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中國金融家封面文章:雙支柱調控引導金融行穩致遠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2月08日 23:09   北京新浪網

  【封面故事】“雙支柱”調控引導金融行穩致遠

  來源: 中國金融家 馬騰躍

  春天,是播種希望的季節。

  春天,要講述新時代的故事。

  2018年春天,我們又一次將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請上封面。讓我們從他的論述着作中,從央行的調控工作中,感受貨幣政策的“大邏輯”、宏觀調控的“大棋局”、行穩致遠的“大定力”、風險防範的“大氣魄”,感受中央銀行為完成金融工作三大任務付出的努力和取得的成效。

中國人民銀行行長  周小川中國人民銀行行長  周小川

  使人民更有“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是新時代衡量社會發展的目標,也可以用來衡量金融工作的成果:讓實體經濟獲得充足的金融支持,讓人民群衆體驗到金融服務帶來的幸福,讓金融體系遠離風險、保證安全……都是金融改革發展與穩定的方向。

  2017年,對我國金融業而言是具有歷史意義的一年。黨的十九大、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等一系列重要會議以及新成立的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都為做好新時期金融工作作出重大決策部署。從“促進經濟和金融良性循環健康發展”,到“健全貨幣政策和宏觀審慎政策雙支柱調控框架”,再到“確保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作為國家重要核心競爭力、“國之重器”的金融業,迎來新的使命。

  這一年,中國人民銀行全面貫徹十九大精神,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積極實施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不斷加強和完善宏觀調控,引導金融業增強服務實體經濟能力,深化金融改革,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

  在中國經濟正經歷從量到質升級的變革之時,央行實施貨幣政策的力度和施行宏觀調控的藝術也在與時俱進,一系列經濟、金融指標的變化充分顯現了調控效果。而央行行長周小川,在一個個公開場合上,在一輪輪會見對話中,用自信的態度、專業的精神、睿智的語言,分析經濟形勢,闡釋政策意圖,引導社會預期,堅定市場信心,有力促進了央行工作,充分展示了一位大國中央銀行行長的金融家風采。

  穩健中性貨幣政策

  促進國民經濟穩中向好

  “穩中向好、好於預期”,是對2017年我國經濟運行的最好詮釋。初步核算,去年全年國內生産總值為827122億元,按可比價格計算,比上年增長6.9%。這是我國GDP總量首次突破80萬億元大關,也是2011年經濟增速調整以來的首次回升,我國經濟發展邁上了新高度,活力、動力和潛力不斷釋放,穩定性、協調性和可持續性明顯增強。這份“量優質優”的成績單,與貨幣政策實施和宏觀調控效果密不可分。

  金融是實體經濟的血脈,為實體經濟服務是金融的天職,是金融的宗旨。對於中央銀行而言,一個非常重要的職責就是管控好貨幣閘門,促進金融資源更好地支持實體經濟發展。

  2017年初召開的中國人民銀行工作會議提出,“保持貨幣政策穩健中性。綜合運用多種貨幣政策工具,調節好流動性。進一步完善宏觀審慎政策框架,引導金融機構審慎經營。發揮貨幣政策優化信貸結構作用,支持和引導金融機構加大對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的支持力度。”

  早在“穩健”變為“穩健中性”初期,外界曾出現過貨幣政策“變相收緊”、“導致利率價格上行”的聲音。周小川在去年全國“兩會”期間就金融改革與發展問題答記者問時,對此進行了闡述。他说:“中央銀行工具箱中的工具比較多,工具的使用自然可能帶有引導價格、引導預期、傳導貨幣政策的意圖,但是,不必對每次操作數量和價格做出過度解讀。我國貨幣政策總體來说還是穩健中性的。如果經濟中貨幣數量太大,搞大水漫灌的話,可能導致通貨膨脹上升、資産價格泡沫等各種各樣的問題。而貨幣政策在穩健方面適當做得更加中性一些,會有利於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正如周小川判斷的那樣,一年來,在實施穩健中性貨幣政策過程中,人民銀行密切關注流動性形勢和市場預期變化,加強預調微調和市場溝通,在維護銀行體系流動性基本穩定、保持貨幣信貸和社會融資規模平穩增長等方面做出了積極的努力,為經濟發展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營造了良好的貨幣金融環境。

