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人民日報談睡城鬼城:土地和樓盤並非取之不竭的金蛋

http://finance.sina.com   2017年07月16日 16:50   北京新浪網

  房子是殻,什麼是核?(經濟茶座)

  陸婭楠

  來源:人民日報

  ■房地産業並非金鷄,土地和樓盤也並非取之不竭的金蛋。只有三、四綫城市的實體經濟強起來,能提供更多工作、更好收入,人口才能聚過來,消費才能旺起來,所謂的睡城、鬼城才能活過來、火起來

  跟幾個朋友闲聊去庫存,有一位長者感慨,去年春節至今,回了河北廊坊老家三次,看着房價“火箭式”翻倍,又“斷崖式”下跌,像上了過山車,每一次都怕心梗在路上。

  不僅是環北京,伴隨着熱點城市限購限貸,不少冷門二綫城市和環熱點三、四綫城市,都在這一輪去庫存中出現了“房價急漲、進而限購、再現驟冷”的情況。

  這種“驟熱驟冷”的背后釋放着一種隱憂:如果房價快速上漲是依靠炒房游資帶動剛需恐慌式入市來支撐,那麼一旦收緊購買條件,只剩下自住和改善型剛需“獨舞”,樓市就會迅速冷場,庫存依然高企。像經歷了幾輪“驟熱驟冷”的合肥、西安,就是代表。

  “驟熱驟冷”是我們最不願意看到的樓市頑疾。在促進房地産業健康發展中,中央一直強調“既抑制房地産泡沫,又防止出現大起大落”,為何“驟熱驟冷”還是反復出現,甚至從一綫城市蔓延到了三綫城市?

  過去,我們優選並過度依賴於限價、限購、限貸的行政手段,這固然可以在最短時間達到引導需求規模和走向的效果,但畢竟不是治本之策。更何況,在此輪“去庫存”中,我們始終面對兩個“並存”的難題,即一、二綫樓市過熱與三、四綫樓市過冷並存,一、二綫城市商品住宅供不應求與辦公樓、商業營業用房積壓嚴重並存。這種“冷熱調和”的難題,根子不在房子,而在於區域發展的不平衡,以及産業發展的不均衡。

  樓市兩個“並存”的難題,恰恰是中國經濟結構性失衡的縮影。新常態下的新問題,必須從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上找藥引,引導樓市供求實現新的動態均衡。

  從供給側看樓市,先得“不忘初心”。我們蓋房子的初心是什麼呢?最早是遮風避雨,后來是安居樂業,總要滿足人的需求。反觀一些地方,本末倒置,把房地産業視為金鷄,把土地和樓盤視為取之不竭的金蛋,只想着把樓蓋起來,卻忽略如何把人留下來。殊不知,再恢弘的物業只是蛋殼,産業和就業才是蛋白和蛋黃,是最有營養價值的部分。只有三、四綫城市的實體經濟強起來,能提供更多工作、更好收入,人口才能聚過來,消費才能旺起來,所謂的睡城、鬼城才能活過來、火起來。

  從供給側看樓市,還要玩轉“四手聯奏”。買房子,要考慮票子、孩子、妻子、老子,甚至車子。換言之,房子的難題也是社會公共服務均等化的難題,通過交通疏導、教育均衡、醫養公平等“補短板”齊頭併進,才有可能緩解樓市的結構性難題。

  從供給側看樓市,更得講究“反彈琵琶”。庫存“壓力山大”是缺乏需求還是滿足不了需求?經濟結構在調整,百姓消費在升級,房地産業若是刻舟求劍,就會造成資源錯配。看看身邊年輕人為買套格局、採光、環境皆滿意的婚房發愁,很多移動辦公的創業型企業為找不到心儀的辦公場所犯難,這些難道不是樓市去庫存的突破點嗎?

  經濟新動能正處於從孕育形成到快速擴張的關鍵階段,房地産業也不妨採取“盯人戰術”,通過變舊庫存為新供給,不斷滿足新需求。畢竟,城市的活力,往往不在高樓大廈,而是清晨巷口瀰漫的豆漿香和街頭綿延不絶的馬達聲。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DJIA17773.64
-57.12
NASDAQ4775.36
-29.93
S&P 5002065.30
-10.51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