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評論:標普調低萬達評級是典型的刻舟求劍 自相矛盾

http://finance.sina.com   2017年09月29日 19:22   中國網

  標普評級是典型的“刻舟求劍”

  譚浩俊 中國網時事評論員

  唱空中國遭到多方強勢回應后,標普馬不停蹄調轉槍頭,瞄準了處於IPO靜默期的萬達商業。9月28日,標普發布評級公告稱,萬達商業的長期企業信用評級從“BBB-”下調至“BB”,並將公司全資子公司萬達商業(香港)的長期企業信用評級從“BB +”降至“BB-”。 標普下調萬達商業信用評級的理由是,萬達商業出售資産將削弱其市場地位,降低發展項目利潤的貢獻,雖然也會減少債務。

  標普的評級,顯然是自相矛盾、令人啼笑皆非的。因為,對中國主權信用的評級,標普的理由是,“長時間強勁信貸增長提高了中國經濟的金融風險”、“我們預計未來兩到三年的信貸增長速度仍不低,會繼續推動金融風險逐步上升”。也就是说,評價標準是基於債務規模的擴大,可能會帶來風險。

  然而,對萬達的評級,卻採用了完全相反的標準,竟然對其出售資産、減少債務規模、降低債務風險的行為作出反向評價,認為出售資産會削弱企業的市場地位。

  我們不禁要問,標普對一個國家、一個企業信用評級的標準到底是什麼,到底是債務多風險大呢,還是債務少風險大,到底應當多負債呢,還是應當少負債,到底是低負債率好呢,還是高負債率好?

  要知道,萬達在出售了部分資産后,資産負債率已由此前的70%左右下降為65%左右,資産狀況大大改善,也符合萬達此前提出的走“輕資産”之路的目標,為什麼風險又增大了,信用評級需要降低了呢?

  作為評級機構,在對一個國家或企業,以及行業做出評價時,不僅要依據相關的數據模型、指標體系、評價手段,也要看發展趨勢,看化解風險和解決問題的辦法與舉措,看對待矛盾和剖珠態度,實事求是、客觀公正、科學合理地進行評價與評判,要用發展的眼光看問題,而不是機械教條、僵化死板。否則,評價結果就很難符合實際情況,就會陷入“刻舟求劍”的怪圈。辦事不能只憑主觀願望,不能想當然,而要根據客觀情況的變化理性分析、靈活處理、科學判斷。

  事實上,對萬達來说,站在財務的角度分析,出售資産后負債率下降,在改善了企業債務結構的同時,也減少了企業的融資成本,提高了企業的盈利水平,應當是好事,是風險降低的表現。同時,按照萬達此前提出的走輕資産之路的目標,出售酒店和文旅項目,也能使企業的資産結構更為輕盈,更加深度地“去房地産化”,從而達到促進企業結構轉型的目標,並增加萬達商業IPO過會的籌碼。毫無疑問,也是風險降低、盈利能力增強的表現,為什麼在標普的眼裏,反而風險增強、評級下降了呢?

  值得注意的是,按照萬達集團披露的數據,2014年,萬達商業營業額1078.71億,凈利潤248.39億。2015年,萬達商業營業額1242.03億,同比增長15.14%;凈利潤299.71億,同比增長20.66%。2016年上半年,萬達商業營業額376.35億,同比增長21.82%;凈利潤61.75億,同比增長18.48%。也就是说,萬達的盈利能力是逐年提升、逐年增強的,是積極向上的表現,而不是風險擴大。在萬達商業選擇IPO的敏感時期,標普選擇下調萬達商業評級的行為,到底是什麼用心,值得關注。

  顯然,標普這種“刻舟求劍”的評級方式,也引起了國際投資機構的關注。摩根大通就明確提出,宣佈的資産處置將大大改變萬達的財務狀況,我們認為這應該更多地減輕監管風險對其業務情況影響持續的擔憂;完成資産處置后,該公司的凈槓桿水平最低,B股名義流動性最高。

  因此,摩根大通也把標普下調萬達商業評級的行為概括為“見樹不見林”。所以出現“見樹不見林”的現象,就是“刻舟求劍”思維所致,就是沒有用發展的眼光看問題。

  無論是對一個國家還是一個企業,抑或一個行業進行評級,都不能戴着有色眼鏡,都不能相當然。尤其在世界經濟快速發展,科學技術突飛猛進,全球化水平越來越高的情況下,更需要客觀、理性、科學、合理,需要評一步、看三步,需要用發展的眼光、靈活的思維去分析問題、判斷趨勢,而不是僵化死板、機械教條的“刻舟求劍”思維。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DJIA17773.64
-57.12
NASDAQ4775.36
-29.93
S&P 5002065.30
-10.51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