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李伯重:“南洋”龍虎鬥 貿易樞紐還是蠻荒之地?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3月16日 11:49   中國經營報

  先鋒話題 “南洋”龍虎鬥

  李伯重

  在中外史學界頗有影響的《劍橋中國明代史》裏寫道:15~17世紀中期的東亞世界,出現了一些新型政權,如日本的室町政權、琉球的尚氏政權、朝鮮的李朝、越南的陳朝、湄南河流域的阿瑜陀耶、馬來半島的滿剌加、爪哇島的滿者伯夷等。這些政權與以往政權的不同之處在於,它們把其國內各地統一了起來,整合為一個經濟實體,進行對外交易。

  直至15世紀之前,即明代早期,以中華朝貢制度為基礎的東亞世界國際關係體系,大體上能夠處理這一區域內各國交往中産生的諸多問題。但隨后若幹擁有相對強大武力的新興地區強權崛起,顯著改變了東亞世界的固有格局。

  大致來说,東亞世界傳統的地區強權中,最主要的是蒙古。而15~17世紀中期新興的地區強權,在東北亞,有日本和后來的滿洲;在東南亞的中南半島,有安南、暹羅和緬甸;此外還有三個外來的西方強權,即葡萄牙、西班牙和荷蘭,它們的主要活動區域,都在東南亞及中國東南海域。這些新興的地區強權,除暹羅外,大多與中國存在利益衝突。

  上述變化導致的一個結果就是,中國除了要應付來自北方邊塞游牧民族的長期侵擾外,還要面臨來自南方陸上和海上的威脅,這對中原王朝來说,是史無前例的。

  下面,我們就來重點看看,15~17世紀中期,“南洋”海域究竟發生了什麼。

  東洋、西洋與南洋

  隨着中國人對海外交通的探索實踐,宋元時已依據國際貿易水運情況進行了海區範圍的劃分。唐宋海外貿易以廣州港為主,而元代以泉州港為主,故“東洋”和“西洋”都是以廣州或泉州為基點,按航向、針路(古代航海以指南針引路,故稱“針路”)來劃分。

  “東洋”和“西洋”這兩個名詞,在元代航海文獻中屢有出現。元代民間航海家汪大淵所著《島夷志略》中多處提到“西洋”。元人周致中《異域志》內列有“西洋國”,指的是馬八兒(位於今印度東海岸)。“東洋”一詞,最早見於元代大德年間(1297~1307年)陳大露著的《南海志》。該書中將“東洋”地區劃分為“小東洋”和“大東洋”各國。其中“小東洋”指今菲律賓諸島和加裏曼丹島,“大東洋”則指今印度尼西亞諸島。明初鄭和航海時期所说的“西洋”和“東洋”,也是繼承元代而來的。

  但不同的歷史時期,同一名稱的“東洋”和“西洋”,內涵範圍並非一貫相同,而是動態的。不僅明代與元代有所不同,明代的前期與后期也有變化。

  到了明代中葉的嘉靖年間(1522~1566年),又出現了一個新的海區概念——“南洋”。這個概念出現后,有漸漸取代“小西洋”之勢。嘉靖朝抗倭名將胡宗憲等著的《籌海圖編》中曾引用太倉生員毛希秉的話:

  “然聞南洋通番海舶,專在琉球、大食諸國往來。……南洋、西洋諸國,其隔閩廣也,近則數千里,遠則數萬里,通番船舶無日無之,使其下海必遭漂沒,人亦何苦捨生而求死哉。況東洋有山可依,有港可泊,南北不過三千里,往來不過二十日,非若南洋、西洋一望無際,舟行而再不可止也。”

  當代學者施存龍(交通部水運科學研究所研究員)指出:這裏所说的“南洋”並不是一個很確定的海域,有時覆蓋到東海的琉球和印度洋沿岸的阿拉伯國家,有時“南洋”“西洋”對稱,有時則“南洋”“西洋”和“東洋”三者並存。海外交通史專家陳佳榮亦認為:《籌海圖編》等書另有多處記及南洋,但未必專指南海地區,須加辨別。如該書卷十三雲:

