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聯合國專家:中國城市規劃對步行者對騎車人很不友好

http://finance.sina.com   2017年12月13日 15:39   北京新浪網

  中國打造的大型街區都是單一用途的

  而且對步行者,對騎車的人很不友好

  人是城市規劃的起點也是終點

  ——專訪聯合國城市規劃專家顧問小組首席專家彼得·卡爾索普

  本刊記者/蔡如鵬

  本文首發於總第833期《中國新聞周刊》

  到2030年,預計中國城市人口還會凈增2.5億人,相當於增加美國現有總人口的三分之二。在這個過程中,如何打造更宜居的城市?日前,美國規劃學者彼得·卡爾索普在他的新書《翡翠城市》中給出了答案。

  卡爾索普是新城市主義理論的建立者之一,也是美國最早一批開展綠色建築的設計師。他在上世紀90年代初提出的“以公共交通為導向的開發(英文縮寫TOD)”的概念,如今已經成為世界上許多地方的政策以及城市規劃的基礎。

  他在接受《中國新聞周刊》專訪時表示,在這樣的發展速度和城市人口密度下,中國不能遵循美國城市低密度、以汽車出行為主的發展模式,而應採取以公共交通為導向,適宜步行的、功能混合且緊湊的城市發展模式,即“翡翠城市”。

  卡爾索普告訴《中國新聞周刊》,當前中國城市規劃的一個主要問題,是忽視了以人為本的原則。“在我們做設計的時候,很多是為了滿足政府的需求,為了滿足開發商的需求,而忘掉我們整個規劃設計的根本,人在我們規劃裏面既是起點也是它的終點。”

  中國式的高密度蔓延

  中國新聞周刊:我們注意到,這幾年在中國城市規劃中經常能看到你提出的“小街區、密路網”的規劃理念,比如在雄安的規劃中就採用了這個理念。據说,最初你在中國推廣這一理念時並不順利?

  彼得·卡爾索普:這個理念這些年越來越被人們所接受。大家也越來越意識到,做出這個改變雖然難,但是它的益處很大。

  在剛開始宣傳這些理念的時候,阻力主要還來自於市場。開發商經過前幾十年的快速發展,習慣了做大的街區,他們覺得市場比較喜歡這樣的類型,后來慢慢發現通過密路網形成這種封閉的小街區,在尺度上也更加宜人,也能夠提供大地塊同樣的吸引力。

  另外,從土地金融的角度考慮,政府喜歡出售大的地塊,這樣在修路等方面的責任就小一些,將后期建設的成本都交給開發商。后來,我們很容易就解決了這個事情,讓開發商買相連的幾個小地塊,並要求開發商承擔小地塊間道路的修建。開發商也發現小地塊並不會增加他們的開發強度。經過這麼多年各方的相互平衡,這種方法也開始慢慢被接受。

  中國新聞周刊:過去幾十年,中國的城市化發展取得了世界矚目的成績,但同時也積累了大量的問題。你認為,就城市規劃而言,有哪些比較突出的問題?

  彼得·卡爾索普:其實,我在書裏面談到了很多的原則和方式,都是針對現有中國城市規劃中存在的一些不足而制定的,包括街區的模式。我們城市的交通系統過多受制於交通工程師,他們的想法——特別是早期的時候——相通道路越寬越有利於疏通擁堵。事實上,這樣的關注點在車而不在人。還有混合利用的不足,以及對於步行環境的忽視,這些都是現有規劃中存在的問題。

  中國新聞周刊:這些問題僅僅中國有,還是在其他國家也普遍存在?

  彼得·卡爾索普:這些問題不是中國僅有的,對於發展中國家,特別是高速發展的地區都有。鼓勵小汽車的發展似乎是一個人們比較本能的反應。在過去的50年裏面,全世界很多地方都有類似的問題,直到最近十年左右,規劃界才發現這樣的規劃是不對的,應該更加關注人。

  在美國,現在仍然大量存在着跟中國類似的問題。比如说美國也擁有大量的小汽車,大家上班、購物都開車去,無論做什麼都需要小汽車。這個問題跟中國是很相似的,只是形式不太一樣。

  中國新聞周刊:對,現在中國很多城市都存在交通擁堵,這和小汽車的增長有很大的關係。

  彼得·卡爾索普:你提到小汽車的問題,其實大家普遍都把怪罪的對象弄錯了。車本身並不是一個問題,多少人使用它才是問題,或者说多少人被迫使用它才是問題的關鍵所在。假如咱們在北京把一些道路變成僅供公交、步行和自行車的綠道,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的公共交通,我們的步行交通、自行車交通在某些程度上比小汽車更加便捷,大家就會使用公共交通,就會更少使用私家車。

  有一個跟北京比較相似的例子就是美國洛杉磯。那也是一個汽車之城,小汽車的保有量比北京要高,但是他們通過長時間的堵塞,近期決定將很多的車道轉換成公交專用道,公共交通的效率一下就提升了。所以说,這取決於路權的分配,你朝哪個方向賦權,哪個方向的交通分擔比就會增加。

  中國新聞周刊:那和其他地方相比,中國的問題有什麼不同的地方嗎?

