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業內指紅星新聞機長採訪爲假:求媒體“放民航一馬”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5月15日 16:39   北京新浪網

  媒體,請放民航一馬

  停機坪 作者 停哥

  這幾天一直在跟朋友討論這個問題。今天不想說空話廢話,儘量簡短。

  民航業關乎國家安全、社會穩定,是很特殊的一個行業。

  每當這個行業出現問題,比如安全受影響、航班大面積延誤時,總是能受到輿論的空前關注。

  縱觀全球,民航業出現問題總是能輕而易舉的登上報紙頭版,因爲牽扯麪太廣,造成的影響太大。

  911事件自不必說,空難、失聯也不用提,甚至一些捕風捉影的花邊新聞,都能被人們津津樂道,因爲這個行業從誕生那天起,就被貼上了很多揮之不去的標籤。

  人們在享受民航業在百年發展以來越來越舒適、越來越便利的同時,卻總是用“無知”來對我們加以指責。

  而且,他們自感師出有名,名曰“監督、促進”

  監督和促進是每個行業都需要的,但我們要有一個前提,由誰來監督、由誰來促進?

  是隻會跟風炒作的媒體?是完全不具備專業知識的公衆?還是不全面瞭解狀況就大加評論的專家?

  不是,也不該。

  人類對天空、對克服重力這事兒本來就帶有的一些先天的畏懼,雖然人們不承認,但對未知感到恐懼,是人性的一部分。

  在未知的恐懼面前,所謂“理智”“清醒”是很容易迷失的,所以,人們容易受到引導。

  所以我們民航業的事,總是在這種前提下,被媒體無限的放大。這個媒體包括官媒、更包括微博微信等自媒體。

  我走到哪都不敢以“自媒體”自稱,因爲覺得自己並不專業,我一再跟團隊強調,我們是“寫微信公衆號的”,並沒有“媒體”屬性,這不是謙虛,這是事實。

  前段時間,一個“飛機就要起飛了,一個男人跪在艙門口”的故事,在全國範圍內引起轟動,轉載這個故事的官媒、自媒無數,但事實是,這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假故事。當時我在看到這個故事的時候,對幾個關鍵點感到質疑,發朋友圈進行了提醒,我朋友圈裏有很多媒體的記者,也有很多的活躍大V,但無人理會。

  前天,川航8633機組創造了一個奇蹟,奇蹟之後,在媒體的跟蹤、轉發、報道下,從輿論角度看,這次的事件在我眼裏卻發生了變化。

  “紅星新聞”最早發出了一篇“機長專訪”,我當時還在飛機上執行航班,也準備在“專訪”裏尋找一些值得寫、着力寫的點,可看來看去,都覺得這篇專訪有問題。

  因爲很多話,不太可能從一名飛了那麼多年的飛行員嘴裏說出,有的錯誤是常識中的常識,連我這個乘務員都知道是錯的,但媒體就冠以“機長專訪”的名頭髮了出去。

  我第一時間向川航相關部門求證,只問了一句話:“那個專訪是不是真的?”,對方回答:“不是。”

  於是我像上次一樣在朋友圈提出質疑,並告訴了一些比較熟悉的記者朋友:專訪可能有問題,不建議轉發。

  但同樣無人理會,甚至還有人懷疑我的初衷和目的。(對話框裏的這個表情: ,讓隔着屏幕的我,臉上火辣辣)

  更讓我感到無奈的是,多個央媒跟進,無數官媒轉發,成千上萬的公衆號在蹭熱點,其中不乏我平時喜歡的一些號。

  一時間,朋友圈裏、微博上,全是一些“未經證實的話”。

  相信我的朋友說,快寫一篇懟懟那些人。我說算了,輿論走向是朝着所有人想看到的方向去走的,我又何必去讓人感到噪雜?

  多說一句,我指的是那篇堪稱神速的:“專訪川航迫降機長劉傳建”,並非後來的視頻直播採訪。

  這事還沒完,在昨天,不少在微信領域極有影響力的大號和很多小號繼續發文,他們同樣感覺自己正義滿滿,仗劍天涯:“重賞機長!嚴懲川航!”“追責機務!還我藍天!”,就好像在朋友圈裏拉橫幅鬧遊行一樣。

  可專業的問題永遠是專業的,我理解這些媒體和個人對自身安全以及公共安全的重視,但民航業任何不安全事件(包含事故徵候、安全差錯),在民航局和飛機制造商的最終調查結果沒出來之前,都不能輕易指責任何一個單位,任何一個個人。

  因爲民航業是在不斷進化的,從萊特兄弟飛上天那一刻起,這個行業就在不斷的學習、不斷的進化,世界上所有負責任的航空公司和飛機制造商,每天都如履薄冰,因爲我們都不知道,在現有的技術條件、管理制度下,到底還有沒有不安全隱患。

  這不是抹黑,每個行業就應該這樣,不管是做遊戲的還是送外賣的,不管是造汽車的還是做網約車的。

  安全是一切的前提,沒有安全,其他都是狗屁。

  回到川航這件事,那塊玻璃爲什麼會出現問題?我們已知的可能,比如零部件如螺絲等的不匹配、玻璃質量本身問題、玻璃的加溫系統短路、外來物撞擊,但是在之外是否還存在其他可能?

  誰敢拍胸脯說絕對不存在。

  正是在這種對安全孜孜不倦、對每一個細節都絕不放過的態度下,民航業纔敢稱自己爲“安全的、讓人放心的”。

  況且,中國民航的管理極其嚴格,作爲一名一線空勤員工,我甚至有時候都覺得已經嚴到了誇張的程度。

  從駕駛艙、到客艙,從空中、到地面,從飛行員的飛行技術,到乘務員的應急反應能力,從機務的專業水準,到空警面對突發狀況的處置原則,這些事情在民航業內都有着你想象不到的細緻的規範、要求、準則,且這些內容隨時都在跟着科技的進步、國內外的案例進行着更新和蛻變,而這些事,都不是你們非專業媒體隨隨便便就能寫的。(再次重申,我也不足夠專業,民航業內容太大,很多事都要查資料,問行家。)

  你們可能不知道,一篇文章推送出去,會給我們這個行業帶來多大的麻煩,多少的被動,而這些麻煩和被動,恰恰阻礙了我們民航業的健康發展,也間接影響到了我們每一個人的安全。

  本來今天想簡單寫寫沒想到還是囉嗦了那麼多,不存在對媒體的惡意,只是有些期許:每個寫字的人,都請尊重自己的良心,和自己的筆。

  如果真的不知道該寫啥,那我斗膽請求各位媒體前輩:放民航一馬。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