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蹭“寒門狀元之死”現形記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1月30日 19:49   新京報

  沒蹭到熱點的一天:媒體“跟熱點”是蹭,是原罪嗎?

  作者:羅東

  兩天前,1月29日,一篇題爲《一個出身寒門的狀元之死》的文章連夜刷屏。自30日早上起,對該文進行揭露、批判和反思的媒體文章層出不窮,一批圍繞它轉的標題迅速霸佔朋友圈。這幅畫面着實罕見。

  數十家主流媒體和網絡媒體紛紛跟題,並將其置於公號頭條或網站最顯眼的位置。可謂媒體江山一片“寒門狀元之死”。

  咪蒙

  這是一個文化熱點,我們也在絞盡腦汁構思角度跟題,然而折騰一天卻全然無果。值班編輯回顧當天的心路歷程,覺得這是一場沒有尊嚴的跟題。你覺得,媒體“跟熱點”是蹭,是原罪嗎?不知何時起,傳統媒體的議題設置被普遍認爲不如自媒體,如果你也關注自媒體,是它們身上的什麼特徵吸引了你呢?

  昨天晚上,與同事溝通2月2日書評週刊將要登出的編輯部“年味”專題,每人都得寫上一篇。

  20:14,她在微信上發來三句話:其一,“張不退兄做版向來是速戰速決的”,叫我要記得交稿時間;其二,“隨便寫寫嘛”,讓我也不必擔心時間緊;其三,“順便抨擊一下爆款文,真真假假煽動情緒不說,還挑這個時候發”,幫我吐槽,受其折騰一天而沒騰出時間寫“年味”。

  我是鬱悶的。一篇突如其來的爆款文徹底地將原計劃打破。

  前天下午,報社舉辦第15個年度總結表彰大會,公佈了一組2018年逆勢而上的數據,在國內報業首屈一指,那一時刻像古往今來所有的人類儀式功能一樣催人振奮。與此同時,一篇文章即將在當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刷屏,在自媒體同行裏雖表現一般(也有更快者、閱讀量更高者如“有2000萬人假裝在生活”),而這幾年裏的媒體報道比之則實在遜色。次日凌晨發生反轉,一批對該文進行揭露、批判和反思的文章大面積出現,圍繞它轉的標題迅速霸佔朋友圈。

  大清早,一個文化熱點就這樣來了。你跟不跟?跟。你是一個文化媒體,而它寫“寒門狀元之死”,何以能迅速喚起這麼強大的公共情緒,並因此在何種程度上折射了當下中國社會對“寒門”“階層”或“一個人如何與世俗社會相處”等議題的羣體心態,難道不值得探討嗎?這裏可沒一個議題是多餘的。

  實際上,從經濟上的貧富差距,到更廣泛的階層分化,古往今來在任何一個社會都存在,但存在這樣的差異並不必然意味着會產生不平等感。

  何況,所謂“跟熱點”也絕不是錯。熱點與公共空間或公共討論相輔相成。沒有一個相對自主的公共空間,就無法自下而上產生熱點,反之沒有熱點,公共空間就名存實亡。中國的社會空間自1978年破土而出,從那以後慢慢成長,得到了部分生產,而這是過去四十年最重要的過程之一。這期間,每一個熱點都跟隨着一個議題,每一場討論或許都在當年參與者、接受者和旁觀者的觀念裏留下了痕跡。熱點必然是躁動的、喧囂的、短暫的,甚至是令人焦慮的,在發端時刻可能只有一種聲音、一種立場,隨着公共討論的演進,倘若還是你好我好大家好、一片安寧的場面,反而很難說正常。

  那麼,跟?我向主編大人報題。跟!怎麼跟?

  我拿着同一個問題——“你有注意到那篇刷屏的‘寒門狀元之死’嗎”——依次去問可能感興趣的同事。我按照他們所熟悉或擅長的方向溝通,比如咪蒙系、虛構與非虛構的邊界,或“智商稅”的形成和傳播邏輯。遺憾沒人有時間,忙着寫“年味”專題。

  “沒時間”是原因之一。“沒有什麼興趣”是另一層原因,甚至是最重要的原因。一兩年前,與“咪蒙系”相關的事件尚且可能被作爲一種文化現象,由之也可能探討出一個真正的問題。如今沒什麼可說的了。

