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清華教授:三大信息公開平台是慈善法落地關鍵

http://finance.sina.com   2017年10月09日 16:45   北京新浪網

  《慈善法》實施一周年,專訪全國政協委員、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王名:

  三大信息公開平台是慈善法落地關鍵

  來源:南方都市報    娜迪婭

 王名 王名

  2017年9月,《慈善法》正式生效一周年。這部在誕生時被稱為“中國立法史上里程碑式”的法律實施一年來,國家陸續出台了15部與《慈善法》配套的規範性檔案,內容涵蓋慈善組織登記認定、慈善募捐、慈善信托備案、慈善活動支出和管理費用以及監督管理等多個方面。官方總結稱這部法律“為慈善事業的社會生態改善與持續穩定發展創造了條件”。與此同時,“自閉症兒童画作”等社會事件則映射出社會對於慈善內涵的持續考問。民間亦有“慈善法頒佈后慈善組織登記更難了”的詰問。

  《慈善法》頒佈一年來,究竟這部法律對社會帶來了哪些影響?它是否如外界所期待的,在慈善領域探索國家社會關係的轉型?它又將如何推進中國慈善的社會生態?南都記者就此專訪了剛剛獲得福岡亞洲文化奬、曾深度參與《慈善法》起草的全國政協委員、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王名。

  談實施效果

  一切信息都通過平台發布,由社會來監督

  南都:《慈善法》正式生效已經一年,你怎麼看它的實施效果?有人提出現在處於一個尷尬的過渡期,慈善組織注冊好像更難了,你怎麼看?

  王名:首先是要理解《慈善法》,它本身是個全新的制度體系,包括立法本身也是一個完全開放的過程,很多學者及社會各界都參與到了立法過程中。《慈善法》頒佈后,我一直呼籲要加大普法力度。民政部最近提出下一步的工作重點之一就是普法,我很贊同這個提法。為什麼要強調普法的重要性?因為這個法律中几乎所有的制度安排和原則都是新的。不光對慈善組織來说從來沒有過,對各級政府部門來说也是全新的。因而法律能否落實,最重要的就看普法教育。要讓每一個慈善組織、每一個政府相關部門的工作人員,乃至每一個公民,都能充分學習和掌握《慈善法》,只有這樣新法才能落到實處。

  對民政部過去一年的工作,我總體上是認可的,特別在信息公開方面,他們做了很大努力,對我的提案也積極回應。我在提案中強調三大信息平台建設是《慈善法》落實的關鍵。去年新法實施前夕,民政部就發布了13家單位作為“指定信息平台”,今年新法實施一周年之際又宣佈“統一信息平台”正式運行,對此我高度點贊並充滿期待。

  南都:為什麼说信息公開在《慈善法》落地中有如此關鍵的作用?

  王名:《慈善法》真正的關鍵機制是什麼?我的理解,《慈善法》最根本的作用在於轉變國家-社會關係。什麼意思呢?在《慈善法》實施之前,政府是直接面對慈善組織、社會組織的。“你該怎麼做,你不該怎麼做,我怎麼監督,我怎麼管理”都是政府说了算。《慈善法》頒佈后,政府不直接面對慈善組織,而是通過平檯面對慈善組織。你怎麼做?我通過信息來監督你。這是一個過程,不可能馬上實現。所以接下來一兩年,要靠平台去指揮。先讓三個平台落地,然后讓政府慢慢往后退,從原來的政府直接面對組織,轉向政府面對平台,平檯面對組織。一切信息都通過平台向社會發布,由社會來監督,這部法就通過平台落地了。

  所以我倒不是特別擔心當前有人看到的,比如“登記難了,一年才認定了兩千多家,太少了”,我認為不用着急。因為慈善組織的認定不能當做賦予民政部的一種權力,《慈善法》並沒有賦予這個權力,而應該把認定只看做一個程序,一切由程序決力,而不是由哪個部門決定。

  所以我提出四句話:“政府管控平台、平檯面對組織、公衆社會監督、組織依法行為”,這四句話可以來概括《慈善法》頒佈后國家-社會關係新格局的基本架構。

  談三大平台

  信息都匯總到大資料庫系統,所謂“人肉”會很容易

  南都:能否具體介紹一下你提到的這三個平台?