  “沙船能調戧(當時木帆船一種巧妙利用風向的航行技術),使鬥風,然惟便於北洋,而不便於南。北洋淺,南洋深也。……此南洋、北洋或以長江口而區分。”

  后來,這三個概念的界線範圍逐漸明確了。“東洋”越來越多指東亞特別是日本,“南洋”逐漸指東南亞,而“西洋”則更多指歐美。在本文中,我使用后面這種比較近代的说法,把“東洋”定義為中國東海海域,“南洋”為中國南海和南洋群島海域。

  15~17世紀中期,西歐國家中只有葡萄牙、西班牙和荷蘭積極參與了東亞世界的事務,並在“南洋”一帶紛紛建立殖民地,因此我們也把它們視作東亞世界的重要國家。

  “超經濟世界”的十字路口

  南洋群島亦稱馬來群島或東南亞島嶼區,位於亞洲東南、太平洋與印度洋之間的海洋上,北起呂宋島以北的巴坦群島,南至羅地島,西起蘇門答臘島,東至東南群島,南北延伸約3500公里,東西相距約4500公里,陸地面積約200萬平方公里。

  南洋群島是世界上最大的群島,有島嶼兩萬多個。今天,人們根據目前的政治版圖,把除菲律賓以外的諸群島統稱為印度尼西亞群島。

  公元1~15世紀的大約1500年間,蘇門答臘、爪哇和婆羅洲先后出現了一些印度化的王國,相繼興起和衰亡。其中最重要的,是7~13世紀建立於南蘇門答臘的室利佛逝王國,以及13世紀初在爪哇島中部和東部興起的新柯沙裏王國。

  后者在格爾達納卡拉王在位時期(1268~1292年)國勢強盛,先后征服蘇門答臘南部的末羅游、巴厘島和馬來半島的彭亨,勢力達到加裏曼丹島南部,控制了包括整個爪哇島的印尼東部地區和馬來半島南部地區,成為取代室利佛逝的海上貿易大國。

  在近代早期以來的世界經濟史上,南洋群島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法國曆史學家布羅代爾(1902 ~1985年)認為,近代以前,中國、印度、伊斯蘭是遠東的三大“經濟世界”,從15世紀起,這三大經濟世界的聯繫逐漸加強,整個遠東的經濟生活被納入到一個遼闊又脆弱的體系之中,構成了一個龐大的“超經濟世界”。

  上述“超經濟世界”的地理中心,正是位於亞洲邊緣的南洋群島,因為這裏是印度、中國乃至伊斯蘭對外擴張和産生影響的交匯點。“超經濟世界”內的任何一個地區若要迅速發展,要麼須得到中心地帶的有力拉動,要麼自身就成為某一經濟世界的中心,並努力擴展該經濟世界的範圍。

  由於沒有相同的文明作為基礎,遠東這個“超經濟世界”的內部聯繫,不是很緊密。作為地理中心卻缺乏強大號召力的南洋群島,難以深入影響其他地區。就身居東亞大陸主體、國力雄厚的中國而言,進一步的出路在於擴大活動空間,尤其是突破南洋群島的限制,積極開拓邊緣地帶,以爭取經濟世界的中心地位。

  經過漫長的地區歷史演變后,早期經濟全球化時代到來,讓南洋群島成了名副其實的“中心”。布羅代爾说,前期印度的擴張和后來中國的擴張,把南洋群島變成一個往來繁忙的十字路口,其重要標誌,應是1403年馬六甲建城,或1409年馬六甲建國。從那時開始,原先荒涼落后的南洋群島,成了外來力量競逐的天地。

  貿易樞紐還是蠻荒之地?