  事實證明,2017年雖然廣義貨幣(M2)增速因金融體系內部“去槓桿”和資金回歸實體經濟而放緩,但貨幣總量增長總體平穩。截至去年12月末,廣義貨幣(M2)余額167.68萬億元,同比增長8.2%,增速分別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0.9個和3.1個百分點;狹義貨幣(M1)余額54.38萬億元,同比增長11.8%,增速分別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0.9個和9.6個百分點;流通中貨幣(M0)余額7.06萬億元,同比增長3.4%。全年凈投放現金2342億元。

  從社會融資規模來看,在保持較快增長的同時,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和水平進一步增強。

  初步統計,2017年社會融資規模增量累計為19.44萬億元,比上年多1.63萬億元。尤其是當中對實體經濟發放的人民幣貸款增加13.84萬億元,同比多增1.41萬億元。從結構看,2017年對實體經濟發放的人民幣貸款占同期社會融資規模的71.2%,同比高1.4個百分點。

  穩健中性貨幣政策的實施,不僅取得支持經濟“穩中向好”發展的效果,也受到國際社會的好評。2017年12月初,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公佈的“中國金融部門評估規劃”更新評估核心成果報告認為,“中國經濟一直保持令人矚目的快速增長,金融體係為經濟增長和降低貧困率提供了有力支持。”

  2017年3月10日,十二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新聞中心舉行記者會,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和副行長易綱、潘功勝、范一飛等出席並答記者問。

  宏觀審慎政策構建調控新支柱

  “健全貨幣政策和宏觀審慎政策雙支柱調控框架”,是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的重要要求,為加強宏觀調控以及央行工作指明了方向和路徑。作為“雙支柱”的兩條“腿”,貨幣政策與宏觀審慎政策只有互為補充、相互配合、相輔相成,才能讓宏觀調控“走”得更穩、更紮實、更有效。

  《黨的十九大報告輔導讀本》中收錄了周小川題為《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的文章。他在文章中表示:“隨着我國金融體系的槓桿率、關聯性和複雜性不斷提升,要更好地將幣值穩定和金融穩定結合起來。貨幣政策主要針對整體經濟和總量問題,保持經濟穩定增長和物價水平基本穩定。宏觀審慎政策則直接和集中作用於金融體系,着力減緩因金融體系順周期波動和跨市場風險傳染所導致的系統性金融風險。”因此,要“加強和改進中央銀行宏觀調控職能,健全貨幣政策和宏觀審慎政策雙支柱調控框架。”

  在貨幣政策的基礎上“加碼”實施宏觀審慎政策,是基於怎樣的實際和考慮開展的?目前我國都進行了哪些方面的探索和實踐,取得了怎樣的效果?宏觀審慎政策到底如何“對症下藥”呢?圍繞這些外界關心的問題,周小川在黨的十九大中央金融系統代表團開放日活動中進行了解讀。他表示,“全球金融危機使大家提高了對金融穩定的重視程度,有必要引入一些金融穩定的新措施。引入宏觀審慎政策的一個主要原因,就是因為在常規的宏觀經濟運行過程中順周期的因素太多,在經濟好的時候,股票市場也好,公司盈利也多,同向推動的力量比較大。所以,要引入逆周期的政策措施。”

  警惕“明斯基時刻”是周小川專門強調的一個觀點。所謂“明斯基時刻”(Minsky Moment),就是美國經濟學家海曼·明斯基描述的資産價值崩潰的時刻。經濟好的時候,投資者更加敢於冒險,增加槓桿和債務來加劇投資;但當達到一個臨界點時,投資者收支難以平衡,手裏獲得的投機性資産不足以償還債務時,就會導致資産價值崩潰。周小川说:“如果經濟中的順周期因素太多,使這個周期波動被巨大地放大,在繁榮時期過於樂觀,也會造成矛盾的積累,到一定時候就會出現‘明斯基時刻’,這種瞬間的劇烈調整是我們要重點防止的。”

  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執行報告也指出,傳統的以貨幣政策為核心的單一調控框架存在着缺陷,難以有效應對系統性金融風險,在一定程度上還可能縱容資産泡沫,積聚金融風險。針對日益重要的金融周期問題,需要引入宏觀審慎政策加以應對,彌補原有調控框架存在的弱點和不足,加強系統性金融風險防範。一是不同市場和經濟主體之間差異很大,在部分市場還比較冷的同時有的市場可能已經偏熱,作為總量調節工具的貨幣政策難以完全兼顧不同的市場和主體;二是房地産等資産市場天然容易加槓桿,具有“買漲不買跌”的特徵,容易出現順周期波動和超調,這就使利率等價格調節機制難以有效發揮作用,需要宏觀審慎政策對槓桿水平進行逆周期的調節。

