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商務部研究員梅新育:開放是投融資合作關鍵

http://finance.sina.com   2017年05月17日 16:06   21世紀經濟報導

  開放是投融資合作的關鍵

  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研究員  梅新育

  “一帶一路”合作的內容通常被總結為“五通”,即政策溝通、道路聯通、貿易暢通、貨幣流通和民心相通,由於“一帶一路”合作選擇了以基礎設施、基礎産業為突破口和前期重點,而這類項目又普遍以資本密集為特徵,本質屬於投融資合作的“貨幣流通”在“一帶一路”前期重點合作中佔有格外的重要地位;相應地,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5月14日在“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促進資金融通”平行主題會議上的發言也相當引人矚目。

  在這場會議上,他就與有關國家加強“一帶一路”投融資領域合作提出了五點建議:運用開發性金融,助力“一帶一路”資金融通;推動商業銀行開展網絡化佈局,為貿易和投資提供更好的金融服務;加強金融基礎設施互聯互通,推動以社區銀行、互聯網/電信支付為代表的普惠金融發展;積極發揮本幣在“一帶一路”建設中的作用;中國希望進一步推動股票和債券市場等資本市場發展,擴大股權、債券融資市場的連通性。要實現以上述五點為主要內容的“一帶一路”投融資合作成功,開放、特別是東道國的開放心態至關重要。

  就一般而言,開放的商業環境對東道國吸引民間直接投資的重要性最為突出,而正如周小川行長在這場講話中所強調的那樣,政府資源有限,需要加強政府和市場分工協作,堅持以企業為主體,市場化運作,才能保證“一帶一路”建設中投融資的可持續性;換言之,在“一帶一路”投融資合作中,民間投資才是主要組成部分。事實上,至遲從1960年代起,私人部門投資就已經成為重要的國際融資主體,在隨后數十年裏占比總體上日益提高。倘若東道國沒有開放的商業環境,“一帶一路”方案下,政府們縱然有着再強烈的推動投融資合作動機,也很難收效。

  不僅如此,由於此前2002-2012年間的初級産品牛市(其中石油部門牛市延續到2014年上半年)在全世界一些國家激勵了針對外資的保護主義傾向,資源、基礎設施等行業的保護主義傾向尤其強烈,牛市崩盤后的數年裏尚不足以完全矯正這段時間保護主義外資政策的“遺澤”,各國更需要強調開放。

  在牛市期間,一些國家,特別是初級産品出口國外資政策的誤區主要表現在以下方面:

  外資市場準入政策不斷收緊,變相的徵收行為也時有發生,從而大大提高了這些國家政策法規的不確定性,不利於這些國家的商業環境;

  稅費負擔不合理且日益加重,東道國政府在合同沒有到期之時就違約提高外資企業上繳稅費,或是不顧投資合同規定將各類稅費納入向政府上繳紅利,重覆徵收,此類情況屢見不鮮,而且此類行動通常都得到了當地社會公衆的普遍支持。

  對外資施加了不符合經濟規律的形形色色的當地成分和當地採購要求……

  從總體來看,初級産品牛市期間,由於一些國家上下反對“廉價出賣國家資源”的思潮抬頭,各國政府對外資採取的限制性措施趨向增多。根據聯合國貿發會議《2007年世界投資報告》,2000-2006年,各國政府實施的限制外資政策數目依次為3項、14項、12項、24項、36項、41項和37項,據筆者計算,占當年世界各國新發布外資政策總數的比例依次為2%、6.8%、4.9%、9.9%、13.3%、20.0%和20.1%,而這項比例在1992-1999年間最低為0,最高為14.0%(1996年),超過10%的也只有1996、1997兩年。

  上述保護主義給相關外國投資者帶來了重大風險,一旦東道國政策法規變動導致外國投資者無法進入,其前期投入常常就會付諸東流。這種前期投入相當巨大,即使不考慮綠地投資所涉及的巨額費用,即使是併購現成的公司,收購方往往也要事先付出巨額定金。如中海油競購聯合石油公司(優尼科)案中,中海油把25億美元保證金放在一個美國的托管戶口,如果中海油中途退出,優尼科股東就可以立即提取這筆巨款。

  一般而言,高負債率能夠提高股本回報率,且正如邁爾斯(Stewart C。 Myers)指出的那樣,有形資産在破産后容易轉讓,技術、人力資本等無形資産則難以轉賣,因此資本密集企業破産成本低,擁有巨額無形資産的企業破産成本高,導致前者的最優負債率高於后者。作為資本密集程度格外高的産業,基礎設施項目最優負債率高於其它大多數産業。也因為如此,倘若東道國商業環境不夠開放、市場準入條件多變,對這些項目的打擊格外沉重。因為低負債率項目倘若遇阻,未必能夠導致項目業主無法償還到期債務;而高負債項目業主更需要投産后現金流償付高額到期債務本息,倘若遇阻,項目業主無法償還到期債務的風險概率就要高得多。

  商業銀行網絡化佈局、金融基礎設施互聯互通等等高度依賴於東道國市場開放度,這一點自不待言;就是貌似與東道國市場準入程度直接關係不甚大的推廣使用本幣,其進展很大程度上也要取決於東道國市場開放度。

  在美元流動性供給總體上將日趨短缺的當前國際宏觀經濟環境下,推廣使用本幣對各國,特別是新興市場經濟體經濟貿易發展至關重要。這首先是因為全球資本正在大量迴流西方,特別是美國市場,必然導致新興市場美元流動性供給顯著減少。西方機構投資者通常將新興市場投資視為邊際投資(marginal investment),當主流投資(mainstream investment)組合收益率不高時,可以用新興市場投資補充。因此,新興市場組合投資對國際利率的變動更敏感,西方母國利率變動可能導致資本流量和方向的重大變化。一旦母國利率提高,新興市場組合投資就可能大規模迴流。1990年代初新興市場組合投資迅速增長與當時主要西方國家的低利率有關;1994年美國聯儲連續提高利率,導致新興市場組合投資迴流,也難辭觸發當年年底墨西哥危機之咎;在當前美聯儲加息、縮表和美國可能大幅度減稅“三管齊下”的環境下,資本迴流西方導致新興市場美元供給鋭減的壓力更大。

  同時,由於這種環境會導致許多新興市場本幣大幅度貶值,使得這些國家居民和企業不願持有本幣,而是盡可能將本幣轉為美元等外幣持有,這種貨幣替代將進一步提升對美元的需求和美元流動性的短缺程度。

  在這種環境下,在國際貿易和投資中推廣使用本幣,特別是人民幣這類準國際貨幣,就是解決清償手段不足的出路,同時還能為東道國國民資産保值增加新的選擇。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DJIA17773.64
-57.12
NASDAQ4775.36
-29.93
S&P 5002065.30
-10.51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