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城裏人的莊園夢:“共享農莊”如何助推鄉村振興?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4月12日 13:27   21世紀經濟報導

  闲置的鄉村宅院與城裏人的莊園夢: “共享農莊”如何助推鄉村振興?

  本報記者 徐維維 上海報導

  導讀

  2018年中央一號檔案把鄉村旅遊發展放在了重要位置,共享農莊出現的背后也是鄉村旅遊需求的興起。那麼這種業態在多大程度上可以帶動鄉村振興?如何平衡外來旅遊投資者、經營者與鄉村治理體系、村民利益的關係?

  一邊是因村民進城定居而荒廢在旖旎風光裏的鄉村宅院,一邊是憧憬“你耕田來我織布”之莊園夢的城市消費群體。這樣的闲置資源和消費升級需求,在國家鼓勵旅遊實現鄉村振興的大背景下,使得這種起源於法國的共享農莊商業模式在中國市場愈加清晰。

  日前,分享住宿領域不動産管理公司斯維登集團與上海市崇明區港西鎮簽約合作打造共享農莊,計劃在5月正式將港西鎮北雙村的一些闲置宅基地改造成共享農莊,供個人租賃居住或對外分享。斯維登集團在稍早前的發布會上宣佈,2018年將在全國推出100個共享農莊項目。

  在各方參與者看來,這是一個多贏的局面:對於莊園主來说,可以獲得農莊使用權,還配有一畝農田,不自住時,可共享給其他遊客,獲取分成收益;對於農村老百姓來说,除了獲得共享農莊租賃收益,還能售賣農特産品;對政府來说,盤活了闲置農宅院落,有利於當地民宿品牌化品質化發展,也為探索農村宅基地改革提供了機遇。

  2018年中央一號檔案把鄉村旅遊發展放在了重要位置,共享農莊出現的背后也是鄉村旅遊需求的興起。那麼這種業態在多大程度上可以帶動鄉村振興?如何平衡外來旅遊投資者、經營者與鄉村治理體系、村民利益的關係?企業方可以如何從這一農村改造的商業模型中獲益,又會遇到怎樣的挑戰?

  共享農莊

  在港西鎮北雙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看到,擬改造幾處宅院離得比較近,但都因長期無人居住而破敗不堪,有的房頂甚至已經塌陷,牆壁露出斑駁的紅磚,小徑也因雜草叢生而難以行走,不過周邊則可見竹林繞墻,池水清洌。

  港西鎮鎮長王衛中告訴記者,這些村民多數是自己或隨子女去上海市區買房定居,已不可能再回來打理舊宅。

  記者了解到,為了不觸及關於農村土地流轉的政策紅線,共享農莊的模式基於共享而打造,涉及村民、村委會、斯維登集團、個人莊主四方。整個項目由斯維登旗下有三個子品牌參與其中,形成上下游閉環:途遠負責初期的農莊建造,歡墅負責提供中期的共享農莊運營托管服務,途禮則可以為村民的農特産品提供電商售賣平台。

  王衛中告訴記者,在村民同意的情況下,將自己的宅院和土地委託流轉到村裏,並和村裏談好價格和合作方式,然后統一由村裏面統一平台來運行,包括代表村民與斯維登集團簽約。

  一張途遠提供的“上海崇明島港西鎮共享農莊項目”宣傳單顯示,一個獨棟別墅屬於LOFT戶型,面積為72.2平方米,包含一室一廳一廚一衛項目,租期20年。莊主可以優先享受歡墅運營托管服務並獲得分成收益,並享有歡墅全國交換入住的權益。

  在這樣的項目中,斯維登集團通過管理服務、農莊建造及銷售渠道的佣金來獲取利潤。斯維登集團聯合創始人兼CEO羅軍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對於全國已經在運營的共享農莊項目,斯維登會為其提供品牌、系統、SOP(標準操作流程)等方面的專業指導和服務,並收取較低的費用。途遠在建設新農莊時會有一定的利潤,在項目規模化后,這樣的利潤會更多。新農莊運營起來之后托管服務也是利潤來源之一。

  不過羅軍也坦言,共享農莊作為新事物,也會面臨很多挑戰。“首先是必須完全符合國家政策;此外,剛開始村民可能不能理解,尤其是開頭會比較難一點。”羅軍表示,人才短缺也是挑戰之一,針對港西鎮的項目,斯維登集團計劃發布崇明人才計劃,會為當地畢業生提供全國各地的實習機會,實習半年后回到崇明,斯維登集團會提供項目和資金支持。