  1290年,爪哇新柯沙裏國王克塔納伽拉將三佛齊逐出爪哇,之后他的女婿克塔拉亞薩建立了滿者伯夷王國。元朝至元二十九年(1292年),元世祖派遣由1000艘戰艦組成的龐大艦隊,從泉州出發,登陸爪哇,與滿者伯夷王國聯手,滅掉新柯沙裏國。克塔拉亞薩隨后反戈,打退元軍,統一爪哇。

  到了14世紀,滿者伯夷王國大規模擴張。在哈奄·武祿王(1350~1389年)統治時期,基本控制了今印度尼西亞的大部分島嶼,勢力範圍甚至達到馬來半島和菲律賓群島,領土面積達到約162萬平方公里,人口達到600多萬。這也是印度尼西亞在古代歷史上唯一一次基本統一,其全盛時期的版圖大致相當於今日印度尼西亞和馬來西亞的總和。

  隨后在1397年,滿者伯夷國又出動海軍攻佔蘇門答臘島南部重鎮舊港(又稱巨港),滅宿敵三佛齊,成為東南亞地區最強大的政權。明洪武三年(1370年),明朝向文萊派出使節敦促朝貢,文萊國王擔心滿者伯夷出面干涉,最終沒有答應。滿者伯夷甚至殺害派往文萊的明朝使節,以阻止文萊單方面投靠明朝。

  而同一年,滿者伯夷國王自行遣使赴華,奉獻金葉表,與明朝之間開始了邦交和貿易往來。永樂二年(1404年),滿者伯夷王維克拉馬法哈納再度遣使朝貢,明成祖朱棣遣使賜鍍金銀印。正統八年(1444年),定三年一貢,以后實際上朝貢無定期。

  這種關係一直維持到15世紀末,滿者伯夷國被信仰伊斯蘭教的馬打蘭王朝所滅。不願意成為穆斯林的滿者伯夷王族流亡到了巴厘島,在此建立新政權,並繼續維繫印度教的傳統。巴厘島居民到現在還信奉印度教,也是印度尼西亞唯一以信仰印度教為主的地方。

  滿者伯夷與明朝的關係基本上良好,而它們滅亡后,南洋群島不再有強大政權,因此明朝時南洋群島未對中國構成威脅。

  歷史學家安東尼·瑞德在其着作《東南亞的貿易時代》中说:與東亞世界其他部分相比,南洋群島在地理上非常獨特。水和森林是對東南亞環境影響最大的兩個因素。森林的阻隔使得從陸路抵達東南亞非常艱難,但這一地區的水路卻四通八達,特別適宜海上活動,吸引中國人、印度人、波斯人、阿拉伯人、西洋人等源源不斷地進入。

  換言之,這是一個開放的地區,也是各種外來勢力活動和競爭的場所。因為以往戰爭不多,該地區內除了各土邦的都城外,一般都不設防,沒有任何城牆,以至於初來乍到的歐洲人以為,這裏的一些城市不過是“一群村莊合在一起而已”。南洋各個王國的軍事力量薄弱,無法抵抗歐洲艦船的火力,很容易就成為西方殖民者的獵物。到了16~17世紀,東南亞大部分重要的海上貿易中心均被歐洲人摧毀或者佔領。

  具有轉折意義的一年是1629年。這一年,南洋群島地區最強大的亞齊和馬打蘭兩個王國慘敗於荷蘭人,自此一蹶不振。隨后的200年內,南洋群島從繁盛一時的東西方貿易十字路口,淪為世人眼裏的蠻荒之地。

  南海成了“火藥桶”

  到了早期經濟全球化時代,西洋人來到南洋群島。他們先后在菲律賓群島、東印度群島以及馬來半島沿海地區建立殖民地,將其納入自己的殖民帝國。這段歷史,許多人都已耳熟能詳,這裏僅簡單提一下。

  1510年,葡萄牙佔領了印度西海岸的果阿,作為其東方殖民帝國的基地,1511年占馬六甲,建立繼續東擴的據點。16世紀中期,在盛産香料的摩鹿加群島與馬六甲之間的一些港口,葡萄牙人陸續修築了堡壘或商館,並以定期航行的艦隊為后盾,向過往船只和據點周圍勒索貢稅、收購香料。但除果阿外,葡萄牙人在東南亞的商業據點大多孤立、分散,遠未形成近代意義上的殖民行政體系,故有人稱之為“貨棧帝國”。

