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機長你不夠偉大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5月14日 20:05   北京新浪網

  機長你不夠偉大

  槽邊往事

  作者 和菜頭 【微信號】Bitsea

  《聖經》馬太福音第5章裏曾經寫道:

你們是世上的鹽。

鹽若失了味,怎能叫它再鹹呢?

以後無用,不過丟在外面,被人踐踏了。

  身爲一名業餘佛教愛好者,今天我卻有一種強烈的衝動,想要引用馬可福音中的這一段話:鹽若失了(鹹)味,怎能再叫它再鹹呢?原因是如今太多人使用中文的方式太過可怕,以至於讓中文失去了對應的意義和力量,這就如同鹽失去了鹹味。

  今天早晨6點26分,川航3U8633航班起飛執行重慶---拉薩任務。7點左右,飛機在9800米巡航高度,導航點MIKOS附近,右側駕駛艙風擋玻璃突然破碎,駕駛艙失壓。機組立即按照緊急處置程序控制飛機,下降高度,將應答機調整至7700。在失去自動駕駛和通訊聯繫能力的情況下,採用目視進近方式緊急備降成都機場。7點42分,飛機在成都雙流機場安全降落,全體旅客和機組人員中,唯有副駕駛有擦傷,一名空中乘務員有腰部肌肉扭傷。

  如果說以上這段文字有什麼問題的話,那麼大概是它太過寫實,不夠戲劇化。它說明了飛機發生了什麼狀況,機組如何處理,以及最終的結果。任何人只要有心的話,都能從中讀出當時的危急和機組的偉大,也能夠從中體會到飛行機組的不易。但是,許多人覺得這樣的文字還不夠勁,還不夠動人,還不夠說明機長的偉大。

  所以,從今天上午開始,社交網絡上就充斥着各種“感人的文字”。有些人非要站出來用哽咽的聲音、顫抖的嘴脣、泛紅的雙目加解說詞:

  知道麼?當時除了低溫和大風,他們還得迎着刺眼的陽光......

  知道麼?當時飛機的瞬間下降率達到了10000英尺/分鐘,那是多少?那就是每秒51米呀……

  知道麼?當時飛機在飛高高原航線,機組不能立即下降高度,生生在高飛行層堅持飛了10分鐘呀,10分鐘……

  甚至還有這樣的微信截圖傳遍網絡:

  我的問題是:機組把一架在高空中駕駛艙風擋玻璃爆裂的飛機平安降落回雙流機場,是不是還不夠感人?是不是還不夠偉大?以至於還需要加上這些所謂“細節”?

  3U8633航班駕駛艙失壓,機組立即轉向降低高度,你怎麼知道他們會被東邊的陽光耀眼?你怎麼知道他們在緊急情況下還會注意到舷窗外的日光?飛機緊急下降高度不假,在沒有拿到機載數據之前,你怎麼知道下降率是10000英尺/分鐘?你根據第三方APP計算出來的瞬時下降率有什麼意義麼?在完全不清楚具體飛行過程的情況下,你怎麼知道的出事時的具體位置,出事的具體時刻,怎麼知道當時的航路最低安全高度是多少?怎麼知道飛行機組是在高高度層堅持了10分鐘而不是立即下降?又是零下50度低溫,又是堅持飛行10分鐘,那麼,爲什麼最後副駕駛沒有任何凍傷的消息?

  以及:爲什麼川航領導如同馬景濤扮演的角色一樣要“近乎瘋狂的和醫生在吼”?爲什麼川航領導不知道自己屬下的名字?而是要叫他“我的副駕駛”?爲什麼川航領導會叫航班副駕駛“我的副駕駛”,難道他就是當班機長?

  鹽若失了味,怎能叫它再鹹呢?以後無用,不過丟在外面,被人踐踏了。

  讓動人的事蹟失去了感人力量的,讓偉大的功業失去了讚美衝動的,正是上面的這些人,和他們使用中文的方式。因爲無論他們如何表述,使用何種技巧,這些中文字讀起來都是一樣的內容:

  X你媽!我都說成這樣了,你怎麼還TM不感動?!!

  因爲這些文字裏沒有額外提供一毛錢的信息,無論有多少人端着臉盆用悽慘的聲音召喚讀者流下眼淚來,我只知道一直到了今天下午快下班的時候,我才第一次通過媒體得知駕駛3U8633航班安全落地的機長叫做劉傳健。一幫人哭了大半天時間,都不知道應該抱着具體的誰哭,爲了具體的誰而感動,這不有點可笑麼?

  對於我而言,一個受過職業訓練的專業人士,在最爲不利的條件下,恪盡職守,傾盡全力完成他的使命,這本身就已經很感人,很感動了。凡人極艱難地完成了本職工作,這件事情本身就蘊含了足夠多的力量。不需要他口袋裏裝着老婆生孩子、父母病危的電報,不需要額外爲他製造更多關於困難的所謂“細節”,彷彿他如果不夠慘,不夠人生低谷,就配不上他的偉大功業似的。

  爲什麼覺得機長劉傳健把飛機平安降下來還不夠感人,還不夠偉大?那是因爲有些人用湯勺口服味精,已經忘記了鹽的滋味是什麼。任何事情,不往裏面加兩捧雞精,就根本沒有能力去理解和接受。而在所有的真實和偉大之中,是沒有味精存在空間的,也沒有戲精存在空間的。在現實中,越是偉大的時刻,也許越是平淡,甚至有些乏味。

  在我的《專業》一文裏,記錄了迫降哈德遜河的全美航空1549航班上機長和副駕駛的對話:

But as soon as the plane encountered the birds and the engines quit nearly simultaneously, Captain Sullenberger, 58, took over.

 

“My aircraft,” he announced to his first officer, using the standard phrasing and protocol drilled into airline crews.

【注】My aircraft,很酷,不是麼?機長用最簡短的指令要求飛機置於他的完全控制之下。

 

“Your aircraft,” Mr. Skiles responded.

【注】副駕駛復頌命令,移交控制權給機長。

  1549航班上,來自真實的力量體現在極爲簡單的兩個單詞上:My aircraft。3U8633航班上,來自真實的力量體現在機長沒有一句話,在沉默中把飛機落向地面。

  《聖經》馬太福音第5章裏曾經寫道:

你們是世上的鹽。鹽若失了味,怎能叫它再鹹呢?以後無用,不過丟在外面,被人踐踏了。你們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隱藏的。人點燈,不放在鬥底下,是放在燈臺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們的光也當這樣照在人前,叫他們看見你們的好行爲,便將榮耀歸給你們在天上的父。

  題圖攝影:Anja Osenberg

  圖片授權基於:CC0協議

  禪定時刻

  最搞笑的是,飛機一落地一堆人開始讚美:聽說機長以前是空軍的,難怪技術好。去搜索一下:川航+空軍飛行員,看看歷史上有多少人抱怨川航飛行員起飛動作太大,認爲原因是他們的飛行員裏有太多來自空軍轉業;

  再看看一堆人讚美川航,認爲他們的技術一流。那麻煩再搜索一下:3U8903+落錯跑道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