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印加帝國的崩塌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4月13日 08:33   經濟觀察網

  印加帝國的崩塌

  安梁

  皮薩羅率領168個落魄的西班牙人征服印加,這一幕被西方人不斷演繹成孤膽英雄似的史詩,這種宏大敘事往往出自於傳教士或前線士兵之手,為取悅國王而誇耀天神下凡的英勇,他們誇大了火器、病菌、傳教士甚至戰馬的作用,卻有意無意地迴避一個事實:印加帝國崩於內部,對末世復仇之神的憂懼和兄弟鬩牆的廝殺給了西班牙人可乘之機。

  帝國末日危機:白色神祇來複仇了

  在科爾特斯征服阿茲特克時,白皮膚的西班牙人就被誤認為是復仇的羽蛇神,蒙特蘇馬陷入絶望之中屢出昏招。不成想,在美洲大陸的另一端,這個離奇套路再度上演。

  維拉科查(克丘亞語直譯為“盛滿脂肪的大海”),是印加人心中僅次於太陽神的崇拜對象。第八任印加王征服昌卡部落時,傳说維拉科查曾顯靈破敵。但不知從何時起,印加帝國裏流傳着可怕預言:維拉科查神在未來某日將再度降臨,從太陽神子孫手中奪回屬於自己的土地。世世代代的巫師在觀測天象時,又為這個預言添枝加葉:末日將在第十二代印加王在位之時降臨,復仇之神會來拯救萬民於水火。

  當西班牙人出現在帝國的北部疆界時,適逢第十一代印加王瓦伊納·卡帕克的統治。這位國王得知一群白色外來者在海岸邊逡巡,不由得想到困擾他一生的恐怖預言,數年后他一病不起,彌留之際口述遺囑:“在我離開你們幾年之后,那些新人就會到來,把我們的父親太陽神的預言變為現實,佔領我們的帝國並成為主宰,我命令你們服從他們、為他們效勞……”

  厄運終將來臨,狹路相逢之際西班牙人給印加人留下了驚悸而神聖的第一印象:“他們是大鬍子,和白色布塊交談(讀書寫信),坐在有四條白腿的動物(戰馬)上走路,他們就是這種喊聲如雷的動物的主人。”

  曾短暫接過印加權杖的尤潘基這樣回憶:“這些維拉科查長着黑鬍子或黃鬍子,有些人還吃銀子,他們自稱伊利亞帕,那是我們雷電的名字。這些外來者都帶着火槍,有人認為他們就是天上的雷電……”

  正是出於對維拉科查的又敬又怕的複雜心理,在皮薩羅擺下“鴻門宴”之前,兵力佔有絶對優勢的阿塔瓦爾帕才未敢輕舉妄動,最終反遭生擒。

  然而,在西班牙人已經控制庫斯科,失去衆神庇佑的印加人仍然不敢得罪維拉科查,曾是印加國王的曼科二世在向西班牙人宣戰時不忘提及:“我們把他們看作是維拉科查神的兒女……即便他們做了壞事,或獨斷獨行,稱他們為神祇也不為過。”

  籠罩在西班牙人身上的神性徹底崩潰,恐怕要遲至1553年,那時巴爾迪維亞掃蕩印加帝國的邊疆,阿勞坎人在激戰中將他擒住。據當年的目擊者说,阿勞坎人架起火堆,在巴爾迪維亞身上割下一塊塊肉,烤熟了分食,載歌載舞歡慶了一夜。印加人一夜之間被敵人征服,而這支敢將西班牙人烤着吃的小部落,足足頑強抗爭了半個世紀。

  印加國王之死:大難臨頭,內鬥不止

  雖说末日恐慌讓印加人的命運蒙上了一層陰影,但真正讓皮薩羅他們長驅直入的,是印加王國的兄弟鬩牆。

  少有人知的是,印加帝國版圖上的大片領土,其實多是西班牙人到來前數十年間方纔征服的。在亡國預言中驚懼而終的瓦伊納·卡帕克將印加交給了瓦斯卡爾與幼子阿塔瓦爾帕,此時几乎是印加疆域空前遼闊之際。

  兄弟鬩牆的導火索也是疆土,統治庫斯科的瓦斯卡爾發現,帝國東南西三個方向都到達了自然邊界,已經沒有太多前進空間,唯獨弟弟統治的基多王國北部還有大片處女地,那裏將是帝國未來所系。按照印加人的傳統,誰征服誰領有,瓦斯卡爾不免擔心自己的權勢終有一日被弟弟趕超,於是派使臣向弟弟提出兩個嚴苛要求:交出征服的土地、向庫斯科俯首稱臣。

  年紀輕輕的阿塔瓦爾帕城府很深,他表面上全盤接受,還請使臣轉告兄長,自己將在印加傳統慶典上交出王權,從此稱臣納貢。兄弟兩人約定好慶典細節后,阿塔瓦爾帕就暗地裏向附近增兵。慶典前夕,瓦斯卡爾才察覺弟弟的陰謀,急忙從各地調兵,可惜為時已晚。蟄伏多時的基多士兵將瓦斯卡爾臨時拼湊的散兵游勇一舉擊潰,庫斯科之王淪為階下囚。

