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中國債市謎團:違約率爲何沒上升?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7月05日 03:09   華爾街日報

  中國政府已下決心遏制持續飆升的債務水平,一些樂觀的觀察人士對此予以讚賞,他們認爲中國政府終於開始着手解決這一關鍵的經濟問題了。

  那麼中國債券市場爲何幾乎沒有面臨什麼壓力呢?

  今年以來,中國債券的違約數額似乎出現了大幅增加。2018年迄今,中國國內債券市場共有13家債券發行人發生違約,合計違約公司債規模爲人民幣202億元(約合31億美元),較上年同期增加41%,2017年同期發生違約的發行人爲11家。

  不過,在未償債券總體量合4萬億美元的中國公司債市場上,違約率依然只有0.08%。據穆迪投資者服務公司(Moody‘s Investors Service Inc。)駐香港的分析師鍾汶權(Ivan Chung)稱,在不發生大規模金融危機的情況下,全球的公司債違約率通常在2%左右。

  中國債券市場目前對外資的開放程度已達到前所未有的水平。債市的低違約率令市場人士紛紛猜測:中國政府遏制債務飆升的衝擊會在何時顯現出來?政府解決該問題的決心到底有多大?

  爲降低債務水平,中國政府在過去一年多次上調關鍵的短期利率以擡高貸款成本。政府還大力整頓影子銀行及各種形式的銀行間短債,遏制那些放大債市和股市風險的投機性槓桿操作。

  根據標普全球評級(S&P Global Ratings)的數據,到今年年底,中國債務總量可能接近國內生產總值(GDP)的250%,高於2012年的170%。公司債佔總量的比例略低於一半。

  摩根資產管理(J.P。 Morgan Asset Management)駐上海經濟學家朱超平稱,中國債券違約率仍低的原因依然是政府幹預。他還表示,中國政府把重點放在維護金融和社會穩定上。

  朱超平稱,以往,面對陷入困境的國企,甚至是就業大戶的私企,中國政府通常依賴銀行和地方政府爲這些企業續命。

  中國政府也會在市場壓力進一步顯現時採取更廣泛的行動,1月份中國國債價格跌至三年低點時就是一例。當時央行降低了銀行存款準備金率,向市場釋放了大約人民幣4,500億元流動性。

  市場人士預計,如果中國經濟增長放慢且債券違約增加,中國央行今年晚些時候將進一步放鬆金融環境。不過朱超平認爲,如果中國政府屈從於債市壓力救助違約公司,最終可能會再次掩蓋風險,問題將一直延續下去。

  市場已出現一些不安情緒加劇的苗頭。由於信用評級體系寬鬆,評級爲AA-(在中國相當於垃圾級)的5年期公司債券收益率現高於同期限中國國債收益率3.67個百分點,差距爲兩年來最大。二者之差稱爲信用價差,衡量投資者投資高風險資產相較投資相對安全的國債所要求的超額回報。

  今年的公司債違約情況引起更大關注,部分原因在於一些發行人是上市公司,包括一家鞋服生產商和一家新能源設備製造商。前些年違約的幾乎全都是非上市公司。

  今年以來債券違約的13家公司中四家是上市公司,而去年同期11家違約公司中只有一家是上市公司。

  不過穆迪的鍾汶權稱,中國公司債券違約總規模仍然很小,他認爲市場沒有出現恐慌。

  中國今年出現的這些違約一定程度上源於政府對影子銀行系統的整頓。很多中國公司(尤其是私企)獲得傳統銀行貸款的渠道一直有限,大型銀行偏愛向國有企業提供貸款。於是很多公司依賴常規銀行體系之外的途徑獲得貸款。

  信託貸款是中國影子銀行系統的重要組成部分之一,此類貸款在3、4月份同比下滑,爲2015年11月以來首次。

  中航信託(AVIC Trust Co。)首席策略師吳照銀表示,一些債券發行人此前依靠這些貸款來償付投資者,現在則別無選擇,只能違約。中航信託管理着接近人民幣6,500億元資產。

  受影響的不僅僅是中國國內債券市場。5月底,總部位於北京的綜合企業中國國儲能源化工集團股份公司(China Energy Reserve and Chemicals Group)未能償還3.5億美元債券的本金,這是中國企業今年首次出現美元債券違約。

  

  尚乘資產管理有限公司(AMTD Asset Management Limited)駐香港的固定收益負責人Mark Lo稱,他們預計到中國債券違約會上升,但中國國儲能源化工集團的違約讓人意外。Lo表示,是時候修正中國債券的違約率預期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