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專家評金融工作會:金融發展從行業維度提至國策維度

http://finance.sina.com   2017年07月17日 16:21   第一財經日報

  穩健的突破

  ——2017年全國金融工作會議點評

  [首先,重點明確的風險管控將帶來綜合監管效應。其次,穩中有進的改革開放將帶來長期鯰魚效應。第三,務實有效的政策搭配將帶來政策協同效應。]

  程實

  在浮雲蔽日的全球宏觀亂紀元中,7月召開的全國金融會議展現出中國金融改革“頂層設計”的膽略、氣魄和格局,為中國實現“金融穩、經濟穩;金融強、經濟強”的發展目標奠定了基礎。

  我們認為,全國金融會議的核心精神,與4月習近平總書記強調的“國家金融安全”一脈相承。國家金融安全的主綫是利益,而本次全國金融會議則旨在促進新形勢下國家利益、人民利益和金融行業利益的協調統一。通過提振金融監管效率、規整金融市場秩序、明確金融職能引導,本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以滿足最廣大人民群衆的金融服務需求為目標,以維護金融底線、助力國家戰略為前提,以優化金融行業的資源配置功能、管控系統性金融風險、完善金融之於實體的造血機製為內容,實現了中國金融改革“穩健的突破”。

  本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突破是歷史性的,鏈式反應之后,中國金融生態將發生長期變化;突破又是漸進性的,中國“金融+”的內生演化將在政策指引之下穩健推進。這種“穩健的突破”,於中國而言,是一種務實的選擇,符合中國國情、針對中國問題、合乎中國利益。我們認為,“西式標準”削足適履,“務實選擇”冷暖自知,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之后,改變將會漸次發生,中國金融的成長之路將更趨健康,中國經濟的逐夢之途也將由此更加陽光燦爛。

  三大突破應時而出

  金融究竟是什麼?金融到底應該怎麼辦?這些基礎性問題對於轉型中的中國而言,始終舉足輕重。2017年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在隱約之間,給出了重要答案。

  第一,將金融事業定位在“國之重器”的高度。

  無論從會議召開時間、參與層次,還是從會議通報的言辭之間,都能捕捉到一個信息,金融的地位拔高了。金融不僅是一個重要行業,更是國之血脈。習近平總書記強調:“金融是國家重要的核心競爭力,金融安全是國家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金融制度是經濟社會發展中重要的基礎性制度”;李克強總理則直言不諱地指出:“金融是國之重器”。金融地位的拔高在抬升了金融系統重要性的同時,再次明確了金融改革開放在方向性上“開弓沒有回頭箭”,金融風險管理則在嚴肅性上“千磨萬擊還堅勁,任爾東西南北風”。

  第二,將金融安全從技術層面提升至戰略層面。

  本次會議首次將金融工作主題確定為“服務實體經濟、防控金融風險、深化金融改革”三位一體。這與國家金融安全的要義相一致,即在技術性的基礎上更強調戰略性,在“術”的層面之上更強調“道”。“兵無常勢、水無常形”,金融安全的屬性抬升無疑使得促成安全的方式更加靈活多樣,不拘泥於任何所謂金融行業的“既有經驗”,這意味着中國金融問題的解決將更注重國家利益、人民利益和行業利益的協同,不以技術成敗論英雄,不以短期得失論進退。

  第三,將金融發展從行業維度提升到國策維度。

  當今時代,金融對社會發展的滲透力和影響力不斷增強,金融對國家運勢的關鍵作用不斷凸顯,因此,金融發展,茲事體大。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從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歷史高度,從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戰略高度,以高度的責任心、使命感、緊迫感,齊心協力,勤勉盡責,堅定不移推進金融改革發展”。金融發展是長期命題,注重發展,必然需要配套機制建設,正因如此,本次會議強調“要堅持黨中央對金融工作集中統一領導,確保金融改革發展正確方向”,正式設立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主導金融監管協調,並注重“建立有效的激勵約束機制,避免短視化行為”。

  三種統籌穩健務實

  金融的增長之“術”講究專業制勝,金融的發展之“道”則強調平衡制勝。服務實體、改革開放和風險管理“三位一體”的金融職能本身就是平衡之道的體現,而更深層次看,穩中有進的金融發展更需要貫徹、踐行三種統籌。

  第一,統籌改革內容與推進時序。

  中國金融改革的內容是明確的,利率市場化、匯率市場化、綜合化經營、多層次資本市場建設、人民幣國際化、系統性風險管控等,該做什麼一目了然,關鍵是改革順序的安排,既要兼顧國內基礎和國際形勢,更要考慮政策互動和市場心理。

