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鐘偉:當我們老了

http://finance.sina.com   2017年10月10日 15:00   21世紀經濟報導

  當我們老了

 鐘偉(北京師範大學金融研究中心教授) 鐘偉(北京師範大學金融研究中心教授)
 


  當我們老了,能否老有所依?這是個難以迴避的問題。許多人感動於汪峰在《春天裏》搖滾中,如果有一天,我老無所依的吶喊,怎麼辦?但是我們必須要真誠面對這一問題。

  我們要面對的課題之一是社保的歷史包袱問題。中國社保體制存在享受社保者未足額繳費甚至未繳費的問題,這是上世紀90年代重建和計劃經濟時期顯著不同的社保體制時遺留的問題。目前這個問題主要通過財政轉移支付來解決。問題在於,這個歷史包袱的缺口不是封閉的,而是敞口。一是近年來社保人均支付水平不斷提高,二是社保不斷向農村擴展,並強調城鄉社保體系的並軌,社會保障資源要覆蓋更廣泛的人群,並以更高水平支付。

  我們要面對的課題之二是中國的人口數據精確度。中國人口普查數據中,普查數和修正數之間存在巨大差異。中國人口和統計部門必須要拿出有说服力的數據和方法。

  我們要面對的課題之三是預期壽命的不斷延長。離退休年齡不提高,預期壽命的提高必然意味着社保繳費沒有增加,領受年限和水平卻不斷提高。這對社保體系而言意味着平衡收支難度加大,收有限而支出增加。1990年中國人均預期壽命約為68歲,到2016年已高於76歲。這鮮明反映了國人生活質量和醫療水平的長足進步。老而壽於個人是好事,於社保系統則未必。從事基因研究的科學家樂觀地認為,人類處於征服大多數癌症和提升人類壽命的轉折點。即便沒有這種醫學奇跡,中國人每五年平均壽命提升約1歲,也足以使社保體系負擔加大。

  我們要面對的課題之四是基本養老水平的攀升。以中國所處的經濟發展階段,城鄉和區域間的發展差異,社保的廣度似乎比強度更重要。但在不到15年間,社保覆蓋面和保障水平雙雙迅速提高,同步甚至超越了經濟發展的支撐能力。從養老金調整看,多以GDP增速而非CPI等綜合物價因素,為比較基準。導致了一些領域,在崗和退休人員薪酬差異甚小甚至倒掛的奇特現象。再加上全國聯網的就診數據和電子病歷推動較緩,分診較之分級為緩。這導致了大城市三甲醫院人滿為患,中小城市非優質醫療資源有所闲置。社保水平必須要適合中國國情國力,這應是一個基本原則。

  我們要面對的課題之五是中國的財富創造和發鈔節奏已今非昔比。當前中國經濟已有了變化,中高速增長取代了以往動輒10%的高速增長時期,較低物價和較低增長,也使得央行的發鈔節奏大為放緩,未來廣義貨幣年均增速維持在個位數的可能性很大。中國經濟創造財富增量的節奏在放慢,在職的年輕人無力為退休的老人提供更豐厚的社保供養。同時也意味着,社保基金的歸集和積累規模會放緩,沒有辦法用新鈔覆蓋舊缺口。

  我們要面對的課題之六是三大支柱的嚴重失衡。就政府基本養老、企業年金和商業壽險三大支柱來看,美國的比例是10:60:30,企業年金和壽險的重要性,遠超過政府提供的基本養老。在中國則是政府基本養老占比超過80%,年金和壽險不足20%,考慮到建立企業年金的往往是國企,從養老金領受人群看,可能90%以上的老人退休后,倚賴政府提供的養老金而生活,偶爾會有一些子女贍養金。美國老人能夠接受生老病死是自己的事情,需要企業和自己謀劃,政府只能低水平地兜底。中國現有的基本養老金一支獨大,潛台詞是中國老人將生老病死的主要責任,几乎都寄托在政府身上,這種觀念本身就要拋棄。

  中國社會保障體系的挑戰並不僅局限於此,考慮到社會保障制度的漸進性、跨代性和積累性,再考慮到中國有尊老的習俗,如何維持一個和國情國力相應的社會保障體系,已成為一個不太受歡迎甚至容易招致批評的話題。這個話題容易上升到道德層面,而非理性籌劃層面、涸轍猶歡的苟且感,壓倒了未雨綢繆的思量。中國需要做出選擇和改變,怎麼辦?