  接下來,我與另一位同事商量咋辦。她幫忙外約,找合適的作者,最終聯繫上了一位。我也被推薦了一位作者。隨後,我們分別與這兩位作者溝通,方向大致圍繞這些年以來,焦慮爲何使我們一次又一次地降低對此類文章的免疫力。在我的理解裏,至少需要作者探討到焦慮的邏輯、對方敘事的技術或圈套、傳播的演變特徵。

  時間在瑣碎的溝通中流逝。到昨天中午時分,我所關注的媒體公號裏,數十家主流媒體和網絡媒體,沒有一家沒有跟,紛紛都將其置於公號頭條或網站最顯眼的位置,這幅畫面着實罕見。媒體江山一片“寒門狀元之死”。輿論洪濤之下,選擇不跟好像反而需要一種勇氣。

  不跟了吧。這不就是所謂媒體的“原罪”嗎?一擁而上,沒什麼意思。我和同事很困惑。好像遇見什麼熱點,都蜂擁而上。 即便是一些突發災難事件,也可能應了那句“國家不幸詩家幸,賦到滄桑句便工”。記者、攝影師或編輯,他們在報道或評論過程中可能也不一定帶着同情心、憤慨心,道德水平也不一定高,甚至藉此不過是要獲得職業聲望。

  只是,那又怎樣?自近世以來,社會職業分工,是資源分配的過程,也是降低對個人倫理道德或良知良心依賴的過程,因爲它需要時間和麪對面交往纔可驗證,與陌生人相處都轉而去依賴職業精神、職業共同體的規則。後者纔是一個複雜社會的基礎。輿論洪濤之下,媒體選擇跟題自然有其職業正當性。選擇不跟也不必然就是有勇氣,不必然就是“特立獨行”。

  下午兩點,我還在繼續爲如何跟題發愁,還在與約稿作者溝通。只是,再怎麼爲跟題辯護也不斷被一個問題困擾。一個二十歲出頭的作者何以具備這麼強大的能力?設置一個議題,講述一個故事,與當年“知音體”或《故事會》《讀者》等雜誌上文章並無多大的不同,竟然能引發如此高密度、大範圍的跟題。

  尷尬的是,倘若不是把它視爲一個觀察或研究對象來理解,無論從什麼角度切入,無論怎樣進行探討,無論如何旁徵博引,都是在跟着對方走。原因很簡單,這個議題就是對方設置的。只要決定評論,不管怎麼表述、選何種態度、持什麼觀點,都無法改變這一事實。

  又過了半個小時,到下午兩點半,有點動搖了。是不是就不該跟?好像跟得很沒尊嚴。我和同事都與約稿作者溝通,趁他們都還沒下筆,說聲對不起。棄題。

  說到底,它就只是一個文本層面的問題,不是來自真實世界的現實問題,再爭下去實在無聊。如果是現實問題,一旦新材料或新信源出現,事件轉折,就要再探討,而即便沒有,也可去表明立場、重述常識、辯明事實。如果只是一個文本問題,往往只能限於觀點的競爭,所謂“文人相輕”,或所謂“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你說事實有bug,邏輯矛盾,細節對不上,可對方說這不是新聞,核心事實是真,細節做了修飾處理,“也是爲了保護當事人”。而關於觀點層面的探討,這些年該說的也說了。又能如何?

  社會(society)

  而非國家或市場領域的觀點競爭,它不像軍事來一場戰爭分勝負,也不像經濟來一次數據比較分高低,你說你更有理,他說他更有理,彼此都可以說自己沒輸,都無權強迫對方認輸(如果不涉及他人生命、人身自由或其他基本權利)。在此意義上,觀點競爭需要一種彼此開放和包容的風氣,並以此爲基礎在社會內部相互聲張、辯駁和博弈,形成規則,通過社會自己漸漸形成孰是孰非的淘汰和接受邏輯。

  要比對方更有理,我們可以依靠邏輯、事實或角度提高自己的說服力,表述自己的主張,以爭取得到他人的認同。

  晚上六點,騰訊的迴應大範圍流傳開來。“該內容違反了《即時通信工具公衆信息服務發展管理暫行規定》,現在文章發佈賬號已被禁言60天。”爆款文的賬號被禁言60天,剎那間,人們拍案而起、拍手稱快。只是,“論敵”以這樣的方式暫且被“倒下”,還怎麼繼續跟題呢?不好看,也沒尊嚴。

  《聚焦》(Spotlight 2015)劇照。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