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專家:對大規模到來的企業債務違約應有系統應對預案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6月04日 06:28   北京新浪網

  對大規模到來的企業債務違約應有系統應對預案

  來源:中國經濟週刊

  文| 關浣非

  2017年以來,不時有企業不能履行債務支付責任的消息傳出,今年更有企業主因債務壓力而自尋短見的案例發生,如1月30日,浙江紹興的知名上市公司——金盾股份董事長周建燦從上虞國際大酒店墜樓身亡,身後留下高達98.99億元的債務。3個月後,另一家體量更爲龐大的浙江民企——盾安控股集團向浙江省政府緊急求助的報告在網上流傳。這家曾連續9年入圍“中國企業500強”的企業在求助報告中說,其面臨着非常嚴重的流動性困難,各項有息負債超過450億元,其中有120億元爲債券。

  5月11日,中央國債登記結算有限責任公司首次對外發布了月度債券市場風險監測報告。報告顯示,4月違約債券4只,違約債券總面額爲38.5億元;2018年累計違約債券15只,違約債券面額128.64億元,分別較去年同期增加25%和33.58%。

  進入5月,又有中安消、盛運環保、神霧環保、凱迪生態等多家上市公司出現債務違約。同時,在信託計劃、券商資管計劃等非標領域,近來也頻頻爆出“兌付危機”,其中包括19家融資主體爲上市公司的產品。近日,又有負債數以千億計的國企不能支付到期債務的消息傳出,無疑大大增加了市場的緊張氣氛,如中信信託日前發佈報告稱,天津房地產集團有限公司無法說明信託貸款還款安排,存在債務違約的風險。

  種種信息顯示,中國又到了一個比較重要的債務支付當口,而因爲金融生態環境的改變及某些行業約束政策的收緊,上一輪金融擴張及企業投資擴張所積累的風險勢必會加速暴露,對這一輪債務規模以及結構的超常性如果掉以輕心,對一些違約苗頭若不能及時予以處理或積極化解,對金融市場和經濟活動勢必會造成衝擊,甚至可能演化爲金融危機的導火索。

  >> 這一輪債務違約有什麼不同?

  首先應當承認,發生這一輪債務違約仍然是之前金融過度擴張的必然結果。

  始於2014年的金融加槓桿一方面帶來了金融體系的快速膨脹,急劇擴張的理財和影子銀行體系創造了大量的信用供給,相當數量的金融機構在急於拓展資產端業務的壓力下放棄了合規和風險控制標準;另一方面因獲得資金渠道的突然增多,使一部分企業陷入極度的投資擴張亢奮之中,現在陷入債務困境的一些企業當初都制定了近乎天方夜譚的發展規劃。金融業、非金融業互爲鏡鑑,競相在“錢生錢”的遊戲中展開競賽,如2012年A股上市公司購買理財產品的金額僅爲71億元;2013年暴增至1667億元;2014年增至3474億元;2015年超過5500億元;2016年則逼近8000億元。

  但今年發生的一連串債務違約事件,與以往單純的經濟或行業景氣低迷、企業盈利惡化,引發的個別或局部信用風險事件又有不同。這一波債務違約,有一個共同的背景——嚴監管、去槓桿環境下的再融資渠道全面收緊。

  在2015—2017年債務違約的企業,所在行業以產能過剩行業居多,但2018年違約企業的行業分佈較爲分散,範圍更廣,已不僅僅是夕陽行業和效益差的企業。這在一定程度上表明監管因素導致的融資收緊是大範圍的,很多行業企業的資金鍊都出現了問題。從企業融資的用途看,今年一些企業發債已不用於擴大再生產或技術更新,而是用於償債,如2017年發行的6952只債券(剔除政府債和金融債)中,資金用於償還借款的債券有2803只,佔比爲40%,而2018年發行的2689只債券裏,用於償債的債券有1385只,佔比超過50%。

