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日本“失去的二十年”鏡鑑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6月19日 06:45   北京新浪網

  郭綱

  (本文刊發於《中國經濟週刊》2018年第24期)

  日本,作爲“二戰”的戰敗國,在1953—1973年間,藉助金融特別是具有日本特色的“二行”(日本開發銀行、日本進出口銀行)、“九庫”(中小企業金融公庫、中小企業信用保險公庫、國民金融公庫等)這些政策性金融機構的有力支持,迅速實現了經濟的轉型。20世紀80年代,日本經濟步入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鼎盛時期。

  20世紀80年代初,太平洋彼岸的美國正面臨財政赤字劇增、對外貿易逆差大幅增長的困境。美國希望通過美元貶值來增加其產品的出口競爭力,改善國際收支不平衡的狀況。1985年9月,美國、日本、聯邦德國、法國、英國五個發達國家的財政部長及央行行長,在紐約廣場飯店舉行會議,簽訂協議,決定五國政府聯合干預外匯市場,讓美元對主要貨幣有序下跌,以解決美國鉅額的貿易赤字,史稱“廣場協議”。隨後,五國開始在外匯市場拋售美元,美元持續大幅貶值。1985年9月的時候,1美元兌換約250日元,1987年美元貶值最多時1美元僅能兌換約120日元。

  日本產品的成本和價格因日元大幅升值而提高,在海外市場的競爭力相應下降。爲了降低企業融資成本以對衝日元升值所引起的成本與價格上升,日本央行連續5次下調利率,利率水平由1985年的5%降至1987年的2.5%。

  然而,原有產業結構下日本經濟增長已趨飽和,迅速增加的貨幣供應無法被產業所吸收,結果大量資金流向了股市和房地產。1992年3月末,爲進行土地投機而發放的銀行貸款達到150萬億日元,佔當時日本銀行貸款總額的三分之一以上,製造了世界上空前的房地產泡沫。

  房價過度上漲,個人無力買房,住宅建築業前途暗淡。地價過高,許多工廠企業難以增加用地擴大生產經營規模。過高的房地產價格,也給各級政府城市再開發的動遷、道路等基礎設施建設製造了嚴重障礙。爲了抑制這種狀況,日本政府不得不提高利率,進行宏觀調控。

  1989年5月起,日本央行3次上調利率。利率的大幅提高刺破了巨大的經濟泡沫,日本經濟陷入了衰退的泥潭。隨後的亞洲金融危機和美國次貸危機,則是雪上加霜。20多年過去了,日本經濟依然沒有特別明顯的起色,成爲日本“失去的二十年”。

  可以說,日本受制於美元貶值的“廣場協議”是導致日本經濟發展大逆轉的一個重要導火索和外部誘因。日本自身產業經濟結構與財政貨幣政策上的失配是重要內因。

  對於當前的中國而言,日本“失去的二十年”是一個很好的反面教材。中國經過了40年的改革開放,成功超越日本等許多西方發達國家,成爲僅次於美國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創造了持續40年高速發展的新的世界經濟“奇蹟”。

  中國對外貿易收支順差多,積累了規模較大的外匯儲備。近年來,美國屢屢試圖逼迫人民幣升值,以削弱中國的出口競爭力。中國正處在產業轉型升級的過程中,外匯佔款量也大,加之爲應對美國次貸危機等實行了多年的積極財稅政策。流動性比較充足但流入實體經濟的又不夠充足,近年來房地產價格大幅上升,金融出現空轉,虛擬經濟擴張過快,金融風險有所累積。

  基於中國當前的經濟形勢與面臨的金融風險,中央提出要打好防範重大風險的攻堅戰。一方面,進一步改革與完善現行的金融監管體制機制,嚴格金融監管,規範金融機構的行爲,化解金融風險存量,控制金融風險增量,堅決防止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另一方面,堅持在進一步深化改革開放的進程中,保持國家獨立的貨幣、匯率等金融政策,注重國際金融風險對衝機制的構建與完善,有效防範與化解外部金融風險的輸入及其對中國經濟社會發展的衝擊。在有效控制金融風險的前提下,加快轉型發展,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在世界強國的征途上穩步邁進。

  (作者系經濟學博士、資深市場觀察人士)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