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評論:康波中的人們 暴跌后的“建設性妄想症”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2月12日 17:44   北京新浪網

  康波中的人們,暴跌后的“建設性妄想症”

  作者:小瀑布

  來源:秦朔朋友圈

  1

  2017年12月27日,“周期天王”周金濤先生逝世一周年,我曾在秦朔朋友圈發表過一篇紀念文章——《人生與康波,財富與命運》。他最為人所知的觀點是:“你的一生就是一次康波,三次房地産周期,九次固定資産投資周期和十八次庫存周期”。近日,股市暴跌,周金濤先生的言論又被大量轉發。不過他说過,“股票不是長周期問題,隨時波動,這個在我們周期中沒法明確定義”。

  2016年至2025年,都是第五次康波的蕭條階段。這是我們要理解的大背景。在這個大背景下,我們是平等的,且有主觀能動性的。在長周期面前,我們是可以做很多准備的。在應付突發性問題的時候,我們即便沒有足夠多的一手經驗,也可以學習並借助別人的經驗,因為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

  什麼是建設性妄想症?這是美國演化生物學家、生理學家、生物地理學家以及非小说類作家賈雷德·戴蒙德在《為什麼有的國家富裕,有的國家貧窮》裏提到的。他最著名的書是《槍炮、病菌與鋼鐵》。

  巴布亞新幾內亞人認為,睡在大樹底下是危險的,他們害怕睡在樹下,寧願睡到百米開外的露天地上,也不願意在大樹底下的帳篷裏。盡管大樹看起來非常有安全感。但他們说,大樹已經枯死了,會隨時倒下來,把人們砸死。

  賈雷德·戴蒙德認為他們誇大了憂慮,到了被害妄想狂的程度。但隨后,他每晚都會聽到某個地方有枯死的樹木倒地的巨響。並通過數字計算,他得出風險是千分之一。也就是说,如果他每次都這麼做,3年之后就大概率已經死了。這是巴布亞新幾內亞人從命運中汲取的教訓。也就是说,你只做一次風險繫數小的事情不要緊,不過假如你需要重覆做這件事情,這種風險就會積累,而一旦你做的次數足夠多,這種風險最終會落到你的頭上,要了你的命。建設性妄想症是對抗僥倖心理的良藥。看似安全的地方,總是充滿即將爆發的危險。比如特朗普剛在今年的達沃斯論壇上说,他推行的促進經濟增長政策使得美國股市“創造了一個又一個新的紀錄”,美股不久就多次閃崩。

  這跟灰犀牛類似,但也不一樣。“灰犀牛”是與“黑天鵝”相互補足的概念,“灰犀牛事件”是太過於常見以至於人們習以為常的風險,“黑天鵝事件”則是極其罕見的、出乎人們意料的風險。而建設性妄想症,面向的是看得到的小風險,並不習以為常也並不罕見,日積月累會變成大風險,量變引起質變。

  生過孩子並在養育孩子的人特別明白,生活中佈滿了風險和危機,一個毫無抵抗能力的孩童能夠活下來,是靠幸運環繞以及周全的照顧。因為父母及親人,把孩子置於特別安全的環境之中,正是“建設性妄想症”最嚴重的時期,他們會把大大小小的風險都替孩子拒之門外,形成一個“金鐘罩”。

  美國中央情報局也是“建設性妄想症”的實踐者。他們認為,導致政府癱瘓的最有可能的全國性預測因子是“嬰兒死亡率”高。如果這個指標高,就说明這個政府軟弱無能,沒有效率,連嬰兒保護這個最應該做到的事情都做不到。

  2

  古代羅馬人比古代贊比亞運氣好得多。因為種類繁多的可馴化、改良的野生動植物物種更早地傳播到了古羅馬而沒有傳到古代贊比亞。國家之間發展有歷史性差別,不可跨越,起始條件就不一樣。

  贊比亞擁有優越的自然條件,水能特別發達,贊比西河(剛果河的發源地)上建造了巨大的水力發電站。礦産資源也非常豐富,特別是銅礦。贊比亞氣候溫暖濕熱,每年可以幾季莊稼。國內愛好和平、政局穩定、實行民主制度,部落之間也沒有械鬥,沒有內戰,也不與鄰國發生戰爭,人民勤勞善良,重視教育。這是一個看似很好的國家。