  儘管如此,現在看不到融資環境短期改善的可能,2018年第一季度,境內非金融企業、居民住戶從金融體系獲得的資金額爲55765億元,如果減去住戶貸款,實體經濟獲得的資金額大約是3.8萬億元,比起2017年、2016年同期銳減了0.96萬億元、1.63萬億元。在資產管理新規發佈後,近期監管層建議未來3年每年壓縮整改三分之一的非標資產,意味着非標融資短期再融資規模也將受限。

  Wind數據顯示,2018年將到期的企業債、公司債、中票、短融、定向工具幾大類主要的非金融企業債券共計4.4萬億元,保持在高位,還有相當數額的債券進入回售期,投資人若選擇回售勢將加速債券到期。此外相當規模的地方政府債也將陸續到期,而地方政府債務平臺普遍存在流動性不足的侷限,這意味着中國所面臨的債務壓力不僅在規模上是空前的,在結構的複雜性上也是空前的。

  >> 如何避免債務違約潮釀成金融危機?

  因此,必須要有系統的應對預案才能避免潛在的風險釀成大患,才能使中國經濟的發展不發生大的波折。

  第一,政府要真正重視這一次債務違約潮,要清楚一個企業不能履行支付義務就是危機,而如果由一個個這樣的危機所引致的金融機構也發生支付危機那就是金融危機了,而這樣的連鎖性危機必然會引發金融市場的劇烈震盪,造成資產價格下跌及變現困難,從而進一步加深危機程度,帶來更大規模的危機。

  因此要從地方政府和金融機構兩個方面馬上啓動對負債高的主要領域、主要平臺、主要客戶的資金流動性狀況及債務支付結構的系統排查,尤其要查清那些財務槓桿高、融資渠道窄的債務主體風險點,並要重點實施盯防措施,竭力防止由點狀風險演化成鏈狀風險或塊狀風險。

  在債務風險的排查處理過程中,要謹慎把握好“查”風險和“爆”風險的區別,對各類債務風險,各監管部門和有關金融機構要有分門別類的風險化解對策。對惡意逃債的要形成系統控制措施,不能賺了算債務人的,虧了算債權人的。這方面可以效仿海外對企圖通過提前轉移資產以減輕償債責任的追償做法,以防止惡意逃債現象的大量出現。

  第二,任何一個經濟體發生大面積的債務違約,板子都不能簡單地打向企業部門,一定是這一經濟體經濟活動模式存在根本缺陷,存在金融資源粗放配置的狀況。

  中國2007年人民幣各項貸款餘額是26.17萬億元,2017年是120.1萬億元,10年增長了約3.6倍,但中國的資金使用效率卻一直呈現遞減趨勢,因此對因金融機構未能恪盡風險防範之責所造成的債務違約,在制度層面要建立具約束性的反懲機制,這不僅是爲了預防債務風險的不斷髮生,更是提高資金使用效率的必要之舉。

  中國的金融部門要儘快改變的一個模式就是“壘大戶”,而從一些資產規模較大企業動輒就出現債務違約,也不免折射出中小企業融資難的癥結。

  第三,從一些表面上頗具實力的企業發生債務違約的情況看,中國整個社會的金融信用約束鏈條依然很弱。有的企業融資當初就已存有不良目的,提供給債權人的大多爲虛假的財務信息;信用評定信息的滯後性也使信用評級失去了約束意義;有的企業以能搞到錢是“有本事”的表現,所以無論在獲得資金的過程中,還是在資金的使用上,都很難會遵守有關的信用約束;而金融機構嚴謹不足、粗放有餘的配置金融資源方式,也會助長客戶不守信用、濫用資金的情況出現。這些都是未來在防範債務風險、提高資金利用效率方面要解決的主要問題。

  第四,爲緩解資金供給的緊張局面,金融監管部門在未來的一個時期恐怕要在政策力度和節奏上做更細的謀劃和更多的微調。中國經濟狀況複雜,一刀切有時並不一定會達到預期的目的,反而會出現“按下葫蘆起來瓢”的情況,對待中國的一些帶有泡沫的經濟現象,“慢撒氣”可能比釜底抽薪強。

  (作者系某國有銀行香港分行副行長,曾在香港及內地創建多家產險、壽險公司並任董事長、總裁。)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