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評論:網上K歌花3萬 “全民K歌”平台揣着明白裝糊涂

http://finance.sina.com   2017年05月23日 01:05   北京新浪網

  馬上評|網上K歌花3萬,平台別“揣着明白裝糊涂”

  歐陽晨雨

  來源:澎湃新聞

  “網上K歌3小時花3萬”,平均下來就是1小時1萬。或許,對於富豪來说,這樣的“手筆”也算不得什麼,但對於經濟拮据的平民之家,3萬元則是一年的收入,這麼做絶對是“揮金如土”的瘋狂了。

  據報導,在一次外出吃飯埋單時,長沙市民易女士發現,信用卡中3萬多元的透支額度已經被全部用光,而這些錢竟然都是被女兒萍萍在一個名叫“全民K歌”的手機APP唱歌游戲裏花掉了。扣款記錄顯示,易女士的兩張信用卡都是通過微信支付的方式進行了扣除,總計36000多元。(5月22日《新文化報》)

  從這款游戲的運作模式看,屬於“充值—打賞”類別,也就是參與游戲者先充值,購買到一定價值的虛擬禮物后,再打賞粉絲,由此獲得成就感和滿足感。從法律性質上看,這種“打賞”對方金額行為,可以歸入民法贈與範圍。如果當事人是成年人,基於意思自治,根據現有法律法規,這種民事行為是合法的。

  問題是,易女士的女兒才12歲,還是個未成年人。根據《民法總則》第19條,8周歲以上的未成年人為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實施民事法律行為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理或者經其法定代理人同意、追認,但可以獨立實施純獲利益的民事法律行為或者與其年齡、智力相適應的民事法律行為。

  在網上K歌游戲中,未成年人贈與“粉絲”大量金額的民事行為,並不是“板上釘釘的”,必須由其父母“同意、追認”,否則就沒有法律效力。也就是说,當易女士向游戲公司提出反對意見后,該公司應當在凍結其賬號的同時,將之前“不合理”打賞的金額如數退還。

  其實,在網絡游戲盛行、直播模式火爆的今天,易女士的“尷尬”遭遇並不鮮見。之前有報導,因痴迷一名網絡男主播,一名19歲的女孩在半年時間裏,先后挪用了公司近132萬元公款,用於購買禮物打賞對方,結果構成挪用資金罪。雖然“犯罪”收入打賞無效,有關方面應予追繳,但這種“趨勢”足以引起警覺。

  根據現行法律法規,游戲平台負有不可推卸的監管職責。在這起事件中,12歲的小女孩可以玩K歌游戲,但是打賞的功能是否對其“完全放開”?如果抬高打賞的年齡門檻,未成年人在不成熟心態下的盲從行為,也會有所減少,平台有沒有“揣着明白裝糊涂”?

  其實,K歌游戲3小時花費3萬元,從常人常識來判斷,已經違背理性。對於這種現金流異常,網絡平台應當出手干預和限制。但現實卻是,小女孩順利刷光了母親的兩張信用卡,“直到第二天才發了一條余額不足的信息”。倘若確定一個“天花板”,或者設置延遲到賬程序,也會少一些“追悔莫及”的事情。

  網絡的泥土中,時刻衍生着新事物。未雨綢繆、強化安全監管,及時封堵法律漏洞,易女士一家的境遇,才不會屢屢上演。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DJIA17773.64
-57.12
NASDAQ4775.36
-29.93
S&P 5002065.30
-10.51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