  几乎與葡萄牙同時來到東南亞的西班牙,於1571年佔據呂宋島上的馬尼拉。十年后,菲律賓成為西班牙君主直轄殖民地。西班牙人發現這裏既不産黃金,也不産香料,於是計劃以此為基地,遠征摩鹿加以奪取香料,卻因葡萄牙和荷蘭的阻撓而告失敗。

  荷蘭人和英國人來到東南亞稍晚,其早期活動也同葡萄牙人一樣,最在意的是貿易而非領土。他們在摩鹿加群島、爪哇、蘇門答臘等地興建商業據點,築堡壘、造貨棧,並用武力或其他手法進行掠奪。與葡萄牙、西班牙不同的是,荷、英以私人貿易公司方式進行殖民活動,這些公司不同於現代的貿易公司,它們擁有國家授予的任免官吏、招募軍隊、征稅、貿易壟斷等特許權,並且有各自的國家官方為后盾。

  新來的西方殖民者進占東南亞的目標之一,是以此為跳板與經濟繁榮的中國展開貿易。他們手裏有大量美洲出産的白銀,對華貿易的規模越來越大,中西關係也因此越來越密切,彼此的糾紛和衝突當然隨之增加。歐洲殖民者擁有當時較為強大的軍事力量,他們在東亞的主要活動場所南海,從此成為中西衝突的重大策源地,他們佔領下的南洋群島,也帶給中國越來越嚴重的威脅。

  時移世易 我武威揚

  17世紀荷蘭人稱雄東南亞,但那時候他們在亞洲各地的駐守兵力,總共還不到2000人(摩鹿加400人,安汶357人,班達300人,巴達維亞360人,台灣280人)。1635年在亞洲的葡萄牙人總數也不過4947人,另有黑人7635人(澳門有白人和黑人各850人)。西班牙佔領菲律賓后,盡管西班牙當局大力招攬本國人移居菲律賓,但馬尼拉的西班牙人總數,到1612年也只有2800人。

  為什麼人數甚少的歐洲人,能夠如此順利地征服東南亞廣大地域呢?因為他們船堅炮利,火力強勁。

  歷史學家狄宇宙指出:15世紀中葉以后,奧斯曼土耳其和葡萄牙人先后將火器技術及使用方法傳播到阿拉伯世界、印度和東南亞。明朝中葉中國東南沿海的“倭亂”中,日本的火器也引起了明將戚繼光的注意。

  而葡萄牙人、西班牙人及荷蘭人在東南亞處處得手,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他們擁有先進的火器及相應的戰術、軍隊組織方式。在此之前的冷兵器時代,軍隊是人力密集型的,決定戰爭勝負的關鍵因素是交戰雙方的作戰人員數量。到了火器時代,先進的軍隊日益轉向技術密集型和資本密集型。因此,一支武器先進、組織良好的小型軍隊,往往可以打敗武器落后、組織不佳的大軍。

  這一點,對早期經濟全球化時代的東亞世界非常重要,也是那個時代變成中國多事之秋的大背景:原先無法挑戰中國制定的國際游戲規則(即中華朝貢制度)的周邊國家,如日本、安南、緬甸等,還有人數很少的西方各國殖民者,居然也能藉此與強大的中國作對,甚至主動發起攻擊。

  正如曾親身參與過第一次世界大戰的英國軍事史家富勒(代表作《西洋世界軍事史》)所说:“火藥的使用,使所有的人變得一樣高,戰爭平等化了。”至少就我們正在探討的數百年前東亞和“南洋”各方勢力龍爭虎鬥的歷史場景來说,這個論斷是非常中肯的。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DJIA24972.9707
+99.3100
NASDAQ7483.8222
+2.0807
S&P 5002753.7100
+6.3800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