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北京日報:“精日沒啥”,羅永浩三觀被錘子砸碎了麼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5月14日 17:49   環球時報

  “精日沒啥”,羅永浩三觀被錘子砸碎了麼

  環球時報

  本意是澄清,解釋自己並非“精日”,結果越描越黑,引發輿論更猛烈的抨擊——錘子科技CEO羅永浩最近“作”出了事兒,讓人不禁想給他一“錘子”。

  作爲坐擁1400多萬粉絲的微博大V,羅永浩算是網絡輿論場的“意見領袖”了。他之所以吸引衆人,除了自身的傳奇故事,就是其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微博風格,一大特點就是“親日貶華”。

  5月15日,錘子科技將在鳥巢舉行科技發佈會。針對部分網友“精日”“漢奸”的指責,羅永浩微博發佈長文進行了澄清,也正是這封道歉信再次將其推上了輿論風口。

▲羅永浩的說明(部分)▲羅永浩的說明(部分)

  簡單地說,羅永浩認爲自己是抽離於這個國家、這個民族的,身體湊巧生於中國,而精神可以自由馳騁,屬於“國際主義者”。至於那些“親日貶華”的言論,實爲魯迅式的鍼砭時弊。此番表態讓人想起一句歌詞:你一臉無辜不代表你懵懂。

  下面,我們先來點出幾處硬傷——

  羅永浩:“我不是精日。雖然我覺得即便是也沒什麼。”

  是“精日”沒什麼?太荒謬!

  “精日”是“精神日本人”的簡稱。這些人,崇拜日本達到了仇視中國人民、仇視中華民族,甚至以身爲中國人爲恥的地步;他們將日本視爲“理想國”,甚至不遺餘力地爲日本軍國主義的累累罪行“洗地”。

  我們來看看近些年見諸報端的“精日”都幹過什麼——

  2018年4月,網民“潔潔良”參加相關活動時,因不滿現場留下大量垃圾,評論“惡臭你支”。當網友指出其言論不當後,“潔潔良”變本加厲,拒不刪帖。

▲網民“潔潔良”微博▲網民“潔潔良”微博

  2017年“八⋅一三”淞滬抗戰紀念日前夕,四名男子身穿二戰日軍制服在上海四行倉庫抗戰紀念館前合影。

▲上海四行倉庫抗戰紀念館▲上海四行倉庫抗戰紀念館

  2018年2月,兩名男子身着侵華日軍軍裝在南京紫金山抗戰遺址前擺拍合影。其中一人手持軍刀,一人手持帶刺刀步槍,槍上掛着寫有二戰時日軍用語字樣的白底紅日旗。

  這些事實面前,“精日”分子的真實面目已無需多言。作爲一名中國人、一名知名企業家,故作“寬容”地大談“精日”也“沒什麼”,不知道原則立場何在?良心真的不會痛嗎?

  羅永浩:“我理解持有愛國主義立場的人”,“反對‘愛國’愛得要上綱上線地給別人扣‘漢奸’、‘精日’的帽子。”

  依照羅永浩的邏輯,我們在此批駁他的觀點,恐怕已經屬於“上綱上線”了。因爲在他看來,自己是湊巧生在中國的“國際主義者”,是以第三人的身份在批評中國社會的不足,頗有一種“客觀中立”的感覺。而他“理解”愛國主義者,只是反對他們“愛國”愛得要忍不住去砸無辜同胞的外國汽車、要給別人扣“漢奸”“精日”的帽子。

  而這裏,羅永浩很明顯偷換了概念。

  首先,將愛國行爲偷換成以愛國之名行流氓之實的犯罪行爲。 那些砸日系車的人,壓根兒跟愛國扯不上什麼關係,不單羅永浩反對,每個有法律常識、有理性良知的人都會反對。而羅永浩偏偏要拿這一小羣人來指代“愛國者”,並藉此生髮出愛國主義者的“荒謬”,邏輯何其牽強,居心何其齷齪。

  其次,他“親日貶華”可以,但你反過來說他“精日”就是“上綱上線”,“雙標”玩得遊刃有餘。 羅永浩視魯迅爲偶像,甚至自認爲跟偶像比起來,自己的犀利程度已經收斂了。可問題在於,魯迅是愛國者,愛之深責之切,不惜“我以我血薦軒轅”,而羅永浩則是“湊巧”生在中國的一個“國際主義者”,批評並非源自熱愛,更鮮有善意。自比魯迅,完全是對魯迅的侮辱。

▲魯迅的犀利是愛之深責之切▲魯迅的犀利是愛之深責之切

  羅永浩搬出魯迅,無非是想爲自己出格的言行硬找幾分合理性,無非是想說,誰批評他,誰就是在批評“當代魯迅”,就是上綱上線的“槓精”。想來若魯迅先生泉下有知,應會怒不可遏,大呼“流氓手段”!

  細看羅永浩這篇致歉信,Bug太多,實在不值得一一反駁。透過它,我們看到一個利己主義者的模樣:一方面,要打造自己的公知形象,以高高在上批評中國社會來標榜自身思想之深度;一方面,又愛惜自己的羽毛,絕不讓“精日”之類的髒詞危及自身,回頭又曖昧地說“精日”也無妨。瞧瞧,真是兩頭都不得罪,還能再滑頭一點兒嗎?

  這種小聰明用在其他事情上或許行得通,但在愛國主義這條紅線上顯然不行。

  一個人,沒有國家概念,不知道自己是誰,也就丟掉了最基本、最起碼的身份認知和價值觀念。有些人迷戀“普世價值”,一心要當“國際主義者”,卻忘了自己首先是一箇中國人。這些人的言行,往往不是“湊巧”那麼帶有偶然性,而是動輒挾洋自重,幾乎逢中必反,不論是在互聯網上,還是在現實中,總是一邊倒地抹黑、污衊、詆譭中國的種種。

  作爲國民,愛不愛國是一碼事,黑不黑中國則是另一碼事。 我們承認,今天的中國依舊不完美,存在這樣那樣的短板,在現代化程度上跟西方發達國家還有距離。對此進行善意的批評與建言當然可以,但上述那些“國際主義者”的雞賊之處在於以此爲柄,將少數極端個案誇大爲社會普遍現象,將事情的複雜成因簡化爲體制失敗,用情緒淹沒理性,用個案否定整體。

  想要製造的效果,無非是消解國家民族的宏大敘事,導致個人與國家的疏離。“一個人可以是精神上的任何一國人”等言論就是佐證。至於反駁他們的人,一概被污衊爲“被洗腦”的“五毛黨”“小粉紅”。

  沒有國,哪有家。無論在哪一個國度,愛國主義都是核心價值,愛國主義教育都是重中之重。美國也好,日本也罷,莫不是如此。因爲所謂國家、所謂民族,就是無數個體的集合,倘若人人都是身體在中國、精神在別國的遊離狀態,跟一盤散沙有什麼區別?跟國破家亡還距離多遠?

  有愛國的國民在,有大家的奮鬥在,不完美的中國終會補齊自己的短板,屹立於世界。這個道理,國際主義的羅永浩可以不懂,但沒有資格侮辱。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