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評論:用上大學來衡量上升通道 有點刻舟求劍

http://finance.sina.com   2017年04月26日 17:39   中國青年報

  用上大學來衡量上升通道,有點刻舟求劍

  這兩年,聽聞太多“寒門難出貴子”“階層固化”的感嘆和討論,感覺如今窮人家的孩子上升的通道越來越狹窄。

  猛一看,似乎確實如此,20年前,一個農家孩子可以通過考上大學徹底改變命運,現在,一個農家孩子考上大學畢業后,可能拿的工資還不如一個泥瓦工。在就業困難的年頭,還有可能一畢業就失業,這大大地刺痛了農村家長和孩子,“讀書無用論”頗有市場。

  確實,僅僅看讀書改變個體命運的作用,現在不光不如20年前,更不如科舉時代。20年前,農家孩子考上大學,立即成為社會精英,包分配工作,拿鐵飯碗,獲得相當體面的社會地位和生活,這撥兒人現在應該成了各業各業的領導者。

  而在科舉時代,一旦考中舉人或進士,則“朝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鯉魚飛躍龍門,不只是成為社會之精英,更是國家之棟樑,其地位之尊榮,生活之改善,讓人眼熱。

  但我們只看到了成功者直上雲霄的改變,卻看不到“一將功成萬骨枯”的殘酷現實。在中國1300年的科舉考試中,産生過數百萬名舉人,近11萬名進士,700多名狀元。如此漫長的歷史,如此衆多的人口,這區區數百萬人因讀書科考上升,豈止是千軍萬馬過獨木橋!這樣的上升通道確實是直線升騰,但絶對堪稱“狹窄”!

  這種感受我深有體會。上世紀90年代初,我參加高考,當年廣西高考的錄取率是11∶1,即11個參加高考的學生,只有一人被大學錄取,而所謂的大學,還包括非常不起眼的專科學校。

  那一年,北師大中文系在廣西只招兩個學生,而且還是民族班,我有幸被錄取。事后想想真后怕,你要把那麼多競爭者擠掉,才得到一個名額,自己殺出的真不亞於一條“血路”。

  對於這樣一條上升的通道,哪怕它真的讓人一夜魚躍龍門,我也覺得是殘酷的。如果有更多的選擇,我為何一定要走這條獨木橋呢?可是在20年前,一個只有背影、沒有背景的農家孩子,要改變自己的命運,除了此途別無選擇。

  即便我終於考上大學跳出農門,在城市裏買房買車,成家立業,也未必就成了“貴子”。除非是地位和財富幾何級數增長,比如科舉時代的一步登天,大部分寒門子弟要成為顯貴,在太平世道裏需要一代人甚至數代人的積累。就好比我父親勤苦勞作,方能供我上大學,為我墊一塊石頭,我才會投入更多,讓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也為其墊一塊石頭。

  如果说在科舉時代,最重要的通道是科考,在戰爭年代是當兵,在沒有擴招之前是考大學,那麼今天的市場化時代,人們上升的通道要多得多,可以經商,可以創業,也可以讀書讀到頭……無論怎樣,讀書考大學不再、也不應該成為改變命運的唯一手段。

  看看中國當今富豪榜上的富豪出身就能發現,像馬雲、許家印、劉強東、雷軍、曹德旺等,都是寒門子弟,是商業實實在在地改變着寒門的出路,成為他們上升的重要通道。

  再看看歐美或日韓富豪榜上的名單,你會發現,除了亞馬遜、谷歌、facebook等科技新貴的創始人,不少確實出身寒門、普通人家,更多的則是富二代、富三代、富四代,人家一出生就坐在塔尖上,那才叫一個階層固化。

  我們再看看那些在互聯網裏倒騰的三教九流,快手裏、直播市場中……那些並沒有讀太多書的農村人、小鎮青年,正在用他們的所長賺到以前從未敢想象的錢,改變着自己的底層命運。我相信,是商業、是互聯網賦予了或是激活了每個人的能量,讓他有機會衝出無路之境。

  每個時代都有每個時代上升的通道,但在過去,人們上升的通道是單一且狹窄的,只有在市場經濟的時代,人們上升的衆多通道被打開,我們仍然用讀書上大學來作為衡量人們上升通道的標準,有點刻舟求劍了,失之偏頗。

  退一步講,當一個社會趨於長期的穩定,大的機會風口減少之后,進入所謂的“紅海”社會,那麼“階層固化”就會成為社會特徵之一,如果社會基本的公平公正沒有受到損害,這樣的社會就不會出現大的危機。相反,一個不公平不公正的社會,流動越快越不正常,是一個隨時爆炸的火藥桶。

  因此,當我們在談論“寒門難出貴子”“階層固化”時,最應該落腳於社會的公平公正,以及給予人們更多選擇機會,而不是別的。

  廖保平 來源:中國青年報 ( 2017年04月27日 02 版)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DJIA17773.64
-57.12
NASDAQ4775.36
-29.93
S&P 5002065.30
-10.51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