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資本博弈行業洗牌 共享單車的下半場是盛宴還是剩宴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4月13日 15:35   浙江在綫

  資本博弈行業洗牌 共享單車的下半場是盛宴還是剩宴?

  一邊是資本仍在野蠻博弈,一邊是行業洗牌劇烈展開

  共享單車下半場,是盛宴還是剩宴

  資料圖:武漢一空地上堆滿共享單車,涼亭變“孤島”。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春風十裏相迎,西湖邊奼紫嫣紅接踵而至。四年前,在西湖之南的虎跑,竭力想租一輛自行車卻未能實現的胡瑋煒,面對如今隨處可見的單車潮,不知會是怎樣的感受。這會不會是她最初設想過的場景?

  或許,就像摩拜被美團拿下一樣,縱然不願看到這樣的場景,但卻無可奈何。

  就在被美團收購當夜,胡瑋煒在朋友圈裏分享了一首歌——《The Beginning of the End》,中文的意思是,預示結局的先兆。對於結局,可能她早有預料,正如她所说:“資本是助推你的,但最后你都得還回去。”

  有專家指出,共享單車作為共享經濟的一個典型,以融資的方式存在並不斷擴大,目前來看,帶來的只是將一小部分人送上了巔峰,卻造就了令人心痛的社會資源浪費。這種浪費,跟資本的野蠻博弈,跟市場的無序競爭自然不無關係。

  “但我們無法迴避的是,共享單車依然在我們身邊,或許依然靠着資本支撐,前途並不清晰,但不可否認,共享出行已經出現了轉折點,進入下半場,亟待我們更加認真的對待和思考。”一位電子商務專家這樣说。

  資本博弈下的城市亂象

  作為摩拜創始人,胡瑋煒曾公開表示,她創立共享單車的想法,就是來源於杭州西湖邊。但在共享單車這個行業裏,摩拜進入杭州市場,卻不是最早的,甚至位列行業中最晚的幾家之中。

  算算時間,摩拜進入杭州市場剛滿一周年。彼時,它已經覆蓋了全國50余座城市,稱得上這個行業的小巨頭了。在此之前,杭州市場上,包括小黃車ofo、小藍車哈羅單車等早已佈局。

  時間倒退回一年前,去年清明小長假期間,共享單車“擠爆”、“攻陷”了西湖景區。而事實上,杭州主城區的馬路兩側,一度也是車滿為患,反倒給人們的出行帶來不少麻煩,極大地影響城市的形象。

  今年25歲的王威(化名),對於一年前西湖邊無序的狀況仍記憶猶新。王威是上海人,大學畢業后應聘加入到了杭州一家單車公司,很快,他成為了公司的負責人之一。“最忙碌的時候,就是負責西湖邊的運營。”他要將用戶亂停亂放的單車,放入有白綫標識的規定區域。

  王威記得,那時,西湖邊已出台了對亂停的單車進行罸錢的政策。“一平方米要罸400塊錢,也就夠停5輛車的一小塊區域。”王威说,他的單車公司投入了大量的錢,但罸款這塊,是虧不起的。

  即便如此精打細算,王威所在的單車公司最終因資金鏈的問題,在幾個月前也悄然關門了。在杭州待了不到一年,王威也重新回到了上海,並打算轉行。

  你猜杭州有多少輛共享單車?根據杭州市運管局統計,去年杭城共享單車曾一度膨脹至88.3萬輛,如果算上當時存於倉庫、停車場地,以及沒有接入政府平台的,杭州最高峰共享單車數量或破百萬。

  追風口,卻成了風口的犧牲品

  造成共享單車之亂,很顯然跟無序競爭有關。這些參與者中,很多人覺得這是個風口,想盡辦法擠進來,試圖用更多的單車來搶佔市場。當然,最終的結果是,好處沒撈到,自己卻成了犧牲品。

  28歲的雷厚義在“失敗”這件事上,感悟更為深刻。近日,他作為首個被“出局”的共享單車創始人,接受了錢江晚報記者的專訪。

  去年6月,雷厚義將一手創辦的悟空單車正式關停,宣佈退出市場,該單車也成為行業首家徹底退出的企業。從正式運營到退出市場,悟空單車僅僅存活了5個月。據其當時介紹,悟空單車是從去年年初開始,分兩批投放市場的,最后的一批投放是在去年2月底,總共投放了1000輛單車。兩批投放前后投入總計800萬元左右。雷厚義说,他投入單車行業的錢都是之前做金融行業時賺來的,因為這次失敗,他總共虧了300萬元左右。

  再次出現在記者面前的雷厚義在自己重慶的辦公室裏,身着一件白襯衫,蓬鬆的頭髮有些雜亂。已是下班時間,偌大的辦公室只有他一個人,他身后的牆壁上,貼滿了公司活動的照片,“這裏最多的時候有100多人,現在是剩一半左右。”雷厚義講話語速很慢,還經常重覆剛剛说過的一句話,頗有點演说的味道,他手裏一直捏着一直筆,不時轉動幾下。

  在創立悟空單車時,雷厚義將所有的精力都投在自己的家鄉——重慶,“當時在我看來,重慶遍地山路,在這裏能做好共享單車,在其他城市就更能做好了。”

  “事情過去一年多了,現在回想起來,我的失敗從一開始就注定了。”雷厚義说,在他開始進入共享單車行業時,行業巨頭正在進行新一輪融資,“人家融資額都有幾億美元,我們卻設想着靠小商家衆籌,簡直是天壤之別。”

  雷厚義告訴錢江晚報記者,當時,他在倒閉前也找過風投公司,但人家告訴他,在同一個行業裏,已經有兩家或兩家以上的企業進行過三輪或以上的融資后,想再有風投公司投資,几乎是不可能的。

  “我一開始就在追風口,這是行不通的。”雷厚義说,其實,太多的人跟他做得很相似,但最終付出的,只能是這個風口的“犧牲品”。

  雷厚義说,他在進入這個行業后才發現,從一團混戰很快就大局已定,“看似沒有門檻的行業,其實壁壘很高。”雷厚義说。

  在雷厚義看來,共享單車不是什麼玩家都可以投放的。“我們最開始也是免費讓大家騎,但作為一個新品牌的單車,我們放到大街上,卻發現不一定有人願意騎,即使是免費的,也很難。”雷厚義说他在經歷過才發現,無論是一年前還是如今,大城市的共享單車已經趨於飽和,這個時候需要資本的力量,但更需要政府的協調,而這一點上,是他們當時沒有想到的。

  有數據顯示,一年前,共享單車公司有77家,目前存在的是43家。而在不久后的將來,這個數字會變得更少。對杭州來说,一年前,一度有9個共享單車品牌同時搶地盤。包括后來倒閉退出的的酷騎、優拜、由你以及小鳴等。就在3月22日上午,全國第一例共享單車案正式宣判,小鳴單車目前已沒有能力清償押金,決定破産清算。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DJIA23533.1992
-424.6900
NASDAQ6992.6659
-174.0107
S&P 5002588.2600
-55.4300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