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價值型”投資者面臨生存危機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6月05日 08:42   華爾街日報

  低估值股票失寵太久了,以致於一些自詡爲“價值型“的投資者開始把視野放得更寬,但在經濟週期已經進入末尾的的時候,這樣做的代價可能很高。

  這類投資者中有許多都偏離了本傑明。格雷厄姆(Benjamin Graham)和沃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等人推崇的價值投資理念——積極尋找被市場忽視的股票。像格雷厄姆和巴菲特這樣的投資界傳奇人物通常會把目光對準一家公司的內在價值,並與公司的現金流和衡量淨值的市淨率等指標進行對比。

  價值型股票傳統上主要是指消費品、基礎材料和大型製造商等股票。這類股票在美股九年的反彈行情中大多數時候都止步不前。追蹤美股中1,000只最大的價值型股票的羅素指數在2018年下跌2.1%,連續第五年(也是過去11年中第10次)跑輸另一個追蹤成長型股票的羅素指數,後者上漲6.9%。

  一些批評者認爲,在被動型投資策略和輕資產科技公司主導的市場中,用於判斷股票價值的指標已經過時。這些趨勢促使更多投資者買入快速增長的公司股票,如蘋果(Apple Inc。, AAPL)和Netflix Inc。(NFLX),這些公司近年來推動大盤走高。其他投資者則轉而研究動量交易、擁擠頭寸、資金流和事件驅動型交易,這些策略通常與價值投資無關。

  奧本海默價值基金的投資組合經理Laton Spahr稱:“最困難的事情之一是明確什麼是價值投資。”他說:“現在很難準確界定價值投資,也很難讓散戶投資者再次遵循價值投資。”

  儘管多數分析師普遍認爲美國正處於經濟週期的末尾,但許多投資者表示不會吃回頭草。這意味着股市將出現回調,而一旦傳統價值型股票重獲青睞,那些轉變了策略的投資者將會錯失良機。從歷史上看,當大盤承受壓力的時候,傳統價值股往往會大放異彩。

  價值投資者比較有爭議的一個改變可能是轉向了成長型公司。例如,爲買入亞馬遜(Amazon.com Inc。)和Netflix股票辯護的價值投資者說,儘管這些公司收入已經大幅增長,但與大盤相比依然被低估。其他人則表示,買入這些公司是爲了提高收益,讓組合看上去更漂亮。

  Eaton Vance首席股市投資長Eddie Perkin稱,FANG股票極受歡迎,忽略這些股票的價值型投資基金可能被別人落下。FANG股票包括Facebook Inc。、亞馬遜、Netflix和谷歌(Google)母公司Alphabet Inc。(GOOG)。

  他稱:“FANG股票主導了基準股指的走勢,若過去幾年沒有買入這些股票,損失會很大。所以不得不在投資組合中持有這些股票,以便追上其他成長型基金經理的表現。 ”

  Eaton Vance旗下成立80多年的大型價值股基金(Large-Cap Value Fund)既持有權重較大的摩根大通公司(JPMorgan Chase & Co。, JPM)等金融股,也持有Alphabet股票。

  即便是巴菲特這樣的長期價值型投資者最終也不得不屈服於不斷變化的價值格局,儘管他選擇的時機不太理想。巴菲特名下的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Berkshire Hathaway Inc。, BRKA) 於2016年初首次買入了蘋果股票(儘管按照某些標準衡量,蘋果當時的估值已經不低),而且從那時起一直穩步增持該股。

  巴菲特和伯克希爾哈撒韋持有大約1,100億美元現金,在投資方面靈活性很大。但巴菲特的“火眼金睛”並沒有發現亞馬遜,後者已經顛覆了零售業的秩序,而且大盤近期的很大一部分漲幅都是亞馬遜貢獻的。

  在2017年伯克希爾哈撒韋股東大會上,巴菲特解釋了他從沒投資亞馬遜的理由:“我太遲鈍了,沒有意識到會發生什麼。”

  BlackRock Advantage大型價值股基金投資組合經理Richard Mathieson拒絕跟風炒作科技股,而是追蹤基金流量和其他頭寸來識別單邊傾向過重的倉位和尋找可能被市場忽略的優質公司。這隻基金投資了屬於科技市場的半導體行業,這並非傳統的價值投資領域,但越來越多的投資者表示,隨着芯片需求不斷增長,半導體行業正變得越來越有吸引力。

  Mathieson稱:“尋找低估值股票的傳統價值投資已經過時很久了,我們對價值的看法發生了轉變。”

  他管理的這隻基金今年迄今跌0.7%,2017年投資回報率達15%,爲四年來最佳的年度投資回報率。

  對奧本海默基金公司的Spahr來說,2008年金融危機是一個轉折點,寬鬆的貨幣政策盛行擡高了資產價格,這不利於價值投資者。

  過去五年,在銀行年度壓力測試期間,奧本海默基金試圖找出哪些銀行能以更高的資本回報或更快的股息增長給市場帶來驚喜。

  

  Spahr稱:“我們不得不更策略一些,在交易上更頻繁一些。市場現在對催化劑事件的感知更加敏銳了。”他管理的價值基金今年迄今跌0.9%,去年回報率爲10%。

  奧本海默基金旗下的價值型基金持倉時間仍爲三年左右,但爲了提高或守住回報率,其投資團隊會根據對這些銀行的分析,在個股上加倉或減倉。他還稱:“和10年前相比,我們投資組合中個股的交易量提高了20%。”

  他的基金還打破了價值股和成長股的界限,持有微軟(Microsoft Co。, MSFT)和UnitedHealth Group Inc。 (UNH)股份,這兩隻股票在羅素指數中都被歸爲成長股。

  Spahr稱:“當前依然活躍在市場上的價值投資者其實已經放棄價值投資的準則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