  吞併了兄長的領土后,阿塔瓦爾帕藉口共商國是,邀請各地王族成員前來,將其一網打盡,數位漏網之魚都成了日后印加抵抗運動的領袖。同族二百多名男性被斬首、絞死、綁上石頭墜湖或從懸崖推下,許多姑嫂姐妹則被活活吊死。阿塔瓦爾帕還將瓦斯卡爾用作誘餌,凡是在他游街示衆時向昔日國王行禮致意的貴族,都被斬盡殺絶。弟弟的暴行引起了全國上下的極度不滿,復仇之神的預言也隨着人們的憤懣愈發可信。

  皮薩羅在覺察到了帝國的內戰,尤其是他們沿着印加大道前進時,在一個村子裏看到不計其數的印加人屍體被拴住腳踝弔了起來,那是瓦斯卡爾的擁護者遭到族滅。從中不難看出,帝國內鬥有多慘烈。

  阿塔瓦爾帕被俘之后,帝國危在旦夕,但滿腦子想着王位之爭的弟弟沒有把囚禁他的西班牙人視為仇敵,卻在獄中處處算計兄長。在他的授意下,戰敗的瓦斯卡爾遭到了非人的折磨,被強迫服下人畜糞便磨成的粉末、喝羊尿、蓋草被,還得抱着石頭睡覺。在皮薩羅流露出接觸被囚兄長的想法后,阿塔瓦爾帕乾脆派人秘密將瓦斯卡爾處死,屍首丟進了河裏,斷絶了西班牙人扶植兄長的任何可能。這樣一來,在阿塔瓦爾帕自己也被處死后,印加一下子失去了僅有的兩位國王,徹底成為一盤散沙,這才讓西班牙人坐穩了江山。

  征服者重蹈覆轍:屠刀揮向昔日戰友

  征服印加過程中,最弔詭的事情在於,覬覦王位多年並滿腹陰謀的阿塔瓦爾帕,面對西班牙人的鴻門宴時,卻失去了戒心。

  盡管科爾特斯的征服傳奇在前,但親歷了擒拿阿塔瓦爾帕的冒險者還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西班牙人毫不留情、有條不紊地把他們手中由鋼鐵製成的武器當成切肉刀一樣,砍斷印第安人的胳膊、手掌,甚至砍掉他們的腦袋……很多印第安人即使被砍掉了雙手,也依然還要把君主的轎子扛到肩上。不過他們的努力並沒有半點益處,最后他們還是都被殺死了……一個西班牙人想要用刀子乾脆刺死阿塔瓦爾帕,但是弗朗西斯科·皮薩羅不顧一切地擋住了這致命一擊,甚至連自己的手都被這個西班牙人劃傷了。”

  自小因私生子身份抬不起頭來的皮薩羅,藉著征服印加,當上了南美的土皇帝,卻很快受到了另一大功臣阿爾馬格羅的挑戰。兄弟鬩牆的故事,在兩位印加國王屍骨尚存時,就迫不及待地上演了第二季。

  皮薩羅與阿爾馬格羅曾是並肩作戰的親密伙伴,但一朝黃金在手,友誼就成了最廉價的犧牲品。征服印加前,由於招募不到足夠的冒險者,皮薩羅發動了自己的四個兄弟隨軍出征,阿爾馬格羅則是父子齊上陣,兩派勢力的矛盾集中在犒賞財寶與土地的分配。

  在生擒印加王一戰,阿爾馬格羅有任務在身未能參戰,成了皮薩羅兄弟排擠他的藉口。阿塔瓦爾帕的巨額贖金只有五分之一上繳國王,其余皆被皮薩羅與追隨者侵吞。在營建新都利馬之時,皮薩羅又大肆分贈土地,阿爾馬格羅依然被排斥在外。出離憤怒的阿爾馬格羅決心將這場爭端訴諸暴力,於是在一次突襲中擒住了皮薩羅的兄弟,卻又在數年后一次遭遇戰中被俘。皮薩羅下令將他在昔日印加廣場上斬首示衆,不想三年后就被阿爾馬格羅之子小迭戈暗殺。

  兩派分別回到西班牙,向國王和法庭數落對方的種種劣跡,暗中卻依然在摩拳擦掌,准備以武力奪取殖民地的統治大權。西班牙國王實在忍受不了漫長的復仇鬧劇,空降一位軍事長官,將小迭戈捉住處死。正是由於兩派拉鋸式內鬥,原本已經潰不成軍的印加抵抗力量,竟然在十數年裏卷土重來。

  阿爾馬格羅的追隨者並未樹倒猢猻散,轉而進攻仍在抵抗的印加殘部,以求向國王表明心跡。他們傾巢出動刺殺了繼任印加王,隨即被悲痛的印加人全殲。殖民地的野心家與反抗者同歸於盡,最終為征服者之間兄弟鬩牆的鬧劇画下了怪誕的句號。

  參考資料

  《印加帝國的末日》[美]金·麥誇裏/著,馮璇/譯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7年《戰敗者見聞錄》[墨]米格爾·雷昂-波爾蒂利亞/著,孫家堃、黎妮/譯,商務印書館,2017年《印卡王室述評》[秘魯]印卡·加西拉索·德拉維加/著,白鳳森、楊衍永/譯,商務印書館,1998年《秘魯征服史》[美]普雷斯科特/著,周葉謙、劉慈忠、吳蘭芳、劉方/譯,商務印書館,1996年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DJIA23533.1992
-424.6900
NASDAQ6992.6659
-174.0107
S&P 5002588.2600
-55.4300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