  彼得·卡爾索普:最大的不同可能就是密度上,中國的城市擴張是高密度“攤大餅”。我把全球的城市蔓延分為三種類型,一種是低收入的蔓延,在印度、南美的一些國家都是這種情況,有錢人住在市中心,窮人住在城市邊緣;另一種是低密度的蔓延,這在北美比較常見,高收入者居住在城郊,低收入者住在市中心;中國比較獨特,是高密度的蔓延。

  但高密度並不意味着就有城市環境,我認為城市的定義就是多樣化、綜合用途和可以步行。中國打造的大型街區都是單一用途的,而且對步行者,對騎車的人很不友好。這不是真正的城市,只不過是高密度的“攤大餅”而已。這也是翡翠城市要針對解決的問題。

  另外,中國人對於住宅朝向的堅持也是在全世界少有的,這也是在設計中必須考慮的元素。

  中國的選擇將影響世界

  中國新聞周刊:《翡翠城市》一書針對城市規劃提出了十項原則,這些原則是你基於在美國的實踐總結出來的,還是針對中國的實際提出來的?如果是前者,這些原則在中國會不會出現水土不服?

  彼得·卡爾索普:所有的這些經驗都是在過去八年中,我在中國項目裏面積累出來的。但是我也想指出,人不管是什麼種族、什麼國別,大家的行為習慣都很類似,創造的城市也很類似,這十個原則在其他的地方也適用。

  中國新聞周刊:我們都知道,中國城市目前面臨很多的問題,包括經濟的、生態的、社會的。你認為,合理的城市規劃——比如按《翡翠城市》所倡導的理念——能在多大程度上緩解當前的這些問題?

  彼得·卡爾索普:這本書對於解決中國的一些城市問題具有導向性的作用,它裏面設定的原則、目標以及度量值,都是和現有中國的規劃體系和規劃的步驟是相結合的。我覺得,如果能夠全盤按照這十個原則做,應該短期可以解決絶大部分的城市問題。

  我還想说,這些原則應用在新城方面會相對簡單很多,因為它是一張白紙,不會遇到很多歷史遺留問題;如果要解決現有城區的問題,可能會需要更多的實踐,更長的歷史過程,來改變老城和現有城區所積累的問題。如果有序地對老城進行一些更新,對道路的路權進行重新的分配,進行一些合理的重新開發,它也可以為現有城區的問題提供很好的解決方案。

  中國新聞周刊:未來十幾年,中國還會有一個很長的城市化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肯定還會涉及到很多城市規劃問題,中國接下來的過程可能對世界上産生哪些影響?

  彼得·卡爾索普:首先我要申明,中國過去幾十年的快速發展,雖然我們談到了很多問題,但我覺得它的發展是利大於弊。比如,中國奇跡般地將很多人口從貧困帶到溫飽,再帶到富足的狀態,實現的方式就是通過城市化來改變人們的狀態,城市是經濟發展的引擎和平台。

  城市越多元、越混合,就越有活力,經濟也會更加有活力,居住在這的人也會更加有創意。我相信,接下來隨着中國慢慢從第二産業向第三産業轉變,更多的城市會步入從量變到質變的階段,人們對於城市生活的質量會有更高的訴求。

  中國的城市有很多好的元素,包括城市非常緊湊,城市開發的強度比較大,中國有非常先進的公共交通體系等等。如果把這些元素很好地利用在一起,創造一個很好的城市,它可以成為整個世界的典範,能夠幫助其他的國家在城市發展上提供一個榜樣。

  中國未來幾年的選擇非常重要,因為這不僅將對城市的長期經濟實力、宜居性和能源效率産生深遠影響,也會影響到全世界的健康發展水平。

  中國新聞周刊:你這些年去過中國很多城市,哪個城市的規劃給你的印象最深?

  彼得·卡爾索普:這個問題真的有點難回答,每個城市好像每個人一樣,都有它打動人的地方,比如说我工作時間最長的城市濟南,這個城市就非常有特色,各方面的元素都有,有山,有水,對於規劃理念的接受程度也很好;另外一個城市是珠海,它是一個沿海城市,非常漂亮,自身的資源稟賦非常豐富;昆明也很有特點。所以说,各個城市都有打動我的地方。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DJIA24719.2207
-118.2900
NASDAQ6903.3887
-46.7717
S&P 5002673.6101
-13.9300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