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評論:基準利率目前仍是重要的貨幣政策工具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4月12日 16:22   21世紀經濟報導

  基準利率目前仍是重要的貨幣政策工具

  在4月11日舉行的博鰲亞洲論壇2018年年會分論壇“貨幣政策正常化”上,央行行長易綱在就任之后,首次面對公衆回答關於貨幣政策的提問,這對於人們了解貨幣政策的目標和操作具有重要意義。

  當主持人問道,中國目前是否有上調基準利率的考慮?易綱行長回答,中國正繼續推進利率市場化改革。目前中國仍存在一些利率“雙軌制”,一是在存貸款方面仍有基準利率,二是貨幣市場利率是完全由市場決定的。目前我們已放開了存貸款利率的限制,也就是说商業銀行存貸款利率可根據基準利率上浮和下浮,根據商業銀行自身情況來決定真正的存貸款利率。其實我們的最佳策略是讓這兩個軌道的利率逐漸統一,這就是我們要做的市場化改革。

  易綱行長指出“最佳策略”是兩個軌道的利率逐漸統一,這是改革的方向。但目前的現實狀況是這兩個利率存在相關性,不過不是太強,一個不能對另一個産生決定性的影響。所以,這兩個利率都存在於央行的“工具箱”裏,分別進行操作。在2015年之前,基準利率可以说是最重要的貨幣政策工具,所謂加息、降息就是指基準利率的調升、調降,與美聯儲的加息降息概念(調整聯邦基金利率)不同。但自2015年10月央行降息及放開存款利率上限以來,基準利率就沒有再調整過。而在2017年之后,在應對美聯儲加息的過程中,公開市場操作利率發揮了重要作用。通過公開市場操作利率影響貨幣市場利率,是現在主要的貨幣政策操作。

  我國的貨幣政策框架正處在變革和完善的過程中,包括政策工具、操作目標、中介目標、傳導機制的變化。其中一項內容是使價格型政策工具發揮更重要的作用,而數量型政策工具的重要性下降。從理論上來说,貨幣政策的傳導機制應該是,央行設定公開市場操作利率併進行公開市場操作,形成“利率走廊”(以超額存款准備金率為下限,常備借貸便利為上限),進而影響貨幣市場利率,再影響實體經濟的融資成本(包括金融機構的存貸款利率)。在這個框架中,並不需要基準利率這個政策工具。

  可以看出,近年央行一直在為形成這樣的貨幣政策傳導機制創造條件,通過多種公開市場操作工具的創設,央行已經能夠決定貨幣市場利率的中樞水平。但是,從貨幣市場利率向實體經濟融資成本的傳導還不夠有效。目前,基準利率對存貸款利率的影響仍然非常大。從制度上说,我國的利率管制已經基本放開,銀行可以自主地確定存貸款利率,完全不需要考慮基準利率。但實際的狀況卻是,存貸款利率還在圍繞着基準利率波動。

  如易綱行長所言,現階段存在利率“雙軌制”,公開市場操作利率到貨幣市場利率是一軌,基準利率到實體經濟融資成本的一軌。最佳策略是使這兩軌並成一軌,但還沒有完全實現。因此,基準利率目前仍是重要的貨幣政策工具。貨幣政策框架的變革還需要一個較長的過程。

  不但基準利率還現實存在着,數量型政策工具的重要性也不能低估。從國際經驗來看,貨幣政策不能完全依靠價格型工具。在幾輪量化寬鬆之后,美聯儲的聯邦基金利率及利率走廊對市場利率的影響頗有些力不從心,去年之前聯邦基金利率上調就沒能拉動美國國債收益率上升。在“縮表”(數量變化了)之后,國債利率才開始較大幅度地上行,加息的效果才得以體現。因此,數量型工具應該還會在我國貨幣政策框架中佔據一定地位。

  基準利率對於居民部門的存貸款利率具有非常強的指導作用,因而對於住戶貸款的影響尤其大。這兩年居民部門快速加槓桿,與基準利率低是有很大關係的。2017年,由於房地産調控,也由於銀行資金成本有所上升,房貸利率有較大幅度的上升,根據央行的貨幣政策執行報告,去年12月個人住房貸款加權平均利率為5.26%,較2016年12月的4.52%上升了0.74個百分點。但從歷史經驗來看,5.26%仍然是偏低的利率水平。2015年8月之前,五年以上貸款的基準利率都高於5.2%。

  從抑制居民部門加槓桿的角度出發,應該考慮上調基準利率,使房貸和消費貸款的利率繼續上升到比較高的水平。但另一方面,加息的政策信號太過強烈,可能會使房地産市場泡沫加速壓縮。因此,對於上調基準利率,央行會非常慎重。但不管是否調整,基準利率的影響都應該得到足夠的重視和恰當的評估。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DJIA23533.1992
-424.6900
NASDAQ6992.6659
-174.0107
S&P 5002588.2600
-55.4300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