  過去的一系列經驗教訓充分表明,穩健漸進、試點先行的模式更加有彈性、可把控、易推廣。因此,本次會議進一步強調並體現了對金融改革順序安排的統籌考慮。在監管改革方面,會議並沒有推出此前熱議的激進方案,而是選擇了一個務實可行、高效集約的方案,在保留並完善現有監管格局的基礎上,實現了監管協同機制由虛向實的轉變,並強調了監管方向從機構監管向功能監管和行為監管的重心轉移。這種漸進有序的監管改革路徑既有望解決當前系統性風險管理面臨的一些問題,又為后續綜合監管引領綜合經營的破局預留了空間。在金融對外開放方面,會議更是直言不諱地強調“合理安排開放順序”,這意味着,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改革、人民幣國際化和資本項目可兌換這三大開放政策,都將在長期穩中有進的前提下,選擇“有進有退”、“短退長進”、“進退有序”的相機抉擇模式,彼此呼應,短期有所取捨,長期整體協同。

  第二,統籌利益總量與分配結構。

  做大總量、做優結構,是金融戰略作為“國策”的核心要義。就總量而言,回歸本位、遠離風險、避免危機,才能長期做大。就結構而言,突破小我、顧全大局、激活潛力,才能全面做優。特別值得強調的是,將金融上升為國策之后,金融的利益就不再只是金融行業的利益,更是國家利益、人民利益。因此,本次會議再度強調了“讓利於民、讓利於實體”的引導方向,“要促進金融機構降低經營成本,清理規範中間業務環節,避免變相抬高實體經濟融資成本”。此外,以國家利益為本,就更需要看淡短期商業利益,注重長期發展利益,因此,本次會議再次明確了金融資源配置的重要方向,“要建設普惠金融體系,加強對小微企業、三農和偏遠地區的金融服務,推進金融精準扶貧,鼓勵發展綠色金融”。

  第三,統籌金融人和金融事。

  既然金融事業已經上升為國之重器,那麼,對金融人的要求也不能停留在技術層面。金融地位的拔高,在人的層面也有雙向體現,本次會議明確提出“各級領導幹部特別是高級幹部要加強金融知識學習,努力建設一支宏大的德才兼備的高素質金融人才隊伍”,讓行政官員更懂金融,讓金融人才更懂國策,這實際上為金融國家戰略的實施奠定了基礎。

  三大效應有望釋放

  正因金融地位得以拔高,所以金融改革才會選擇更加穩健、務實、有序的節奏,而理解本次會議,也更需要從短視的技術層面上升到長期的戰略層面。我們認為,本次會議意義深遠,而改變將會漸次發生,三大效應有望逐步釋放。

  首先,重點明確的風險管控將帶來綜合監管效應。

  金融穩則經濟穩、國家穩,本次會議提出要“整治金融亂象”,這種措辭再次表明了金融監管趨嚴的緊迫性和嚴肅性,而當前監管任務落實的主要抓手則是“去槓桿”和“控風險”。本次會議強調“要把國有企業降槓桿作為重中之重,抓好處置殭屍企業工作”,“要堅決整治嚴重干擾金融市場秩序的行為,嚴格規範金融市場交易行為,規範金融綜合經營和産融結合,加強互聯網金融監管,強化金融機構防範風險主體責任”。陣痛不可避免,監管執行的決心不可動搖,綜合監管效應將漸次顯現。

  其次,穩中有進的改革開放將帶來長期鯰魚效應。

  將金融拔高為“國之重器”,將黨置於領導金融發展的核心地位,這意味着中國金融改革開放的大趨勢將更加不可動搖,任何利益藩籬都無法阻擋改革推進,任何市場亂象都無法干擾穩步開放。穩中有進的金融改革開放長期內將提振全要素生産率,為中國經濟走出“L型”蟄伏奠定基礎。金融是一池活水,活水總會流向價值窪地。本次會議也點明了金融戰略重點扶持的方向,要“做好對國家重大發展戰略、重大改革舉措、重大工程建設的金融服務”,“推進‘一帶一路’建設金融創新,搞好相關制度設計”,“增強資本市場服務實體經濟功能,積極有序發展股權融資,提高直接融資比重。拓展保險市場的風險保障功能。優化金融資源空間配置和金融機構佈局,大力發展中小金融機構”。重點方向的重要突破將帶來鯰魚效應,為中國經濟發展注入新活力。

  第三,務實有效的政策搭配將帶來政策協同效應。中國經濟金融有典型的中國特色,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天然就有內在聯繫。因此,本次會議並未就金融論金融,而是注重財政與貨幣的內在互動,要求“各級地方黨委和政府要樹立正確政績觀,嚴控地方政府債務增量,終身問責,倒查責任”。在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搭配實施的背景下,金融監管和政績引導的同步增強將有助於政策協同效應的顯現,為中國經濟“穩增長、調結構、促轉型”的統籌實現創造有利條件。

  (作者系工銀國際首席經濟學家、董事總經理、研究部主管)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DJIA17773.64
-57.12
NASDAQ4775.36
-29.93
S&P 5002065.30
-10.51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