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評論:整頓培訓機構更需斬斷利益鏈條

http://finance.sina.com   2017年05月17日 21:03   北京新浪網

  整頓培訓機構,更需斬斷利益鏈條

  來源:新快報

  日前,成都“學而思”9個教學點被教育部門整治的消息引發廣泛關注。此前,廣州教育部門也發布公告稱,將對借“開放日”名義組織小升初隨堂答題考試、秘密組織學生進行小升初摸查考試、委託機構組織小升初摸查考試、以學生參加培訓機構測試排名作為小升初錄取依據等涉嫌違規招生的行為進行核查。

  這一公告可謂是及時、鮮明地反映出管理部門應有的態度,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穩定民衆情緒的作用。衆所周知,當前的中小學生教育輔導機構,競爭內核基本是以協助學生奪高分、獲名次、得證書、入名校為經營宗旨。實力雄厚的機構,甚至通過考試招生,以此攬到好苗子,更能得到名校青睞。這種寄生於公立教育甚至左右了公立教育的商業行為,一直處於有人願打有人願挨的境地。

  按照規定,公立學校不能私自補課加課,不能增加學業負擔。在低年級階段,更是盡可能地釋放學生自由空間,不用分數來給孩子排名次。然而,再好的政策精神,也始終抵不過現實的小升初和中考、高考門檻。為了進入名校,學生必須爭奪資源和機會。無論家長還是老師心裏都清楚,哪怕琴棋書画的“素質教育”都要講名次,更何況學科教育,不拼分數還能靠什麼標準來選學生?既然目標是選拔,教育就得瞄準選拔,公立學校滿足不了,只能找培訓機構補足。

  在目前國內公立學校普遍大班教學的環境中,真正做到分層教學、個性化教學的少之又少,所以輔導機構的存在就有其合理性,家長也樂意通過強化自己孩子某些特長,以求“出人頭地”。就此而言,機構的補足作用是有效的,也是其區別於學校的市場本分。潛在的選拔制度下,機構“培優”形成了産業鏈,迎合了名校招人的掐尖需求。因此哪怕每年都被教育部門警示,卻基本上難以改變。

  教育部門經常強調,組織摸查考試、對學生測試排名作為錄取依據、舉辦以選拔生源為目的的考試或培訓班,均屬於違規行為,歡迎公衆監督。如果真的核查起來,很多機構和名校都可能牽涉其中。現實是,家長即機構的客戶,本身就是自願花了錢買教育,有誰會去舉報呢?輔導的目的是補習還是幫學校選拔,誰能界定?至於機構充當的挑選人才、輸送人才的角色,又有哪個學校會承認自己和機構的默契呢?

  正因為輔導機構對學生招生選拔發揮着強大的能量,甚至還參與制定了“游戲規則”,這就給教育管理提出了挑戰。在應試教育未扭轉、名校學位有限、升學選拔客觀存在的當下,既要讓優秀學生自由湧現,又要扼制輔導機構操縱行為,這就成了一大難題。升學考試曾經是最公平的單一手段,如今家長和學生卻陷入無邊無際的社會活動、競賽、證書比拼中。比如以前推出一個奧數,就有無數的杯賽出來,為名校錄取提供路徑。整治機構只是治標,樹欲靜而風不止,公衆只能寄望名校資源更多一些、建設更快一些、分佈更全面一些。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DJIA17773.64
-57.12
NASDAQ4775.36
-29.93
S&P 5002065.30
-10.51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