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評論:投機炒房仍有一定慣性 必須露頭就打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4月09日 17:25   北京新浪網

  警惕投機炒房暗流湧動

  來源:證券時報

  陳濤

  我國炒房頑疾治理並非一蹴可就。近年來,我國房地産市場投機炒作在嚴厲調控之后的一年至一年半時間內往往會有所抬頭。當前距離2017年3月中旬那輪嚴厲房地産調控政策業已一年。據報導,廣東惠州大亞灣因為不限購,有炒房客一次購十余套;杭州新房限價引發一“號”難求。近期包括成都、海南、西安和杭州等多地發布全新的房地産市場調控政策,進一步加強商品房銷售管理,嚴格限制投機性購房。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住房市場投機炒作現象似有回暖跡象,需要高度警惕。

  投機炒房仍有一定慣性

  雖然經歷2017年3月中旬那輪嚴厲房地産調控政策,但住房市場的投機炒房意願並未因此偃旗息鼓。特別是去年那輪房地産調控政策主要抑制北京、深圳等一綫、二綫熱點城市房價快速上漲,三綫城市則以“去庫存”為目標。因此,雖然當前一綫城市房價出現了回落,但二綫、三綫城市房價漲幅依然維持。據國家統計局數據,2018年2月份,我國二綫城市新建商品住宅和二手住宅銷售價格同比漲幅分別比上月擴大0.4和0.1個百分點;三綫城市同比漲幅也分別比上月擴大0.4和0.1個百分點。一綫城市投機客似有向二綫、三綫城市轉移的苗頭。

  我國住房市場存在投機炒作動能,主要源於過去房價暴漲帶來的巨大財富效應,地方經濟增長對房地産的路徑依賴,以及市場主體的預期自我實現機制。對並不具備金融投資知識的社會公衆而言,過去二十年住房投資無疑是最富價值的投資體驗。房價幾近單邊上漲所形成的運行軌跡,考驗着住房市場懷疑者的神經。雖然房地産調控政策措施接連升級,但市場投機炒作熱情依然不減。過去一段時間,穩定地方經濟增長對房地産業形成了路徑依賴,引發了區域市場集體道德風險。在相當長時間內,部分城市房地産市場“拒絶調整”,增強了房價上漲預期。而微觀市場主體分散而又方向一致的行動,導致市場預期出現了自我實現機制,這無疑給炒房慣性添注持續動力。

  而歷次房價快速上漲,投機炒作往往在興風作浪。但凡住房市場投機炒作回暖,往往也反映出調控政策措施仍有補漏洞以及升級完善空間。因此,需要對市場投機炒作保持高度警惕,“露頭就打”,這樣才能真正保護剛性住房需求,實現房地産市場健康穩定運行。

  投機炒房行為

  與高質量發展目標背離

  從高速度增長到高質量發展——這一經濟發展目標的轉變,意味着全要素生産率提升將成為關鍵環節。房地産業固然可以推動經濟增長,但難以實現全要素生産率的提升。決定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往往體現在高端技術支撐的高端製造業上。美國西北大學經濟學教授羅伯特·戈登在其出版的着作《美國經濟增長中的興衰》中寫道,決定一個國家經濟前途的絶對不是華而不實的大數據、互聯網等風靡一時的東西,而仍然是實實在在的製造業。可以说,振興製造業在美國是有很強的民意基礎。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后,美國大力推行“再工業化”和“製造業回歸”——2009年12月公佈了《重振美國製造業框架》,2011年6月和2012年2月相繼啟動《先進製造業伙伴計劃》和《先進製造業國家戰略計劃》,2013年發布《製造業創新中心網絡發展規劃》。過去五年,我國深入開展“互聯網+”行動、實施“中國製造2025”、出台現代服務業改革發展舉措、深化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發揮政府投資撬動作用等等,有效推動、引領了新發展動能的迅速壯大。當前中美在貿易上的糾紛,從深層次而言是中美兩國在高技術、高端製造業上的競爭。

  而住房投機炒作不僅背離了“房住不炒”的房地産市場定位,而且還引發我國社會資源和資金的錯配,侵蝕了社會創新和拼搏精神,破壞了高質量發展的社會環境。這些年我國非法集資屢禁不絶,各種非法集資形態五花八門,受害人群遍佈四海,這些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複雜的社會投資心態。更為重要的是,投機炒作引發的房價非理性上漲,進而累積形成的房地産泡沫,往往是引發經濟金融劇烈動蕩的重要根源。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始發於2007年的美國次貸危機。日本“失去的十年”就源於房地産泡沫的破滅。歷史經驗告訴我們,金融危機十次有九次是房地産市場劇烈波動所引發的。當前我國正處於打好防範重大風險攻堅戰的第一年,而防止房地産市場風險繼續積累已經是當前擺在地方政府面前刻不容緩的工作。

  對住宅投機炒作

  必須“露頭就打”

  我國房地産業發展到現在,已經對經濟和金融具備了系統性的影響。這既反映為涉房融資在全社會融資中的較高比重,也反映為居民家庭主要財富體現在住宅不動産上。因此,針對當前個別城市住房投機炒作的“暗流湧動”,地方政府在房地産調控上要有足夠定力,堅持“房住不炒”的定位不動搖,在滿足剛性住房需求同時,要對投機炒作行為有針對性的調控措施,抬升投機炒作的門檻和成本,限制其不當獲利的機會和空間。只有對投機炒作“露頭就打”,才能有效避免房地産市場形成新的風險。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DJIA24462.9395
-201.9500
NASDAQ7146.1258
-91.9305
S&P 5002670.1399
-22.9900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