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鈕文新:中國最大金融風險不是高槓桿

http://finance.sina.com   2017年11月13日 15:42   中國經濟周刊

  中國最大的金融風險不是“高槓桿”

  文章導讀: 筆者不同意“金融體系防控風險能力顯著增強”的判斷,因為這個判斷與事實不符。實際情況是:中國金融正處於“風險點多面廣”的狀態,呈現隱蔽性、複雜性、突發性、傳染性、危害性等特點。

  文| CCTV證券資訊頻道總編輯 鈕文新

  (本文刊發於《中國經濟周刊》2017年第44期)

  筆者不同意“金融體系防控風險能力顯著增強”的判斷,因為這個判斷與事實不符。實際情況是:中國金融正處於“風險點多面廣”的狀態,呈現隱蔽性、複雜性、突發性、傳染性、危害性等特點。所以我們才“既要防止‘黑天鵝’事件發生,也要防止‘灰犀牛’風險發生”。

  周小川先生對中國金融市場現狀的描述是正確的,他近期發表的“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這篇文章,更像是對近年來中國金融業畸形發展的一次全面檢討。但筆者特別想说的問題是:金融去槓桿切忌就事論事,否則槓桿會越去越高,金融風險會越防越大。

  美國就是典型案例。因為房地産次級債務抵押證券積累了巨量槓桿,所以美聯儲加息引爆2008年美國金融危機;之后,美國金融進入去槓桿過程,在大規模財政救助和QE過程中,美國特別注重長期資本形成,不惜以“扭曲操作”向市場提供長期流動性,經過7年的努力,結果使美國貨幣乘數從危機前的8.93倍,降到2016年底的2.98倍,這是何等幅度的“去槓桿”?

  但反觀我們中國,多年“鎖長放短”的貨幣操作,已經使中國的貨幣乘數從2010年的3.8倍附近一路上升到今年6月份的5.33倍。到今天為止,商業銀行一年期存款利率平均只有1.9%的水平,而貨幣市場一年期shibor居然高達4.43%,中間250個基點的無風險套利空間。如此巨大的無風險套利空間,貨幣投機客當然要鑽空子,用各色嵌套工具加槓桿以放大無風險收益。這難道不是各種金融亂象的源頭?

  舉個例子。一座大殿(國家經濟),過去有若幹又粗又壯的大柱子(大型商業銀行)撐着,然后有幾道相對粗壯的房梁屋脊(債券、股票等資本市場),還有許許多多的檁條(中小金融機構),整體建築支撐很有層次(經濟的金融支撐),顯得非常結實。

  后來,大殿(國家經濟)的外觀沒變,但內部支撐結構(金融結構)發生了很大變化,大柱子(大型商業銀行)越來越細,越來越撐不住房梁屋脊(資本市場),結果不得不靠越來越多的細木棍(各式各樣的金融槓桿)去支撐。時間久了,我們會看,整個國家經濟就是在靠着不斷增加的金融槓桿支撐着(一大堆細木棍撐着大殿)。

  一算賬,現在所用木材總量(貨幣總量)遠遠超過以往。於是有人喊,貨幣太多了,槓桿太高了。但問題是,現在你敢不敢立即把這些細木棍去掉(去掉過高的金融槓桿)?沒錯,只要去掉這些細木棍,大殿一定搖搖欲墜。而且,你拆掉一根細木棍,如果威脅到大殿的安全,你可能需要補上去兩根細木棍,這就是槓桿越去越高。

  那怎麼辦?沒別的辦法,首先要加粗大柱子,讓它有效而堅實地撐住房梁屋脊,然后才有可能拆除更多的細木棍。但現在的統計表明:今年商業銀行老百姓儲蓄存款流失6500多億元,也就是说,中國經濟的金融頂樑柱還在變細,這時候拆除細木棍(金融槓桿)意味着什麼?不言而喻。

  所以我們必須意識到,中國最大的金融風險不是“高槓桿”,而是導致槓桿不斷上升的根本因素沒有被清晰認知,這一點希望決策者們能有所關注。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DJIA23439.6992
+17.4900
NASDAQ6757.5953
+6.6564
S&P 5002584.8401
+2.5400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