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該怎麼向想買房/賣房的人通俗地解釋房地産稅?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2月25日 16:21   北京新浪網

  文/巴九靈(微信公衆號:吳曉波頻道)

  來源:吳曉波頻道

  巴家村電話,原來是一次性裝完,終身免費使用。這種重增量、輕存量的模式,爭議很大,有人就提出來,電話要收月租費。

  到底要不要收月租費呢?如果要收,應該怎麼個收法?整個村子,上至書記、村長,下至平頭老百姓巴九靈,最近都在為這件事發愁。

  巴家村的電話財政

  電話費的問題,要從巴家村的電話財政说起。

  村裏有村委會,下面分東南西北中等小隊。以前巴家村很窮,為了便於管理,集中力量辦好大事,村委會把財權一把抓,平時村民交的稅,只分一小部分給小隊。

  小隊長們心裏就很鬱悶啊,錢只有一小半,但給老百姓花錢的事大部分還得自己管,哪裏要修路、哪裏要辦廠,都得去村委會求爺爺告奶奶,跑部錢進。

  事務上責任很大,財務上權力很小,工作也忒難辦了,干不了。

  責權不對等,是組織管理的大忌。村委會,當然也發現了這個問題,大手一揮,好,辦法是有的。現在每年收的錢,村裏已經有計劃了,但你們缺錢,就給你們開一條財路。

  全村早些年建了不少電話亭,使用效率不高,現在這些電話亭都歸你們小隊了,可以自行處置。經濟發展了,村民收入增加了,很多人想在家裏拉綫過來裝電話機。你們呢,可以把這個電話亭的粗電話綫承包出去,分成細電話綫接到村民家裏去,裝上電話機。

  至於電話亭怎麼賣、怎麼拉綫、家用電話綫怎麼收費,我不管了,你們看着辦。就一點,沒特別的事,別來煩我要錢了,好好把你們當地的經濟、社會建設干好。幹得好,下一任村委會有戲,干不好,趁早滾蛋換人。

  於是,小隊們各自干起了賣電話亭的營生。有的人乾脆就承包了一個電話亭,給附近的村民挨家挨戶拉線裝機。用的人越來越多,不論是電話亭、還是裝電話,價格也都噌噌上漲。

  於是小隊長們責權不對等的財政危機,也就用曲線救國的“電話財政”解除了。

  為什麼原來收不成月租費

  10年前,電話亭才10萬塊錢一個,成本下來每一台家用電話100塊錢。承包商拉綫、裝機到可以通話,按200塊錢/台賣給村民。

  后來,人也越來越多,供需作用一發威,電話機漲價到了1000塊錢/台,電話亭漲到了100萬才能承包一個。

  早些年買了電話機的村民,心裏其實都在偷着樂,自己是村裏的有錢人了。但從外地新來村裏落腳的人就很不樂意,裝電話這麼貴,自己賺點錢本就不容易,一來二去都貢獻給電話了。眼看着價格越來越高,以后可能就更買不起了,那怎麼行,擁有一部電話機是每個人的權利啊。

  他們就向村委會去告狀了,告承包商賺錢太狠、告小隊長們不多賣點電話亭、告自己收入太低,總之就是價格太貴。

  有一些聰明人發現,隔壁村的電話價格就漲得很慢,甚至不漲。為什麼?他們用收電話月租費的方式,來降低電話市場的投機和炒作。

  村委會也覺得形勢有點不對,高價格在村民中的影響十分不好,決定順應民意,開始收月租費。慎重起見,在兩個小隊先做試點。

  結果,毫無作用,該漲還是漲。

  問題在哪裏?在電話這條利益鏈條上,小隊長們手裏還攥着大把電話亭。電話價格一跌,電話亭的價格得跟着跌,他們是不願意的。而且小隊裏這些年有錢,做事就有點飄,花錢大手大腳,錢不夠也沒關係,用以后賣電話的錢作抵押來借錢。

  说到底,電話亭價格是跌不起的,否則以后要還不起債了。

  雖说,收月租費,電話價格不一定跌;但手裏一把電話亭,外面欠了一屁股債,一點風險都擔不了。萬一跌了,誰來負責,你來負責?

  收月租的事,意思意思,就行了。

  月租費對電話價格有影響嗎?

