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媒體:樂視的困境不是獨特的命運 而是創業潮的縮影

http://finance.sina.com   2017年07月07日 17:07   21世紀經濟報導

  樂視的困境不是其自身獨特的命運

  近日,樂視自去年以來的資金鏈危機因為債務人“擠兌”而引發各方關注。7月6日晚,樂視網發布公告稱,賈躍亭已辭去公司董事長的職務,公司董事會將重組。與此同時,賈躍亭現身洛杉磯會見了樂視汽車和FF團隊,表示將專注於盡快完成FF的10億美元融資,實現自己的汽車夢。此時,樂視其他板塊的債務問題已經挑戰重重,大部分股權已經被凍結,樂視能否善后成為市場焦點。

  事實上,樂視的困境不是樂視自身獨特的命運,而是中國整個互聯網産業以及創業風潮的一個縮影。在過去幾年,在産能過剩以及傳統産業式微的背景下,中國大量過剩資金湧入風險投資行業,與此同時,這個階段也湧現了一些新的互聯網商業模式,尤其是小米迅速崛起的效應讓更多人湧入創業行列。在此期間,智能手機、互聯網金融、視頻、網約車、外賣、在綫旅遊、地圖服務、健康、共享單車以及包括音樂、影視在內的泛娛樂等成為投資熱點。

  在這些領域,出現了兩種現象,一個是在這些新興領域出現了大規模的創業潮,各個公司不惜砸錢競爭市場與流量,甚至産生了“地推”這種宣傳方式。第二則是以BAT(百度、阿里、騰訊)為主的巨型互聯網企業展開圈地戰爭,在這些領域大肆併購行業前三名的企業,有些領域則不惜以巨額補貼搶佔市場,通過自有、收購、入股三種方式逐漸形成了所謂的阿里系、騰訊系、百度系。因此,這個階段的主要特徵就是“瘋狂燒錢”。

  樂視的特別之處是,它是一家有市場影響力的企業,因為它將樂視網在國內成功上市,並推出了樂視超級電視這種獨創性的産品與商業模式。但是,樂視網並沒有像BAT那樣成為超級盈利的巨型企業,可以通過自己的能力去併購和擴張自己的版圖,事實上,它僅僅是一個在視頻領域創業剛剛上岸的企業。

  但是,賈躍亭就是在這樣的基礎上想要打造一個帝國,他創造了一個“生態”概念,並將此作為樂視的目標以及融資時的“夢想”溢價。他的生態包含多個部分,每個部分又包含衆多的內容:第一個是互聯網內容生態,包含內容生態、視頻生態和雲的部分;第二是體育生態;第三是電視生態、手機生態、汽車生態;第四,是在各地建設生態城。此外還包括互聯網金融、網絡約車等。

  可以看出來,賈躍亭几乎把這一時期所有市場熱點都參與了,他不斷收購公司股權、收購版權,大肆進行硬件(電視、手機)補貼,還到處圈地蓋樓和買樓。而這一切,都是建立在不斷融資基礎上,他的主業並沒有提供現金流,只是很多時候利用樂視網的股權質押獲得接續資金。

  更加悲劇的是,樂視的投資足夠慷慨,几乎沒有財務約束,在併購和購買版權時出價過高,而手機、電視補貼導致賣得越多,虧得越嚴重。整個集團沒有財務概念,只顧一路燒錢。最終,硬件部門欠債過多而被債權人索債,才開始將樂視資金風險暴露,最終整個集團面臨資金鏈崩潰。而在債務問題開始浮出水面時,樂視正在推齣電動汽車,這是一個可能要耗資數千億人民幣規模的項目。

  樂視的困境是時代的産物,它受整個市場環境所影響,即不斷湧現新的商業模式以及大型企業不斷多元化擴張。樂視試圖依靠不斷融資進入所有新興行業。其次,整個市場“傻錢”太多,造成融資異常便利,投資者看不清市場盲目追尋新概念,幫助樂視吹大了泡沫。隨着互聯網投資燒錢時代結束,樂視大肆擴張的故事必然面臨結局。

  賈躍亭以創業者的激情同時在多個領域創業,這在全世界是史無前例的現象。與此同時,那些投資於樂視或者為樂視提供融資的資本,無疑也是由貪婪驅動,希望投資樂視能重現“小米估值暴漲”的收益,否則,無法解釋他們為何不斷投資。在過去的幾年,社會上充斥着一些資本與創業者的投機、貪婪,這根源於人性以及市場整體的不理性。而最終,投機與貪婪都會付出代價。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DJIA17773.64
-57.12
NASDAQ4775.36
-29.93
S&P 5002065.30
-10.51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