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影評人:馬雲功守道潦草浮誇 網絡段子硬抻成功夫巨制

http://finance.sina.com   2017年11月14日 15:03   新京報

  《功守道》 潦草浮誇守不住“功夫之道”

  【聚光燈】

  跟霍華德·休斯、梅根·埃裏森這樣的電影大亨相比,馬師傅在經濟實力上當然沒有問題,沒準兒還能碾軋幾個來回,但在審美能力與口味上,要補的課恐怕不是一星半點。看看他旗下阿里影業的出品序列——《三生三世十裏桃花》、《擺渡人》、《青禾男高》,再看看這部《功守道》,一樣的難看背后折射出的,恐怕是一樣的邏輯——或許在馬雲和阿里影業的決策者們看來,錢撒到哪兒,戲就應該自然而然地跟到哪兒。

  網絡段子硬抻成“功夫巨制”

  功夫巨星陪襯“馬師傅”卻讓人笑不出來

  《盜佛綫》中的泰國拳霸,《葉問》裏的詠春宗師,袁和平電影中的颯沓俠女,《少林寺》裏身手高絶的武僧,還有奧運拳擊冠軍,日本相撲橫綱……如果把這些人都放進一部電影裏,會怎麼樣?動作片影迷們只怕是要樂瘋了,這分明就是他們夢寐以求的饕餮盛宴啊。

  萬萬沒想到,當真有這麼一部影片被拍完,送到他們面前的時候,他們反而樂不出來了。

  和王菲合唱的《風清揚》打前陣之后,馬雲主演的“電影”《功守道》上線了。其實不奇怪,在早年的採訪中,馬雲不止一次提過自己的“功夫夢”,或者说“太極理想”。但是當呈現出的內容撐不起曾經的豪言壯語時,這個作品不僅要面對外界的各種曖昧質疑,更因為馬雲本身不可否認的影響力,《功守道》浮誇無厘頭的劇情,會不會對“讓武術成為奧運項目”的美好願景起反作用,也不得而知。

  這部只有22分鐘的短片——是的,它壓根兒夠不上一個“電影”哪怕是“微電影”的標準,頂多算一個不太聰明的個人或者阿里影業宣傳片。

  這部只有22分鐘的短片,劇情簡單得大可一筆帶過——一個貌不驚人的中年男子,路過“華山派”大門,當即腦補出自己過五關,斬六將,最終奪得武林秘笈的場面,隨之一馬當先衝進門去……沒想到,衝進的其實是“華山派出所”——就是這麼個雖不算老,但也絶對談不上有多新的網絡段子,加入大量打戲生生抻成22分鐘的短片,竟然也能找到一干動作巨星和搏擊高手願意出演,到底奧妙何在?

  答案就是這個貌不驚人的中年男子“馬師傅”的扮演者——他的名字叫馬雲。而這部《功守道》最大的看點所在,便是這位商界巨子施展一身太極功夫,將托尼賈,吳京,甄子丹,李連杰等人逐個挑於馬下的過程。是的,是“馬師傅”單刀赴會車輪戰群英,而不是動作片迷預想中的那場各路功夫巨星的捉對廝殺。

  但三英會呂布也好,關公戰秦瓊也罷,總要有個緣由。在相聲裏,這個原因很簡單,就是最后的那兩句唱詞“我在唐朝你在漢,咱倆打仗為哪般?”“叫你打來你就打,你要不打,他不管飯。”這境界確實不咋着。

  相形之下,功夫巨星們的覺悟無疑不知要高到哪裏去了。據李連杰介紹,這次出演的明星們全部是零片酬,分文未取。想想這幫人平時的片酬,加到一塊絶對是天文數字,就為了“情懷,俠義精神”和“推動武術的全球發展”,说不要就都不要了,絶對值得欽敬。

  這自然是玩笑話。盡管阿里影業目前仍在虧損,但畢竟也是能與騰訊等巨頭“近身纏鬥”的“文娛航母”,一衆影星和馬師傅或許還隱含着合作伙伴甚至未來的老闆與藝人這樣的關係,豈能不給面子?

  然而11月12日《功守道》甫一上線,不少持“馬雲都拍電影了,阿里影業還不漲嗎”觀點的投資者只能沉默了,因為阿里影業的股票一直沒怎麼動。也讓不少投資者自嘲“不知道是馬雲面子不夠還是一衆功夫巨星面子不夠?”