  在村東面小隊裏,有甲乙丙三個鄰居。

  甲有5台電話,租金夠他體面生活;

  乙有1台電話,平時靠工資過活;

  丙在村中心菜場賣菜,沒有電話,目前也買不起,只能向甲租電話。

  月租費的消息一來,丙一盤算,很高興,有5台電話的甲每個月要交這麼多的電話月租費,肯定吃不消要賣出來。等電話價格跌了,我就買一個自己用,省得受氣。

  乙也挺開心,按規定,第一台電話是免話費的,我不用交。價格跌了,甲賣了,我再買一台,用來出租,或者買一台品質更好、信號更順暢、通話更清晰的電話,改善使用。

  可是,甲沒想過要賣,他在心裏盤算月租費是多少,哦,如果是價格的0.5%,那我把電話的租金提高10%,如果是1%,租金就提20%,把這部分的成本覆蓋掉,反正我的利益是不能受損的。

  月租費的規定一下來,丙就很煩,和預想的不一樣啊。想出去換一個電話租,發現電話租金都漲了,因為他不租,其他要租的人多的是。算了算了,這一頭我認栽好吧。但是我也不能吃虧,菜場裏賣菜的朋友,都是租電話的,我去商量商量,大家一起把菜價漲個10%,把錢賺回來。

  在村西面小隊裏,也有三個鄰居A、B、C,A有5台電話,B有1台,C租A的電話用。

  不過這一頭情況就不同了。A的5台電話,C租了一台,D租了一台,平時空了2台,於是月租一收,他馬上就打算賣,不然就砸手裏了。村西頭本來就是人少電話多,一降價,C和D就各自買了。

  賣了2台,還有2台電話沒買也沒人租,A打算把租金和賣的價格降一降,希望需要用的人接手。

  最后,大家也明白了,收每個月電話月租費,對電話價格、電話租用價格的影響,不是一概而論的。

  人多的地方,月租費的作用不大,最后轉嫁到電話最終的使用者(買家或者租用方)身上。人少的地方,降價作用很大,但所有人都有電話,也就沒人需要額外的了。

  然而現在的情況是,人多的地方,人越來越多,人少的地方,人越來越少,靠月租來提高社會效率的目標並沒有實現。

  月租費要怎麼收?

  月租費本來就不是一個單純限制價格的舉措,而是完善巴家村財稅體系的一環。巴家村的村委會會議,關注的是“分清中央和地方事權”,力求責權對等是目標,月租是手段。

  ? 電話財政,以村政府分稅制改革而起;

  ? 電話專營制度是其基礎條件;

  ? 經濟發展,村裏人口集中,電話需求高速增長提供了機會性窗口;

  ? 而村小隊之間的分公司競標賽KPI競爭模式,則是動機的主要來源。

  電話財政的目標,是為了保證小隊長們有足夠的資金用作地方建設,目標是建設,而不是其他。

  以前小隊長們,是不支持月租的,所以收不成,但近來,又變得支持了。因為小隊手裏的電話亭越來越少了。電話財政的策略,應該起變化了。

  在收月租費之前,還有很多問題要先解決。

  首先,要給全村的電話摸摸底。一共多少,在誰手上,都登記上,全村聯網、實時查詢。

  其次,這麼多年下來,村委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這頭那頭各種技術、名目的電話都有,什麼單位分配轉市場化的電話、福利電話、央産電話、軍産電話、小産權電話、經濟適用型電話等等,不同性質,月租費要不要收、收多少,要界定清楚。

  再次,還需要完成村裏相關稅法的修訂,一正名目。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具體怎麼個收法。

  電話亭是一次性的,是按照交易性質收的;收月租是細水長流的,是按照保有性質收的。

  理論上,可以兩者擇一,或者兩者混合起來也行,費用總和該是基本保持一致的。比如原來在安裝電話的過程中,小隊大大小小的費用已經收了好幾十種,要有新收的費用,便也有用相應的去除的費用。

  如果先按照交易性質收一遍,再按照保有性質收一遍,那不論是承包商、還是電話擁有者,估計誰都吃不消,這個生意,怕是做不長久。

  小如家務事尚且清官難斷,治大國如烹小鮮,這樣的願望也太美好了。村政府領導、小隊分公司領導、村裏的甲乙丙、ABC,各個方面的利益都要協調、都要照顧。

  電話月租費要不要收?要收!

  怎麼收?恐怕沒有這麼快定下來,定下來了,推行起來,也沒有這麼順利。

  改革這件事情,在從外面拿進來的增量蛋糕上,大家還可以商量,最多我少干點,少拿點。但從口袋裏掏出已有的東西來,就不是商量幾句話,就可以完事的了。

  把收電話月租費稱為迄今為止最難的經濟改革,大概並不為過。

  本篇作者 | 真嘻 | 當值編輯 | 鄭媛眉 

  主編 | 魏丹荑 | 圖片來源 | 網絡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DJIA25309.9902
+347.5100
NASDAQ7337.3905
+127.3049
S&P 5002747.3000
+43.3400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