  思路之一是不要盲從西方的福利體系。暫先不提文化、家庭和長幼之別,看看西方社保體系的實際狀況吧。北歐是例外,日本政府赤字積累至今,令全球金融圈關注。北美老人的晚景凄涼也顯而易見,奧巴馬醫改几乎使得中産階級一蹶不振。西方公共醫保體系也在一定程度上被神化了。各國有各國的難處和特點,中國社保體系的路怎麼走,要看自身國情,吸取西方教訓,走好自己的路。

  思路之二是弄清中國人口的真實狀況。需要從歷史和方法的角度可解釋歸因,讓人口統計的方法和數據逐步精準化,厘清和修正系統性偏差。如果數據有需問責的問題,那麼相關職能部門和官員就應當受到問責。

  思路之三是倡導理性的養老觀和死亡觀。對國人而言,在養老時,意識到如何安度晚年首先是自己的事情,其次才是政府和子女的事情,並不容易。政府的包攬,尊老而不是憫老的習俗,使得年齡成為得到尊重的依據,容易導致公共資源被不合理使用,尤其是向高壽者的傾斜。在醫療領域同樣如此,據说一個人一生的醫療開支,大約有50%是在臨終前6個月集中消耗的,對死亡的恐懼,以及子女竭盡全力搶救彌留者已成為不言自明的選擇。如何將有限的醫療資源用於國民普遍醫療水平的改善,而不是在妙手回天之事?需要在國民中倡導理性、樂觀、坦然的養老觀,直面生命和死亡。

  思路之四是逐步調整退休年齡。國民預期壽命的不斷提升,社保繳費年限被鎖定,領受年限和水平則不斷提高,這樣的體系終究是不能持續的。一是調整退休年齡,實施彈性退休制。二是將基本養老給付水平和繳費水平掛鉤,多繳多領。三是將養老金髮放調節機制和物價掛鉤,和經濟增速脫鈎。四是堅持強基礎、廣覆蓋、低水平,整合提高統籌水平,逐步化解碎片化問題。養老領域更應做的是一碗水端平,而不是不同區域和行業的八仙過海、各顯神通。

  思路之五是及時開征遺産稅。如今老人多了需要保障,政府寅吃卯糧不是辦法,中國的社保稅率几乎已是全球最高,再提高“五險一金”的計提也不現實,較為可行的方式,就是通過居民財富的再分配緩解社保壓力。完善個稅和開征房産稅都能增加稅源,充實地方財力,但這些稅種的征管比較困難,並且影響到社會總體的福利狀況。遺産稅不影響活人的利益,西方所说的“死亡即交易”也顯示出征管環節的設定簡易可行。政府以此彌補社會保障資源的不足,或許不失為無損社會安定、有助貧富相助的可行之道。

  思路之六是加速完善社保基礎大數據。技術進步給予現代社會保障體系的建設以諸多便利,中國老年人口群體如此龐大,涉及到的養老金賬戶,醫保賬戶同樣龐大,這些賬戶體系內資金的撥付、賬戶轉移、授權使用等同樣是個浩大的工程,如若不加速完善社保基礎大數據,也許會出現“死靈魂”問題,會出現異地診療費用支付結算不暢的問題。社保基礎大數據不僅有助於老年人的自由遷徙,也會對民政救濟和精準扶貧大有裨益。中國未來社會保障體系必然以基礎大數據為根基,這個事情宜早不宜遲。

  思路之七是設立省際平衡基金。養老並不是地市或省份自顧自的事情,而應當是全國一盤棋的安排。當下勞務輸出大省吃虧了,而勞務輸入大省占便宜了。年輕務工人員為發達地區奉獻青春和才華之后,往往難以將其在異地繳納的社保100%地轉移到家鄉去最終養老,在可預見的未來,要將社保賬戶做到充分的可攜帶性仍將十分棘手。考慮到跨省勞動力流動規模巨大,有必要設立省際平衡基金,從中央層面以透明的制度化安排,使勞務輸入省合理分擔勞務輸出省的社保包袱。

  思路之八是完善養老基金的市場化投資機制。中國社保體系的多重約束,老齡化難以改變,領受年限的延長難以改變,社保稅率難以再提升和替代率難以再降,中國經濟增速和居民儲蓄率也大致平穩,不會顯著提升。這些決定了養老金的汲取難擴,發放難抑,如何努力彌合長期動態缺口變得至關重要。除了調整三大支柱,通過遞延稅制改革等舉措,推動企業年金和商業壽險、商業醫保的不斷增強之外,已積累的社保資金如何通過優化投資組合實現增值保值也變得至關重要。考慮到社保基金的長期性和積累性,年化復合收益如有2到3個百分點的差異,積累30年后,可能會導致給付水平差異1倍。對社保資金投資收益率排位在末位25%的省份,可否將這些省份的部分社保資金,轉由投資業績上佳的全國社保基金代為投資?對社保資金的個人賬戶部分,可否建立社保基金合格投資人機制,由個人自主選擇優秀的合格機構投資人,代為進行個人賬戶資金的投資?完善養老金的市場化投資機制,是高效安全的社保體制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

  中國必須要做好應對全球最大的銀髮浪潮的衝擊的准備。我們既需要向智能機器人探尋支撐經濟增長的動能,也需要一個老而彌堅的社保體制。不僅需要在政策層面上未雨綢繆,調整夯實。文化角度,國人的生命觀、死亡觀也要有相應的准備。而首先我們需要真誠面對老向何依的問題,如此才能做到老有所依!(編輯 李靖雲)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DJIA17773.64
-57.12
NASDAQ4775.36
-29.93
S&P 5002065.30
-10.51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