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地方舉債寬鬆時代終結了 打破怪圈需出點風險

http://finance.sina.com   2017年07月07日 17:12   21世紀經濟報導

  地方舉債寬鬆時代終結了

  文/周瀟梟

  2016年各省地方財政收入增速普遍放緩。其中存在營改增減稅因素,央地收入劃分規則改變也導致地方部分收入的減少。

  跟一些金融機構人士溝通時,他們表達了對地方政府債務的擔憂, 不過,資金仍在持續地往地方政府公共項目上輸送。

  因為地方政府歷史信用較好,連帶着地方融資平台,甚至一些地方國企,都比較少出現資金償付不了的事件。在資金寬鬆、經濟下行背景下,選擇政府項目,而非民間資本投資項目,是理性的選擇。

  最近幾年,全國各地都在推進PPP模式,有助於減輕政府債務壓力的考慮,同時也希望能改善公共服務供給方式,在政府決策中引入更多的民間智慧。

  PPP模式迅速炒熱,很快,我就聽到不少參與PPP項目人士的擔憂:項目上太多,上太快,債務膨脹太快。

  一個PPP業務規模開展靠前的投資經理告訴我,他試圖去找合作地級市政府的債務數據,但是找不到,不好評估地方政府債務風險。PPP項目一做就是十幾年,項目后續風險不好把握。

  但是資金仍然在往PPP項目上湧。除了歷史信用記錄較好的原因,有金融機構人士告訴我,地方政府破不了産,地方一旦出現償債問題,上級政府會救助。

  在PPP模式推進中,部分欠發達的中西部省份較為活躍。這些省份自身財力有限,發展相對靠后,基礎設施欠賬較多,需要有更多項目。類似的原因,有人告訴我,中央政府會加大對這些省份的扶持,不會讓這些省份出現債務風險。

  這種自信,在債券市場上有個典型證例,就是“城投信仰”,就是相信城投公司發行的債券,是不會出現償付危機的,因為背后是地方政府。

  類似這樣的信用關係一環套一環,最后不知道究竟是誰的信用在起作用,但經驗表明一切似乎都很安全。

  如果地方債務出問題了,中央政府要兜嗎?2016年11月份,國務院辦公廳印發《地方政府性債務風險應急處置預案》,明確指出地方政府對其舉借的債務負有償還責任,中央實行不救助原則。

  為了基礎設施建設,地方政府以融資平台公司名義舉債,再由財政出具財政還款承諾函;機制設計上是風險共擔的PPP項目,實際上仍然是債權關係,風險最后還是轉嫁到地方政府頭上。

  已經出具的函件和簽訂的合同,要改過來肯定不容易。整改過程中,一些地方財政人士也頗多微詞,金融機構太過強勢,做政府項目是躺着賺錢,几乎不承擔任何風險。

  地方財政局出具承諾函,本身是違法的,沒有法律效力。但是,不少金融機構仍然出於降低風險的考慮,讓資金需求方配合出具承諾函。承諾函撤銷於法有據,但改變原來風險分擔機制,可能帶來利息調整,甚至是提前償還本金。

  地方債形成了一個怪圈:金融機構擔心地方債的風險,仍然不斷往裏投錢;地方政府明知風險在自己身上,錢卻不能不借。

  有人说,要打破地方債這種怪圈,需要地方債出點風險。而這輪整改,某種意義上就是一次主動控制的風險事件。

  不過,地方政府債務規模控制在多大範圍是合理的,並不存在全國統一的標準,主要靠地方政府自己把握風險。地方政府要發展經濟是合理的需求,當前地方政府仍存在事權和財力的矛盾,“營改增”之后地方缺乏主體稅種,還需加快財政體制改革,建立合理的地方稅體系。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DJIA17773.64
-57.12
NASDAQ4775.36
-29.93
S&P 5002065.30
-10.51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