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今年共享單車投放近2000萬 報廢回收治理成本誰來擔

http://finance.sina.com   2017年11月07日 16:24   南方日報

  單車報廢回收難 治理成本誰來擔?

  南方日報見習記者 李赫  記者 彭琳

  今天是記者節。由讀者票選訂製的新聞大餐,今日準時出爐!

  《南方日報·綠色周刊》上周起全新推出“頭條預訂”活動,4條候選題目中得票最高的選題,作為下期頭條。經過一周的投票,“廢棄共享單車堆積成山,回收隱憂漸凸顯”人氣最高,“我國實施重點流域‘一盤棋’管理,珠江首次納入重點流域範圍”票數次之。我們根據讀者的選擇,精心采寫,在本期《綠色周刊》為你送上新鮮熱辣的訂製報導。

  下周《綠色周刊》“頭條預訂”活動精彩繼續,趕快掃描二維碼參與吧。

  共享單車市場近兩年快速發展,可謂是風起雲湧。根據交通運輸部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7月份,全國共有互聯網租賃自行車運營企業將近70家,共享單車累計投放數量超過1600萬輛,有關專家預計2017年共享單車的總投放量極可能接近2000萬輛。

  而數以千萬計的共享單車在極大方便人們出行的同時,其亂停放、損壞率高、回收難導致的單車棄置問題更是引人擔憂。當前,不少城市存在廢棄的共享單車堆積在立交橋、地鐵站附近無人問津,占用城市公共空間資源的問題。

  不少專業人士認為,共享單車解決了人們“最后一公里”的出行難題,但現在卻陷入了無法解決自身管理“最后一公里”問題的尷尬處境。目前,大量廢棄單車堆積如山,多重回收隱憂日漸凸顯,面臨城市管理和環境多重考驗的共享單車該何去何從?

  現象

  管理跟不上增長數量

  早在今年8月初,位於珠江新城CBD旁正在進行城中村改造的冼村一度成為了共享單車的基地。大量的共享單車被丟棄在村內的大街小巷或是空地上,堆起的共享單車達3米之高,涵蓋所有的共享單車品牌,達到上千輛之多。

  “之前那些廢掉的自行車因為沒人管都堆成了山,后來有人拉走了。”冼村的居民對記者表示,冼村內的道路狹窄,一些騎車的人隨意擺放,有些則是人為故意損壞丟棄路邊,引起攤主或住戶不滿,導致把單車挪至空地方越堆越多。3個月后,記者再次來到冼村,發現大量堆積的廢棄單車已被拉走,但在村子的牆頭巷尾,不少廢棄的單車仍舊依稀可見。不僅是冼村,在記者走訪的廣州五羊邨地鐵站、師大暨大公交站、東風西路立交橋下等多處公共交通站點附近,同樣有大量廢棄的共享單車無人問津。“壞掉的車沒人騎,在小區門口越堆越多,我們也沒辦法。”越秀區東山月府小區的物業管理人員告訴記者,廢棄的共享單車同樣給小區的管理造成了困擾。

  據公開數據顯示,截至7月底,廣州市共有6家互聯網租賃自行車平台企業,共享單車累計投放量已超過80萬輛。但在現實中,共享單車的管理質量卻沒能跟上單車增長的數量,廣州市冼村堆積成山的廢棄單車成為共享單車運營管理難題凸顯的一個縮影。

  伴隨着大量投放、亂停違停、車輛被惡意損毀等亂象,同樣開始讓城市管理者非常頭疼。共享單車的運營管理問題已成為共享單車企業和相關職能部門當下最緊迫的問題之一。

  趨勢

  新增投放叫停

  管理走向精細化

  此前無序投放、高歌猛進的共享單車,在今年下半年緊急“剎車”,全國多地先后叫停了共享單車“新增”投放。

  8月底,廣州市交委和各區政府聯合約談在穗經營的互聯網租賃自行車平台企業(摩拜、ofo、小鳴、小藍、優拜、酷騎),要求各企業停止新車投放,集中精力加大運維投入做好目前已投放車輛的運營管理,包括及時規整亂停放車輛、對扎堆的車輛及時調度轉運、及時回收殘舊故障車輛等工作。

  “禁止新增投放,既包括新車的投放,也包括以新車替換原有報廢舊車的形式投放,目的是讓企業做好現有車輛的運營和維護,避免産生‘城市垃圾’。”廣州市交委相關負責人表示。