  作為反思全球金融危機教訓並結合我國國情的重要部署,事實上,我國較早就開始了貨幣政策與宏觀審慎政策相結合的探索和實踐,並逐步建立和完善了宏觀審慎政策框架,不少探索從全球看也具有創新性。

  據了解,我國在 2011 年正式引入差別准備金動態調整機制,其核心是金融機構的信貸擴張應與經濟增長的合理需要及自身的資本水平等相匹配,也就是要求金融機構“有多大本錢就做多大生意”,不能盲目擴張和過度加槓桿。針對金融市場和金融創新的快速發展,人民銀行從2016 年起將差別准備金動態調整機制“升級”為宏觀審慎評估體系(MPA),將更多金融活動和資産擴張行為納入宏觀審慎;之后又於 2017年將表外理財納入 MPA 廣義信貸指標範圍,以引導金融機構加強表外業務的風險管理;2018 年還將把同業存單納入 MPA 同業負債占比指標考核,並研究探索將綠色信貸納入 MPA 評估體系。與此同時,我國還將跨境資本流動納入宏觀審慎管理範疇,從外匯市場和跨境融資兩個維度,從市場加槓桿融資和以自有資金短期炒作兩種行為模式入手,以公開、透明、市場化的手段進行逆周期調節,促進金融機構穩健經營。繼續加強房地産市場的宏觀審慎管理,形成了以因城施策差別化住房信貸政策為主要內容的住房金融宏觀審慎政策框架。

  從政策落實情況看,貨幣政策和宏觀審慎政策雙支柱調控框架,不僅有力促進了我國國民經濟持續健康發展,也在保持幣值穩定的同時促進了金融穩定,較好地防範了系統性金融風險,切實維護了宏觀經濟穩定和國家金融安全。

  2017年10月19日,在黨的十九大中央金融系統代表團開放日活動中,周小川與銀監會主席郭樹清交談。

  堅持底線思維防範金融風險

  金融安全是國家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黨中央、國務院反復強調要把主動防範化解系統性金融風險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上。作為必須打贏的“三大攻堅戰”之一,“防風險”這項工作舉足輕重。金融業自身若要行穩致遠,必須牢牢堅守底線思維,不跨一步風險紅線,確保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

  “我國金融形勢是好的,但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我國金融領域尚處在風險易發高發期,既要防止‘黑天鵝’事件發生,也要防止‘灰犀牛’風險發生。”周小川在《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的文章中提出,要重點關注“宏觀層面的金融高槓桿率和流動性風險,微觀層面的金融機構信用風險,跨市場跨業態跨區域的影子銀行和違法犯罪風險”。

  周小川認為,防控金融風險要立足於標本兼治、主動攻防和積極應對兼備,把握住四個基本原則:一是回歸本源,服從服務於經濟社會發展,避免金融脫實向虛和自我循環滋生、放大和擴散風險。二是優化結構,完善金融機構、金融市場、金融産品體系,夯實防控風險的微觀基礎。三是強化監管,提高防範化解金融風險能力,將金融風險對經濟社會的衝擊降至最低。四是市場導向,發揮市場在金融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減少各種干預對市場機制的扭曲。“治本”的一個關鍵就是“堅持底線思維,完善金融管理制度”,要加強和改進中央銀行宏觀調控職能、健全金融監管體系、加強統籌協調。

  而在頂層設計層面,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的成立(以下簡稱“金融委”),為更好地保障國家金融安全、打贏“防風險”攻堅戰奠定了重要的制度基礎。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做出了成立金融委的重大決定,提出要強化人民銀行宏觀審慎管理和系統性風險防範職責。2017年11月8日,金融委正式成立並召開第一次全體會議部署了相關工作。

  作為國務院統籌協調金融穩定和改革發展重大問題的議事協調機構,金融委的主要職責有:落實黨中央、國務院關於金融工作的決策部署;審議金融業改革發展重大規劃;統籌金融改革發展與監管,協調貨幣政策與金融監管相關事項,統籌協調金融監管重大事項,協調金融政策與相關財政政策、産業政策等;分析研判國際國內金融形勢,做好國際金融風險應對,研究系統性金融風險防範處置和維護金融穩定重大政策;指導地方金融改革發展與監管,對金融管理部門和地方政府進行業務監督和履職問責等。

