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比較》專家:數字經濟對GDP貢獻不是少 是難被衡量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2月06日 16:13   新京報

  數字經濟對GDP貢獻不是少,是難被衡量

  □陳永偉(《比較》經濟研究中心研究部主任)

  數字經濟對於GDP和生産率的貢獻其實是客觀存在的,不過,GDP核算系統在很多地方已不能與時代相適應。

  不久前,我參加了一個會議,會議的議題是討論數字經濟的貢獻究竟有多大。關於這個問題,參會者的爭議很大,大部分參會者認為數字經濟對於國民經濟的貢獻十分可觀,但也有一部分參會者並不認同。

  數字經濟的貢獻難被看到

  其中,一位學者的發言令我印象深刻:他指出,從歷史數據看,作為數字經濟載體的信息通信産業(簡稱ICT産業)對我國GDP的貢獻不過是7%,遠不如製造業等傳統産業。更為重要的是,雖然近年來數字經濟蓬勃發展,但中國的全要素生産率一直上升緩慢,甚至在一些年份中出現了下降。因此,並沒有證據表明數字經濟提升了中國的生産率。所以,他認為現階段不應將數字經濟視為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而應更多地依靠傳統産業來拉動經濟。

  這位學者的論據確實不虛——如果翻翻相關資料,就不難發現各國的ICT産業對GDP的貢獻平均在5%左右,和其給出的數據基本吻合。而如果對各國數字經濟規模與生産率之間的關係做一些簡單分析,更是不難發現這兩者間的關係並不十分明確,甚至在一些國家呈現出負相關關係。

  事實上,經濟學家們早就發現了這種現象。上世紀80年代,諾貝爾經濟學奬得主羅伯特·索洛試圖對於這一新興産業的經濟貢獻進行測算。但結果卻讓他大跌眼鏡——統計顯示,計算機産業几乎對生産率沒有貢獻,對GDP的貢獻也很小。這一發現被稱為“索洛悖論”。

  后來,有很多經濟學家都在各自的研究中發現了類似“索洛悖論”的結果。從統計上看,無論是計算機、互聯網,還是最近火熱的人工智能,似乎都沒給生産率和GDP帶來明顯的貢獻。

  由於這一現象,有學者對技術進步的貢獻表示出了悲觀。例如,美國西北大學教授羅伯特·戈登在其暢銷書《美國經濟增長的起落》中就認為,從20世紀后半期開始,技術對經濟增長的貢獻就在不斷下降,所謂的“數字經濟革命”帶來的增長遠不如上世紀初的電氣化革命。

  那麼,關於“索洛悖論”,我們究竟應該怎麼看?正在發生的“數字經濟革命”究竟是一場真正意義上的革命,還是一場虛幻?我們即將面臨的究竟是新的經濟繁榮,還是長期的停滯呢?數字經濟又到底能不能成為未來經濟的重要動力呢?

  GDP核算系統需與時俱進

  在我看來,要回答這些問題,還要從對數字經濟的測量说起。現在,很多學者把數字經濟等同於ICT産業,將其貢獻等同於ICT産業的貢獻,這其實是不准確的。根據OECD出版的一份報告,數字經濟對經濟的貢獻應該包括三部分:直接貢獻、間接貢獻和對消費者福利的提升。

  關於直接貢獻,是最容易理解的,它可以用ICT産業的貢獻來表示。間接貢獻比較隱秘一些,它指的是,由於數字經濟發展所帶動的其他産業生産率提升對經濟增長的貢獻。有研究表明,這部分的貢獻事實上要比直接貢獻還要大,其對GDP的貢獻在10%-20%之間。

  對消費者福利的提升是最容易被人忽視的。在數字經濟時代,商品的價格變得更低了,而可供選擇的商品則更多了,這些變化都是有價值的,但卻不能體現在GDP當中。如果我們利用一些經濟學的方法將這部分價值進行還原,那麼就會發現其數量是極為驚人的。

  我和幾位合作者曾做過一項研究,發現2014年互聯網為消費者創造出的價值大約相當於當年GDP的11%。將以上幾方面結合起來,我們可以得到結論:數字經濟對經濟造成的貢獻其實相當可觀。

  至於數字經濟為什麼沒有促進生産率的發展,其實也很容易理解。生産率是基於GDP計算的,而GDP的計算則依賴於價格。由於數字經濟的發展讓其提供的産品不斷降價,因此據此測出的生産率當然也就停滯不前了。

  總結以上分析,我們可以知道,數字經濟對於GDP和生産率的貢獻其實是客觀存在的,它當然應當作為未來經濟增長的重要動力之一。不過,發明於上世紀30年代的GDP核算系統在很多地方已經不能與時代相適應。為了能夠客觀衡量數字經濟的貢獻,對經濟增長的衡量方法進行必要的改進,已經刻不容緩。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DJIA24912.7695
+567.0200
NASDAQ7115.8825
+148.3567
S&P 5002695.1399
+46.2000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