  據不完全統計,從今年1月份開始,包括廣州在內的全國12個城市已經宣佈叫停共享單車新增投放,相關政策規則開始反思共享單車的后續運營管理問題。這預示着共享單車的“投放潮”將告一段落。緊接着,共享單車將迎來運營管理和回收報廢能力的考驗。

  3月23日,國內首個共享自行車團體標準在上海完成編製,規定在上海“共享自行車一般連續使用三年即強制報廢,報廢車輛不允許進行拼裝、修理后再投入市場”。這一做法被媒體稱作“總量控制”,針對解決廢棄共享單車無處可去的問題。

  而自上海頒佈3年的報廢年限后,9月份北京交通部門也規定共享單車3年報廢。這預示共享單車“投放潮”告一段落后,盡快建立回收報廢機制以及增強共享單車的管理能力將成為共享單車企業急需解決的難題。

  探因

  維護成本高和

  回收價格低

  業內人士指出,隨着共享單車的爆發,一二綫城市共享單車過度投放,使得供過於求的局面出現,是造成目前城市街道上出現大量廢棄單車的主要原因。

  而據記者的實地走訪發現,共享單車還存在着供需市場結構性失衡的問題。一方面是總量投入過多,另一方面在上下班高峰期,能騎的共享單車仍舊供不應求。有行人表示,“掃上兩三次才找到能騎的單車,几乎已經成為常態。”共享單車的維修能力跟不上損壞速度,再加上目前回收體系不完善,因此在導致用戶需求沒有得到滿足的同時,大量廢棄單車停放在大街小巷,影響城市公共空間資源。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業內人士認為,“維護成本高”和“回收價格低”,是大量共享單車廢棄堆積的內在原因。企業與其維修和回收廢棄單車,還不如直接生産投放新的單車。一位共享單車業內的投資人士也向記者透露,由於維護和回收成本太高,在發展初期,這些共享單車企業建立報廢回收機制的意願並不高。

  記者走訪調查中,多家廢品資源回收筒對記者表示,一輛自行車産生的廢舊金屬量實在微乎其微。“去掉輪胎,剩下的按3毛錢一斤的廢鐵價收購,我估計一輛車差不多也就5塊錢。”廣州一個廢舊物資資源回收筒的老闆對記者表示,可能因為回收價格實在太低,至今沒有企業來找他回收共享單車。

  針對上述問題,中國再生金屬協會發展部相關負責人表示,單車回收生意,應該考慮生産者責任延伸制度——將生産者對其産品承擔的資源環境責任從生産環節延伸到回收利用、廢物處置等方面。“沒有生産者延伸責任制度,生産企業因為盈利會最先考慮製造而非回收。”

  問策

  多方共建單車

  回收循環利用體系

  共享單車的運營管理,需要共享單車企業與政府相關部門共同努力,建立有效機制,引導共享單車向更規範、更健康的方向發展。多家共享單車企業在給南方日報的回復中表示,將致力於延長單車生命周期,建立單車回收循環利用體系。

  “摩拜將不斷通過科技創新和使用新的材料,製造出質量更好的單車,減少單車在服務過程中的返修率,不斷延長單車的生命周期。”摩拜相關負責人表示,摩拜正在着手建立用戶信用體系,對於用戶不規範用車或違法違規行為在信用體系中予以體現,引導用戶積極參與共享單車的“自管理”。

  ofo相關負責人則表示,近期ofo已與北京萬科、中國循環經濟協會、北京市城市再生資源服務中心共同達成“城市存量自行車循環共享計劃”的戰略合作,推動廢舊自行車循環再生利用,節約城市公共空間。

  此外,小鳴單車也向記者給出他們的技術解決方案——“我們希望通過電子圍欄技術制定停放規則,通過電子圍欄虛擬停車位的形式,引導用戶在指定區域停車,從技術上規避亂停亂放,減少車輛因隨騎隨停造成的故障率。”

  “所以目前共享單車企業在維修和回收報廢體系這塊,還需要加大投入。”艾媒諮詢的張毅向記者表示,提高運營維修管理能力和建立回收報廢體系的確是共享單車企業下一步需要重點投入的環節。張毅還認為,共享單車其實已經融入成為城市公共服務的一環,管理共享單車的廢棄問題同樣需要相關政府職能部門的努力。

  記者了解到,截至目前多地政府部門已經出台相應的共享單車管理辦法。有關專家表示,隨着未來更多關於運營管理、回收報廢等標準的出台,方興未艾的共享單車將駛入健康發展的快車道。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DJIA23557.2305
+8.8100
NASDAQ6767.7828
-18.6527
S&P 5002590.6399
-0.4900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