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s
DJIA NASDAQ S&P 500
 
新浪推薦
ENTER SYMBOL(S)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哈佛教授羅德裡克:德國是解決歐債危機最大障礙
2010年06月09日 11:10
轉寄給朋友
列印

  新浪財經訊 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政治經濟學教授、社會科學研究院Albert O. Hirschman奬首位獲得者丹尼·羅德裡克(Dani Rodrik)6月9日發表評論文章稱,為了化解債務危機,在金融救援和財政重整之外,歐洲需要制定短期增長戰略,而實施這樣一項戰略最大的障礙來自於德國。德國拒絶提升國內需求和降低貿易盈余,加上它堅持保守的歐洲央行通脹目標,嚴重損害了歐洲的經濟前景和團結。

  以下是評論文章原文:

  就目前而言,歐洲避免了金融崩潰,但是歐盟的未來和歐元區的命運卻吉凶未卜。如果歐洲不能找到一種方法快速激活這塊大陸的經濟活動,它注定多年裡烏雲籠罩,而且將就“誰破壞了歐洲工程”這一問題陷入永無休止的相互指責。

  在2009年出現比美國更深的經濟崩潰之後,歐洲經濟的復甦步伐要遲緩得多——如果稱得上是復甦的話。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預計歐元區今年經濟增長率只有1%,2011年僅1.5%,而美國分別為3.1%和2.6%。即便是自從20世紀90年代以來經濟長期滑坡的日本,預計增長步伐也要比歐洲更為快速。

  歐洲的增長受到了債務問題和對希臘及其他債台高築的歐元區成員國償債能力的持續擔憂的制約。隨着私人部門不斷去槓桿化和重組其資産負債表,消費和投資需求大幅萎縮,從而帶動産出急劇下降。除了勒緊褲腰帶,歐洲領導人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給增長難題提出任何解決方案。

  邏輯似乎是這樣的:增長需要市場信心,而後者反過來又要求緊縮財政開支。正如德國總理安格拉·默克爾(Angela Merkel)所言:“增長不能以高政府預算赤字為代價。”

  但是在國內需求急劇萎縮的情況下,試圖解決預算赤字問題乃是雪上加霜,而非雪中送炭。經濟萎縮使得私人和公共債務看起來更加不可持續,這對提升市場信心毫無幫助。

  事實上,它會製造出一個惡性循環:一國經濟增長前景越糟糕,便越需要進行大規模的財政緊縮和去槓桿化來說服市場相信其清償能力。然而財政緊縮和私人部門去槓桿的幅度越大,增長前景也將越糟糕。擺脫債務(不通過違約)的最好辦法是讓經濟增長將其消化掉。

  因此,在金融救援方案和財政重整計劃之外,歐洲需要制定一套短期增長戰略作為補充。實施這樣一項戰略最大的障礙來自於歐洲最大的經濟體和公認的領導者:德國。

  盡管其財政和國際收支狀況非常強勁,德國卻拒絶了進一步提升其國內需求的要求。德國的財政政策是擴張性的,但遠遠不及美國的水平。2007年以來,德國結構性財政赤字占GDP的比重增加了3.8%,而美國的增幅為6.1%。

  德國的做法之所以不恰當,在於它有着巨大的經常賬戶盈余。德國2010年的經常賬戶盈余預計將升至GDP的5.5%,與中國的6.2%相去不遠。因此德國必須感謝美國或歐洲的西班牙和希臘這些赤字國家,因為它們撐起了自己的工業並阻止本國失業率進一步惡化。作為一個富裕國家,德國本應對全球經濟的穩定做出自己的貢獻,然而它不但沒有盡到自己的本分,反而搭了別國經濟的便車。

  首當其沖、付出成本的,則是德國在歐元區的伙伴,尤其是希臘和西班牙等嚴重受創的國家。這些國家的經常賬戶赤字加起來几乎剛好是德國的盈余。(歐元區總體與世界其他地區的經常賬戶是均衡的。)

  對於陷入類似於希臘、西班牙、葡萄牙和愛爾蘭當前所面臨危機的國家而言,傳統的補救辦法是緊縮財政和貨幣貶值雙管齊下。後者可以給一國的競爭力注入一針強心劑,提升其外部均衡,降低削減開支帶來的産出損失和失業人數上升。但是歐元區成員國的身份剝奪了這些國家這一強大手段,而歐元本身貶值帶來的好處是有限的,因為它們大部分的貿易(大約50%)都是跟德國和其他歐元區國家進行的。

  可資利用的其他工具少之又少。國際組織和一些經濟學家往往會建議進行“結構性改革”,具體到當前語境,則主要意味着提升企業裁員的能力。此類改革,不論可能帶來何種長期益處,但卻很難産生立竿見影的效果。如果沒有人願意僱用新員工,降低裁員的成本並不會大幅提升對勞動力的需求。

  除了退出歐元區,希臘、西班牙等國提升競爭力的唯一選擇就是一次性全面削減名義工資和公共設施及服務的價格。然而即便在最合宜的條件下,這也是一項艱巨的任務,而歐洲央行2%的低通脹目標使得它几乎成為不可能,因為這意味着工資和物價的降幅必須在10%以上。

  因此,德國拒絶提升國內需求和降低外部盈余,加上它堅持保守的歐洲央行通脹目標,嚴重損害了歐洲的經濟前景和團結。它几乎宣判了希臘、西班牙等高私人和公共債務國家的死刑,讓它們陷入多年的經濟下滑和失業率居高不下的局面。總有一天,這些國家很可能會選擇對外債違約,而不願忍受煎熬。

  德國領導人也許可以趾高氣揚地指責其他國家揮霍無度。有些國家的確如此,比如希臘政府,它們在形勢大好的時期大搞赤字政策並危及自己的未來。然而對於西班牙或愛爾蘭這樣的、借貸者並非政府而是私人部門的國家應該怎麼說呢?如果說其他國家借錢太多,那麼我們是否可以順理成章地說德國放貸過度呢?

  如果德國希望其他歐洲國家咽下削減開支這粒苦藥丸,它最終將不得不認識到自己應該拿什麼來做交換。德國必須承諾提升本國開支、降低外部盈余,並接受上調歐洲央行的通脹目標。德國越早接受自己應該付出的條件,對所有國家將越有利。

其它專家論壇新聞
6月9日美股專家坐堂實錄 北京新浪網
田洪良:美元高位震蕩 短期破關較難 環球外匯網
美衆議員保羅:政府為何痛恨黃金 北京新浪網
6月8日美股專家坐堂實錄 北京新浪網
末日博士羅比尼:讓歐元貶值吧 聯合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