  在這一重要改革中,人民銀行承擔起金融委辦公室職責,包括加強金融監管協調,統籌政策力度和節奏,防止疊加共振。加強對系統重要性金融機構和金融基礎設施的統籌監管,繼續推進金融業綜合統計和監管信息共享。

  周小川表示,金融委未來將重點關注四個方面問題:一是影子銀行,二是資産管理行業,三是互聯網金融,四是金融控股公司。他犀利地指出,一些金融機構和企業利用監管空白或缺陷“打擦邊球”,套利行為嚴重。理財業務多層嵌套,資産負債期限錯配,存在隱性剛性兌付,責權利扭曲。各類金融控股公司快速發展,部分實業企業熱衷投資金融業,通過內幕交易、關聯交易等賺快錢。部分互聯網企業以普惠金融為名,行龐氏騙局之實,線上綫下非法集資多發,交易場所亂批濫設,極易誘發跨區域群體性事件。少數金融“大鰐”與握有審批權監管權的“內鬼”合謀,火中取慄,實施利益輸送,個別監管幹部被監管對象俘獲,金融投資者消費者權益保護尚不到位。

  圍繞這些“痛點”和“風險點”,我國金融管理部門在2017年颳起了“監管風暴”,“一行三會”對金融市場亂象重拳出擊,制定了一系列監管措施,進行了一系列專項治理,對無證經營、資金空轉、亂搞同業、亂加槓桿、亂做表外、非法集資、違法違規套利等擾亂金融市場秩序的行為不放鬆、不手軟,採取諸多務實手段維護金融穩定。

  例如,“一行三會一局”聯合制定了《關於規範金融機構資産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徵求意見稿)》,按照資管産品的類型制定統一的監管標準,對同類資管業務作出一致性規定,最大限度地消除監管套利空間,進一步強化監管的穿透性。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P2P網貸風險專項治理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正式下發了《關於規範整頓“現金貸”業務的通知》,要求現金貸必須持牌經營,依法接受準入管理。銀監會、證監會、保監會等監管部門也紛紛出台措施,加強金融監管,整治市場亂象。

  以“瘋狂”的同業、理財、表外業務為例,在滿足居民財富管理需求、優化社會融資結構等方面發揮積極作用的同時,這些業務也存在過度創新和無序發展問題,滋長了金融風險,騰挪資産、多層嵌套、剛性兌付、監管套利等不規範行為時有發生,這個局怎麼“破”?

  對此,人民銀行2017年一季度MPA評估時正式將表外理財納入廣義信貸指標範圍,以全面反映銀行體系信用擴張情況。這是落實防風險和去槓桿要求、促進銀行體系穩健運行的重要措施。同時,金融管理部門進一步加強了對資管業務的監管,有效引導金融機構調整資産負債表,避免資管業務淪為變相的信貸業務,減少影子銀行風險,消除多層嵌套和通道業務,加速“去槓桿”、“擠泡沫”進程。經過一年的努力,商業銀行同業資産負債自2010年來首次收縮,同業理財比年初凈減少3.4萬億元。銀行理財少增5萬多億元,通過“特定目的載體”投資少增約10萬億元。表外業務總規模增速逐月回落。

  整體看,通過健全金融監管協調體系、完善風險治理機制、做好重點領域風險防範和處置以及對市場亂象保持高壓態勢,我國金融體系整體保持着健康發展態勢,守住了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

  2017年9月14日,周小川出席第九屆韓中日央行行長會議。

  穩妥有序去槓桿

  配合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和“三去一降一補”,2017年,我國金融體系去槓桿進入“提速”階段,通過擠出市場虛高的價格泡沫,避免過度的加槓桿行為,有效地促進了金融回歸服務實體經濟本源。

  在2017年10月舉行的G30國際銀行業研討會上,周小川指出:“從貨幣供應和信貸數據看,2017年以來,中國已進入去槓桿進程,廣義貨幣供應量M2增速持續放緩,整體槓桿率開始出現下降。”數據顯示,6月末M2同比增長9.4%,9月末M2同比增長8.2%,12月末M2同比增長8.2%,總體趨勢是緩降的。而2017年以來M2增速放緩的主要原因就是金融體系控制內部槓桿,M2 增速有所降低正是加強金融監管、縮短資金鏈條、減少多層嵌套的合理反應。長期看,隨着去槓桿的深化和金融進一步回歸為實體經濟服務,比過去低一些的 M2 增速可能成為新的常態。

