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評論:高壓態勢或仍難化解地方融資平台癥結

http://finance.sina.com   2017年06月19日 16:16   21世紀經濟報導

  莫讓地方債走入“補漏”循環

  文/李維

  在證券公司、基金公司資産管理業務獲得鬆綁的五年后,證監系統罕見的就涉及融資平台類的資管産品情況進行了自查式摸底。

  正如市場所關注,自查的起因是對今年下發的《財政部、發展改革委、司法部、人民銀行、銀監會、證監會關於進一步規範地方政府舉債融資行為的通知》(下稱50號文)要求的落實。

  但必須厘清的一點是,資管機構為融資平台提供的輸血融資活動絶非近兩年才有。它們開墾融資平台這個業務鏈條的開端,最早可追溯至2013至2014年。

  那時候,剛剛可以嫁接非標投資的大批券商資管和基金子公司撲向地方融資平台項目,投資經理們也樂於增加和大量區縣一級財政官員們的聯繫;甚至不少資管機構還從對政府平台類項目“身經百戰,見得多了”的銀行、信托處大力挖人。

  可想而知,資管機構如此趨之若鶩的背后,並非源於地方平台有着健康的資産負債表、優質的資産和速動比率,而是痴迷於在無風險利率高居不下的環境中,該類項目有着地方政府隱性背書的魔力。

  如果倒回頭追溯,當初的喧囂無異於是一枚制度紅利下的蛋。

  2012年底的463號文(《關於制止地方政府違法違規融資行為的通知》)規定,“(融資平台)不得向非金融機構、個人借款,不得通過金融機構中的財務公司、信托公司、基金公司、金融租賃公司、保險公司等直接或間接融資。”

  這一規定讓融資平台從信托公司處獲得的融資大量削減;但463號文留下的BUG(漏洞)在於,當時的發文單位僅有財政部、發改委、央行及銀監會,證監會未在其列;而就在該文下發前夕,券商、基金子公司的資管業務隨着當年行業創新的推動而迎來了大爆發。

  也許無法過多指責券商基金和地方財政在融資項目上的“合謀”,彼時失去了信托補血的融資平台抓住資管産品,就如同溺水者抓住了稻草。

  也許得益於多部委間監管協調的加強,如今的市場可見,六部委下發的50號文中,證監會終於作為聯合發文單位出現,證監局也開始啟動了對平台類資管項目的自查。

  而和463號文相比,50號文的發文部門還增加了司法部,這也能看出在新《預算法》下,高層試圖對地方債務擔保、類擔保行為做出更多法理層面的約束。

  以上種種,均可視為管理層對463號文BUG(漏洞)之補漏,只是這次修補用了整整5年的時間。

  然而,當前的高壓態勢或許仍難於從根本上化解地方融資平台的癥結;一些地方政府、融資平台正在將部分舉債行為“非舉債化”,或者將城投包裝成産業公司融資,這些都可能成為近年來地方債問題的新表現。

  回到地方債問題之本源,融資平台膨脹的實質,是地方政府債務“企業化”加劇的結果。堵住融資行為、控制金融風險固然重要但只有從機制上進一步厘清地方財政、融資平台之間的權責邊界,才能讓地方債問題的化解預期更加清晰。

  須讓“羅馬的歸羅馬,凱撒的歸凱撒”,否則一次次整頓與自查,最終只會是一場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補漏和再補漏”。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DJIA17773.64
-57.12
NASDAQ4775.36
-29.93
S&P 5002065.30
-10.51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