  王名:我們所謂三個平台,分別是“統一信息平台”、“指定信息平台”和“慈善組織自建網站”,這三個平台如果能夠落地,我認為《慈善法》的關鍵機制就建立起來了。

  第一個叫“統一信息平台”,《慈善法》裏的说法是“國務院民政部統一建立的慈善信息平台”。它主要負責發布必須由官方發布的信息,具有很強的公共性。它主要的特點是權威性。

  第二個叫“指定信息平台”,這類平台是社會運行、社會出資,隨時發布信息,具有很強的互動性和很大的信息量。去年8月底,民政部發布13家單位作為指定的慈善捐助平台。

  我個人的看法覺得,13家其實還是太多了,最好最終選出4-5家。13家民衆會不太好選擇,鑒別太費時間,最好就是幾家,各自有特點,民衆很容易根據自己的習慣做選擇。另一方面,這些指定平台和第一類平台最大的區別是,能夠承擔“大數據”的功能。公衆自己來選擇,盡可能頻繁地使用這個平台,點擊量不斷增大,對於這個平台提出更多的信息公開要求,這些平台的公信力也能不斷增大。有了公信力,政府就能委託一些職能給他們,政府可以跟這些指定平台簽訂合同,把一定的職能,比如说年度財務報告披露的職能委託給平台。如果分散到13家,對政府來说成本也比較高,風險也比較大。

  此外,我認為這些平台應該由民衆來選擇,最后實際上不應該是政府在監管它們,而是老百姓在監管。老百姓更多地使用這個平台,這個平台的作用就越大。如果13家的話,很可能是大家使用都不多,都分散開了。

  但第二類平台實際上還是一個信息發布中介,是一個公共的平台。

  第三個平台就完全是慈善組織自行發布的信息,不是一個中介,而是根據自己的需要發布信息。

  這三類信息最終都會匯總到公益慈善大資料庫系統裏面去。這會有一個結果,就是所謂的“人肉”會很容易,比如一個慈善組織究竟公信力怎麼樣,做過哪些事情,都能很快搜索出來,這些信息是來源於全部三類平台的。

  南都:你認為這三個平台建成大概需要多久的時間?

  王名:我原來估計得三五年的時間,現在看來挺快,今年我估計三類平台都會慢慢啟動。而且這跟中國的整個技術進步是結合在一起的。我們的互聯網技術對這個平台會起到積極的作用。

  很重要的一點是,這些平台的設計是法律規定的,一旦運行起來以后就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互聯網最大的特點是,發展到了一定階段以后就會遠遠超出我們的想象。兩三年后,我認為我們這個系統就會有效運轉起來,那時候,比如说捐贈、求助,比如獲取組織的信息都會變得很容易。那時候它的真實性不是由信息發布者來说的,也不是由信息監管者來決定的,而是由大數據系統決定的,不用再像現在這樣,擔心信息是否有造假。

  談大數據

  移動互聯時代離開大數據,沒辦法建立新的制度

  南都:其實普通老百姓遇到更多的情況是,我身邊的一個朋友,他通過微信的朋友圈發布一個信息,说我家裏人得了什麼什麼病,我想讓大家捐款,這種情況包不包括在這三類信息平台中?

  王名:我覺得有了這三類平台以后,我們要注意到平台能夠通過大數據完成鑒別和規範的功能。如果不是慈善範疇,大數據就會自然把這個剔除到這個系統之外。我不同意由政府來做這個鑒別,而是應該由大數據來做這個鑒別,來厘清一個邊界。

  為什麼以前會出現很多厘不清的事情,就是因為我們把很多道德的問題交給法律來管。《慈善法》最大的進步在於,它只禁止慈善範疇之內的違法行為。如果是道德層面的問題,或者應該是其他法律,比如刑法、民法的範疇,就交給道德或其他法律,而不是把所有問題都圈在《慈善法》的圈子裏。

  南都:是否能说,這部《慈善法》的出台是基於對大數據未來的信任?

  王名:實際上我們在起草的時候並沒有特別考量大數據和移動互聯,但是結果卻發現平台和大數據有可能在這方面發揮根本性的作用,就是说實際上我們已經進入一個時代,這個時代就是移動互聯的時代,離開大數據,我們其實沒有辦法去建立新的制度。所以《慈善法》並不是有意這樣去設計,但是卻跟着這個時代往前邁了一大步。

  談慈善方式

  慈善只分合法和違法,沒有“好的”與“不好的”

  南都:在慈善中,還有一個討論比較多的問題,就是到底有沒有好的慈善和不好的慈善之分。比如说之前有陳光標這樣很多爭議的慈善方式,也有很多人覺得只要能幫到人,其實方式無所謂。

  王名:我現在特別想強調的是,《慈善法》頒佈以后,我不贊同用價值判斷來區分慈善行為,其實慈善本身都是好的,今后慈善只需要區分合法的和違法的,而沒有“好的”與“不好的”。我提了一個概念,叫“合法主流化”。未來的慈善只有一個東西是主流的,那就是合法。其他原來我們说的,比如好的慈善是主流的,低調的慈善是主流的……這些都不再是標準。現在,慈善都是好的,包括像陳光標這樣的,如果它在合法的範疇之內,你有什麼必要去譴責它呢?

  可能有的人認為這種慈善好像太高調了,或者覺得在炒作,但是只要在合法的範疇之內,我們認為它都是積極的,也就是说,要用法律代替人們的道德來判斷一個慈善行為。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DJIA17773.64
-57.12
NASDAQ4775.36
-29.93
S&P 5002065.30
-10.51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