  或許,産業的紅利真不是一個將“老闆”和“巨星”攢一塊兒的宣傳片就能帶起來的。

  追求藝術要拿出誠意

  動作片影迷不滿只因影片潦草敷衍

  其實说起來,有頭有臉的社會賢達,利用自己的經濟條件和社會資源,來滿足一下自己在藝術方面的小愛好和小追求,本來無可厚非。資深動作片影迷們對於《功守道》的不滿,歸根究底,也並不在於瘦弱的馬師傅打趴了一干高手,而是他們偏要用動作片的標準衡量一部“宣傳片”,以此認為這部匯聚了亞洲最強功夫明星和三大傳奇武指的短片,打得實在有點浮皮潦草,敷衍了事。

  個中苦衷,其實也不難想見:日理萬機且已過中年的商業巨子,當然沒有時間和精力應對高強度的武打訓練。更何況,《功守道》的團隊可能有意無意地無視了藝術本身的客觀規律。

  《飛行家》中小李飾演的男主角的原型,美國曆史上最出名的冒險家之一霍華德·休斯,除了是花叢大亨,飛行大亨,也是電影大亨。比起馬師傅的半路出家,人家可以算得上是早早地進入行業,二十剛出頭就成了電影公司老闆,製片人,導演。但剛到好萊塢時,這個年少天才也吃過虧上過當,被一位臭名昭著的演員格雷普斯忽悠,投資捧后者自導自演了一部喜劇片《花花公子荷根》,好不容易磕磕絆絆拍完以后,先拿給自己的叔叔,名編劇魯珀特·休斯過目,叔叔毫不客氣地告訴他,你讓人給坑了,這玩意完全是一堆垃圾,如果它周四在影院上映,那不到下周一,你就會成為整個好萊塢的笑柄。

  霍華德·休斯聽完大受打擊,直接一把火燒掉了膠片,投資的八萬美元,就此付諸一炬。但這應該也是他在好萊塢交的最后一筆學費,在叔叔的把關和好萊塢泰斗級人物薩繆爾·哥德溫的提點下,其后的幾年,休斯再沒走過彎路。他製作發行的影片,在商業或藝術上,大多至少能保證其中一端的價值:《阿拉伯之夜》拿了奧斯卡;真金白銀砸出來的《地獄天使》場面驚人,賣得更驚人;更別提《疤面煞星》這種影史留名的黑幫片經典。

  但即便已經成了好萊塢最有權勢的人,這位傳奇大亨最多也就是在自己製作的電影裏露一小臉,客串個路人甲之類的龍套角色。像馬師傅這樣,給自己量身定做一部好萊塢大片的事,似乎是想都沒想過——並且,人家還是個保質保量的高富帥。

  而近年來有“女版霍華德·休斯”之稱的甲骨文老闆拉裏·埃裏森的女兒梅根·埃裏森,跟這位花花公子前輩比起來,則無疑更偏重藝術范兒。經由她鼎力襄助才得以問世的影片名單包括保羅·托馬斯·安德森的《大師》,凱瑟琳·畢格羅的《刺殺賓拉登》,貝尼特·米勒的《狐狸獵手》,斯派克·瓊斯的《她》……几乎稱得上憑一己之力,拯救了這個“超級英雄與續集”時代裏,好萊塢作者電影的半壁江山——她更是連龍套都懶得跑。

  跟他們比起來,馬師傅在經濟實力上當然沒有問題,沒準兒還能碾軋幾個來回,但在審美能力與口味上,要補的課恐怕不是一星半點。看看他旗下阿里影業的出品序列——《三生三世十裏桃花》、《擺渡人》、《青禾男高》,再看看這部《功守道》,一樣的低口碑背后折射出的,恐怕是一樣的邏輯——或許在馬雲和阿里影業的決策者們看來,錢撒到哪兒,戲就應該自然而然地跟到哪兒。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大製作加大明星,沒有理由不等於大陣仗。

  尷尬的是,事實似乎也正是如此,《功守道》上線不到兩天,播放量就破了億,考慮到由其播放平台決定的其“網大”性質,絶對算是創紀錄。而翻看網頁下方的留言和社交媒體上的評價,出現頻率最高的大多也是“有錢真好!想打誰就打誰”的感慨或“等以后我發達了,也找新垣結衣和秀智跟我一起拍部愛情片”的憧憬。作為一部作品本身,《功守道》的質量如何,反倒成了沒有幾個人關心的問題。

  審美崩塌的年代,要做什麼樣的“功”,才能“守”住自己想要傳達給受衆的“道”?向我們提出,也讓我們思考這個問題的,《功守道》不是第一部,自然,也不會是最后一部。

  □紅魚(影評人)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DJIA23409.4707
-30.2300
NASDAQ6737.8720
-19.7233
S&P 5002578.8701
-5.9700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