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雲牛科技副總裁:定向降準窗口期或就在本周末

http://finance.sina.com   2017年10月11日 17:16   新京報

  定向降準最佳窗口,或許就在近期  

  金融觀察

  在2018年實施普惠金融定向降準后,原有關於三農和小微企業的規定與新規抵觸的將以《通知》為準;那麼,2018年新規實施前呢?原來的辦法依然有效。

  近日,媒體鋪天蓋地報導稱,自2018年實施定向降準。該消息源於9月27日,國務院辦公會要求對小微企業和普惠金融進行定向降準;30日中國人民銀行下發特急檔案部署了定向降準事宜。

  新規明年實施不等於降準要等到2018年

  此次定向降準政策,是根據國務院部署、對原有定向降準政策的拓展和優化。一方面,原有定向降準領域主要是小微企業和“三農”貸款,此次對普惠金融實施定向降準政策不僅覆蓋了上述貸款,還將政策延伸到脫貧攻堅和“雙創”等其他普惠金融領域貸款,政策外延更加完整豐富。另一方面,對普惠金融實施定向降準政策,還對原有政策標準進行了優化,聚焦真小微、真普惠,指向單戶授信500萬元以下的小微企業貸款、個體工商戶和小微企業主經營性貸款,以及農戶生産經營、創業擔保、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助學等貸款,政策精準性和有效性提高。

  奇怪的是,消息發出后,不少輿論對此的解讀似乎有些跑偏了。其多將這一新規理解為2018年才予降準,而對2017年余下的三個月未作表態,甚而有聲音認為10月依舊會面臨資金面的緊張。這一點恰恰是值得懷疑的。

  事實上,定向降準新規明年實施,並不意味着明年才會實施降準,降準時間窗口或許會更早,甚至可能就在本周末。為何這樣说?

  機構對2018年定向降準的判定,源於央行9月30日印發的《中國人民銀行關於對普惠金融實施定向降準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第六條:自普惠金融領域貸款定向降準政策2018年實施之日起,《中國人民銀行關於定向降低部分金融機構存款准備金率的通知》(銀髮〔2014〕164號)、《中國人民銀行關於下調金融機構存款准備金率的通知》(銀髮〔2015〕327號)中對小微企業和“三農”貸款實施的定向降準政策與本通知對普惠金融領域貸款實施的定向降準政策不一致的,以本通知為準。

  這意味着,在2018年實施普惠金融定向降準后,原有關於三農和小微企業的規定與新規抵觸的將以《通知》為準。

  那麼,2018年新規實施前呢?原來的辦法依然有效。這意味着,其一,定向降準並不一定等到2018年才予實施;其二,倘若央行現在降準,可以依照2014年和2015年兩個檔案實施。既然如此,接下來的問題是,央行有必要於今年予以降準嗎?換句話说,何時是定向降準的最佳窗口期?筆者以為,央行降準的需求其實相當迫切,時間窗口或許就在近日,具體來看,周五就是一個不錯的機會。

  降準窗口期或就在本周末

  首先,從國務院辦公會落實情況看,本周也是合適的。2014年4月16日及2014年5月30日,國務院常務會議曾兩度明確提及定向降準,國務院明確后不久,央行便隨即宣佈定向降準政策。就本次而言,國務院於9月27日提及降準,從會議到央行落實僅3日,由此看出央行早已做好了定向降準准備。加之我國經濟增速放緩是既定現實,為降低企業、居民融資成本,加大資金量供應是必須的。

  其次,近日以來的樓市表現,也在予以支持。由於此前嚴厲的調控措施,樓市交易量減少,房價瘋漲態勢得以遏制。此時,央行無需擔心因為降準而造成資金大量湧入樓市。公開信息顯示,9月樓市成交量延續前期態勢,28個重點城市成交量環比下降0.2%,這在歷史上並不多見,同比跌幅進一步擴大至46%,諸如北京、長沙等市同比跌幅超7成。

  與此同時,一綫城市成交量環比上漲8%,同比下滑61%,北京、廣州等成交量環比小幅回落10%以內,同比鋭減超65%。去年持續火爆的二三綫城市如今已得到控制,環比下降1%,同比減少44%。多數城市同比、環比雙降,長沙、常州等市環比跌幅超30%。

  不僅如此,過去貨幣政策調整經驗看,央行為減少交易日調整對市場的影響,一般會把調整日期放在周五,收市之后。

  降準是央行縮表最恰當選擇

  另外,是央行對縮表的需要。筆者在央行官方網站發現:2013年初,我國央行“對其他存款性公司債權”(央行借給商業銀行的貸款等)規模為1.45萬億。當年6月,錢荒致使各商業銀行現金流瀕臨斷裂,央行緊急啟動常備借貸便利(SLF)、中期借貸便利(MLF)等方式,直接借錢給商業銀行,補充商業銀行現金流。至2014年底,央行對其他存款性公司債權的規模為2.50萬億,2015年底為2.66萬億。這兩年央行在借錢給商業銀行的問題上,其實極盡剋制,兩年總共借出1.21萬億。

  今年七月,我國其他存款性公司債權余額91383.16億元,八月略有回落至86175.1億元。與美聯儲量化寬鬆方式類似,並非央行印刷貨幣給商業銀行,而是通過會計處理憑空給商業銀行,收回商業貸款后再通過會計處理把本不存在的賬面核銷掉。

  事實上,央行SLF和MLF本來是應對錢荒緊急狀態,常規化后危害彰顯。央行縮表,最重要的是收回貸款消減虛擬的資産負債。2013年以來的SLF和MLF極大虛增了央行資産負債表,現在,中國央行是時候收回這些貸款了。

  從央行縮表趨勢看,盡快降準是不錯的選擇,央行貸款到期后直接收回,通過降低存款准備金率補充商業銀行流動性。採取降低銀行存款准備金率,讓銀行拿自己的錢去放貸,其危害程度遠低於央行貸款。

  最后,由於商業銀行對房地産相關貸款較多,短期內收回可能性極低,媒體報導稱不少地方無錢可貸。如此背景下,央行需要逐步收回應對緊急狀態的、直接對商業銀行貸款的措施,降準,依舊是最便捷的方式。

  那麼,作為國務院組成部門的中國人民銀行,會等到三個月后才落實降準降息嗎?這樣的判斷似乎不合現實,無論從必要性還是時間節點,降準降息時間窗口或許遠比我們“以為”的要來得更迫切。

  □賀江兵(作者為雲牛科技副總裁)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DJIA17773.64
-57.12
NASDAQ4775.36
-29.93
S&P 5002065.30
-10.51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