  在周小川看來,高槓桿是宏觀金融脆弱性的總根源,在實體部門體現為過度負債,在金融領域體現為信用過快擴張,尤其是“隨着新業態新産品快速發展,金融風險跨市場、跨行業、跨區域、跨境傳遞更為頻繁”,還有“一些高風險操作打着‘金融創新’的幌子,推動泡沫在多個市場積聚”。

  房地産價格泡沫化也是需要下大力氣防範的“風險點”。所謂“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首付更不能是借的”,人民銀行按照“因城施策”的原則對房地産實施調控,強化住房金融宏觀審慎管理,防控住房貸款不合理增長,嚴格限制信貸流向投資投機性購房,並與住建部、銀監會一道加強對購房融資行為的規範,嚴禁房地産開發企業、房地産中介機構、互聯網金融從業機構、小額貸款公司亂搞資金池違規提供“首付貸”和場外配資服務,避免房地産信貸加槓桿行為,促進房地産市場平穩健康發展。2017年以來,我國房地産貸款增速進一步回落,年末人民幣房地産貸款余額32.2萬億元,同比增20.9%,增速比上年末低6.1個百分點;全年增加5.6萬億元,同比少增1087億元;個人住房貸款余額21.9萬億元,同比增長22.2%,增速比上年末低14.5個百分點。

  值得關注的是,“中國整體宏觀槓桿率高,主要問題還是集中在企業部門債務占GDP的比例較高,政府部門債務占GDP的比例並不高,居民部門債務仍處於低位。若總量閥門把握比較好的話,總量就不至於膨脹過快,槓桿率就會所有下降。”周小川分析说,2016年末我國宏觀槓桿率為247%,其中企業部門槓桿率達到165%,高於國際警戒綫,部分國有企業債務風險突出,“殭屍企業”市場出清遲緩。他進一步建議,用好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利器,發展私募股權投資基金(PE)等多元化投資主體,切實幫助企業降低槓桿率,推動“殭屍企業”市場出清。

  周小川認為,每個企業,特別是那些槓桿率已經過高的企業要有所控制。一方面,他們自身要進行內部改革;另一方面,金融系統要考慮不能過多支持這類企業,要鼓勵直接融資,也有一些企業需要進行市場化的債轉股。同時,金融業要更好地配合“三去一降一補”的改革,在內部評級和對客戶的各項指標監測方面做出更大的努力和改進,這樣就能發現哪些企業過去貸得太多、不應該貸那麼多,進一步改變融資結構。

  2017年以來,按照國務院《關於積極穩妥降低企業槓桿率的意見》,我國金融業充分把握穩增長、調結構、防風險的關係,通過推進兼併重組、完善現代企業制度強化自我約束、盤活企業存量資産、優化債務結構、有序開展市場化銀行債權轉股權、依法破産、發展股權融資等方式,積極開展市場化法制化債轉股,穩妥有序地降低企業槓桿率,取得了良好效果。

  新時代肩負起新使命

  2018年,中國發展進入了新時代。新時代賦予了金融業新的使命,也需要金融業有新的作為,做好中央銀行工作更是責任重大。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深化金融體制改革,增強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能力,提高直接融資比重,促進多層次資本市場健康發展,健全貨幣政策和宏觀審慎政策雙支柱調控框架,深化利率和匯率市場化改革。健全金融監管體系,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周小川認為:“這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在金融領域的根本要求,是金融發展一般規律與我國金融改革實踐探索相結合的科學部署,是指導金融改革發展穩定的行動指南,是做好新時代金融工作的根本遵循。”

  2018年中國人民銀行工作會議進一步提出:人民銀行系統要全面深入貫徹黨的十九大、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全國金融工作會議精神,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加強黨對金融工作的領導,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堅持新發展理念,緊扣我國經濟社會主要矛盾變化,按照高質量發展的要求,堅持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綫,統籌推進穩增長、促改革、調結構、惠民生、防風險各項工作,健全貨幣政策和宏觀審慎政策雙支柱調控框架,保持貨幣政策穩健中性,打好防範化解重大金融風險攻堅戰,大力推進金融改革開放發展,促進金融更好為實體經濟服務。

  走進新時代,春天的故事翻開了新的篇章,金融改革唱響了新的聲音,穩定發展打開了新的局面。站在新的歷史起點上,中央銀行將繼續堅持宏觀調控、“雙支柱”政策框架、“防風險”底線思維,用新作為開創我國金融業行穩致遠的新征程。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DJIA23860.4609
-1032.8900
NASDAQ6777.1590
-274.8246
S&P 5002581.0000
-100.6600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