  斯維登集團旗下的途遠品牌,在2016年就開始推出共享農莊産品,目前項目遍及海內外近三十個地區。途遠CEO石紹東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表示,崇明的共享農莊是最新推出的新産品,可以實現C2B個性化定製。

  鄉村振興

  共享農莊一方面可以激活農村宅基地與農房等各種闲置資源,滿足鄉村旅遊住宿市場需求,但另一方面,外來旅遊投資者經營者與鄉村治理體系、村民利益的關係如何平衡也是一個旅遊投資與社區利益的永恆話題。

  王衛中對記者表示,從鄉村振興角度來说,港西鎮共享農莊項目可以為農民帶來農莊租金收入以及固定資産保值增值收益,更重要的是引進這些項目后將會帶來長期的方方面面的收益。包括增加就業機會等等。

  不過他坦言,從鄉村治理角度來说,鎮上目前考慮更多的是項目進駐后公共管理成本的提升,包括垃圾收集、生活污水處置、河道清理、美化打造等。“以后考慮用收取管理費的形式來做,但與老百姓的租金無關,這個管理費肯定是與企業來談的。”

  中國旅遊研究院區域所副所長吳豐林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表示,解決前述的平衡問題,需要政府科學作為,一是營造良好的營商環境,保護旅遊投資者的切實權益,吸引投資者,“只有投資到來才有好的發展,這是前提。”

  此外吳豐林表示,在保護社區利益方面,建設封閉的景區是老的發展模式,現在的旅遊發展是充分的開放系統,強調主客共享、強調當地居民的參與,強調居民的獲得感。以保護投資利益和保護社區利益為前提,有多重經營模式和手段可以實現利益關係平衡。

  “港西鎮是上海市‘十三五’旅遊規劃中列出的全市九個鄉村休閒旅遊帶之一,共享農莊作為全域旅遊開發的最基本單元及着手點,成為港西旅遊發展中重要的一環。”王衛中也表示,下階段港西鎮將根據一帶一村一園及全鎮農旅發展需求,進一步深化與斯維登的合作,吸引更多有情懷、有想法、有創意的本地村民、社會資本參與到港西共享農莊的建設中。

  吳豐林表示,通過發展旅遊業,實現鄉村振興,無非是通過旅遊産業的關聯效應、壯大農村三産發展;通過旅遊産業的科學、有序發展,優化鄉村環境;通過旅遊産業的扶貧、富民效應,促進農民增收。

  “實現上述目標,不能盲目,要回歸旅遊産業本身的屬性,要遵循市場規律。”吳豐林表示,2018年鄉村旅遊發展可能呈現市場業態熱、旅遊投資熱和土地流轉熱,如果處理不好,很可能引起業態同質化、投資過度、用地糾紛和混亂,因此加快制定與中央一號檔案相匹配的鄉村旅遊引導規劃,促使鄉村旅遊的科學、有序、理性發展,是當務之急。

  中國旅遊協會休閒度假分會秘書長曾博偉表示,各地應該根據鄉村資源的不同情況,採取不同的規劃推進路徑。在鄉村旅遊資源一般的鄉村,適度增加旅遊功能,併爲未來旅遊業發展留出空間;在鄉村自然和人文旅遊資源富集的區域,可考慮以旅遊業為主導,進而聯合相關部門進行多規合一的嘗試。

  崇明也在進行相關的嘗試。崇明區旅遊局局長楊麗華表示,2018年崇明打通了農家樂辦證渠道,推出了新一輪的政策服務獎勵辦法,對民宿及景點項目從資金方面進行扶持和引領,並就民宿業出台了地方政策和行業標準,希望將一個村打造為一個旅遊集聚特色小鎮。

  她透露,除了共享農莊之外,崇明還在開發生態旅遊、休閒度假和社會人文非遺等旅遊産品,並計劃在四月中旬上線吃住游購的平台“趣游崇明”APP,並會向OTA(在綫旅行社)開放介面,打通産品和服務。(編輯:張偉賢,如有意見建議請聯繫:zhangwx@21jingji.com)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DJIA23533.1992
-424.6900
NASDAQ6992.6659
-174.0107
S&P 5002588.2600
-55.4300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