  但贊比亞是在2014年才從不發達國家變成發展中國家的。2016年,贊比亞GDP為210.64億美元,人口數量為1659萬人,人均GDP僅相當於中國西藏的1/4。由於寄生蟲病、瘧疾以及當前嚴重的艾滋病,贊比亞人的平均預期壽命僅為49歲(WHO,2016年,西藏為70歲)。

  生為熱帶國家,沒有辦法。熱帶國家為什麼普遍比較貧困?主要原因有以下幾個:

第一、熱帶地區的土壤肥力低,土質貧瘠。過去幾百萬年的冰川時代,冰川從北向南,然后再從南到北后退,反復了至少22次。冰川運動帶來了深層的土壤。而這個過程,熱帶從來沒有經歷過。落地的有機物會迅速分解,強降雨會將其沖入河裏帶進海洋。熱帶雖然物種豐富,但是病原菌、昆蟲和霉也更多。

第二、熱帶地區多復發性疾病,人口體質總體水平不高。世界上最好的公共健康設施就是溫帶地區寒冷的冬季。溫帶的疾病通常是流行性疾病,而熱帶的疾病通常是復發性疾病。人生悲劇多,學成報效國家的時間很少。瘧疾之於贊比亞是僅次於艾滋病的最嚴重的的傳染病。得過瘧疾的人即使還活着,體質也很弱。

第三、人力資本多重局限。平均預期壽命短以及平均死亡率高的結果是,父母必須多生育孩子,以應對他們生養的許多孩子可能夭折的情況。婦女的生産力就被禁錮了。

第四、工業化天然障礙多。持續高溫,工業機械往往比溫帶國家更容易被損壞,故障也更常見,工業化就會受阻。

第五、自然資源詛咒。自然資源分佈不均,容易導致國家的內戰和分裂活動。自然資源這個行業容易滋生腐敗。此外,圍繞資源的産業發展是有機會成本的,會失去掉很多其他領域的發展機會。

  世界上有很多不公平,不是人為造成的,人們也改變不了。但生活在那裏的人依然很努力,也在一點一點進步着。這也是建設性妄想症的應用場景,看似安全的地方其實充滿危險,看似優勢其實是劣勢。這是最需要警惕的地方。

  3

  完美主義,極度焦慮的父母在孩子的養育過程中,常常會“生怕一步踏錯滿盤皆輸”,或是“一種深切的危機感,好像生活隨時會毀於一旦”。這個就是“建設性妄想症”真的變成了“妄想症”了。因為人們都忽略了,孩子會長大,他/她會有自己的心靈和認知世界的方式。這種不確定性和無法預知的潛力和天賦,令人喜悅和充滿希望。

  《道德經》第五十章寫道:“蓋聞善攝生者,路行不遇兕虎,入軍不被甲兵;兕無所投其角,虎無所用其爪,兵無所容其刃。夫何故?以其無死地。”

  善於維護生命的人,在陸上行走不會遭遇凶惡的犀牛和猛虎,即使參加戰爭,也不會受到武器的傷害。對於他,犀牛於其身無處投角,猛虎於其身無處伸爪,武器於其身無處顯露鋒芒。為什麼會這樣呢?因為他根本就沒有可以讓人致其於死命的要害部位。生命的玄妙之處就在這裏。人們是可以修煉到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動搖自己的內心,也沒有什麼可以傷害自己的身體的境界的。

  人的一生至少會出現一次嚴重的個人危機。對自己的身份、核心價值和世界觀都産生懷疑。最理想的情況是,人們成功地接受了新的價值觀,以更加強勢的狀態出現。最壞的是,徹底崩潰,找不到任何應對現狀的新出路,甚至自殺。

  這就更需要“建設性妄想症”的幫助。克服無助感最好的方法,就是建立問題的圍牆,把問題放在裏面,保持問題之外的人生的樂觀,關門打狗,好好解決問題。每個人都無法避免遇到人生重大的問題,每段關係也是,有建設性妄想症的人早就有預案,可以減少突發事件引起的內心震感。他們會通過學習,學習,再學習,堅持學習,同時學會去多方面獲得外界力量的支持。

  所以,面對暴跌也好,蕭條也好,人要活得心靈特別滋潤,做好充分准備,用旁觀者的心態,去看萬物運化。

  小瀑布,原來的水姐。秦朔朋友圈主編。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DJIA24601.2695
+410.3700
NASDAQ6981.9644
+107.4730
S&P 5002656.0000
+36.4500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