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珠峯攀登經濟賬:46萬起步 每登一米都是"錢"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5月30日 16:11   21世紀經濟報道

  珠峯攀登經濟賬:46萬起步,每登一米都是“錢”

  本報記者 李果 成都報道

  截至目前,2019年珠穆朗瑪峯的春季登山活動已經有11名登山者遇難。但這座世界最高海拔的山峯,依然令衆多登山愛好者神往。

  攀登珠穆朗瑪峯,除了必須擁有7500米以上的登頂資格認證、以及更加豐富的技術型雪山攀登能力外,逐年增長的攀登費用亦是衆多登山者需要解決的一大難題。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獲悉,位於尼泊爾境內的珠峯南坡攀登費用,已經從2016年的4萬美元/人,上漲至2019年的4.59萬美元/人,約合人民幣31.78萬/人。而在位於中國境內的珠峯北坡,一家西藏專業登山公司對記者的報價接近46萬元/人。

  但需要注意的是,無論是選擇從珠峯的哪一側攀登,上述的報價僅僅是“團隊費用”,而另將有數萬元的費用需要攀登者自行支付。

  “走在珠峯的每一步,都是錢”,一位在2016年攀登珠峯的中國登山者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珠峯登山費同比增21%

  不同國家的登山公司,費用都不一樣。

  記者採訪瞭解到,最便宜的公司爲尼泊爾當地登山公司,部分小型登山公司的團隊費用在3-4萬美元/人。但近幾年出現的一個現象是,一些登山公司以低價吸引登山者,而使用的登山關鍵設備,如氧氣瓶等都是從當地舊貨市場淘來的次品,對於登山者的安全保障造成了很大的隱患。

  而中國公司和其他國家的登山公司,其團隊費用則在中位數,從4萬-6萬美元/人不等;歐洲公司的費用最昂貴,其團費報價在6-8萬美元,而如果客戶有特殊的要求以及指定的高山協作,則價格會更高,“他們使用的是最有攀登經驗的歐美嚮導,此外後勤保障方面亦頗有特色,有一種說法是喝着香檳和咖啡登珠峯”,一位山友如此形容。

  “即使是在高山協作(夏爾巴)報價體系中,其不同經驗的協作亦有不同的價格,2018年一名有着豐富經驗的夏爾巴嚮導,其費用就高達2.5萬美元”,嘯雲探險董事長、江西省登山隊隊長韓嘯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韓嘯認爲,近幾年攀登珠峯價格上漲,主要是對珠峯環保要求的上漲、人工費用以及協作的價格上漲。

  “協作方面,主要是2014年珠峯南坡冰崩導致了16名夏爾巴嚮導罹難,此後他們爲了自身安全着想,通過提高服務費用的方式,購買更好的裝備,以保障自身安全。”他說。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獲悉,位於中國境內的珠峯北坡攀登價格,從去年的38萬飆升到今年的46萬,價格過高的上漲,導致部分中國登山者轉移至尼泊爾境內,這也間接推動了今年珠峯南坡攀登價格的上漲。

  除了固定的團費,攀登珠峯還包括自理費用。

  在攀登前期,主要是個人的裝備費用,以及國內往返尼泊爾的交通食宿費,個人保險通常不包含在其中,“前後約兩個月的時間,個人的保險費用約在3000-6000元人民幣”,韓嘯表示。

  在大本營如果想上網,費用爲人民幣300元一個G的流量,且網速往往不能得到保證。

  在攀登過程中沒有網絡服務,跟外界聯繫主要通過衛星電話。由於部分地段與中國接近,因此在珠峯南坡的攀登過程中,也可以使用國內的服務商,海事衛星費用爲1.8元/分鐘。而如果選擇國際服務商,如銥星的費用在一分鐘7-8元人民幣。

  此外一項必要的個人花費是,給夏爾巴的小費(登頂獎金),而有一個不成文的規矩是,不管登頂與否,通常都需要給夏爾巴1500美元左右的小費。

  第四方面,則是給留守大本營的後勤團隊的小費。在大本營,有服務生、廚師、背夫,攀登者需要支付300美元的小費。

  “很多攀登珠峯的人告訴我,能活着回來,是給再多錢都願意的,因爲當你真正在珠峯身處險境的時候,你可能花再多的錢,也買不回來一罐氧氣”,一位山友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全鏈條70萬保底

  而在攀登珠峯前,登山者通常有5000-6000-7000-8000米的完整進階路線。5000米級別的選擇山峯衆多,其費用在2000-5000元人民幣;6000米級別的山峯中,如果選擇玉珠峯,則報價在1萬元人民幣;7000米級別的則有慕士塔格峯,其費用約4萬人民幣;而8000米級別的山峯,其包括希夏邦馬、洛子峯等,其價格飆升至15-20萬人民幣。

  這意味着,在攀登珠峯前,登山者完成一系列“進階”所產生的費用總計將接近30萬元人民幣,而再加上攀登珠峯的費用,一名登山者至少將花費70萬人民幣左右。

  由於價格的快速上漲,部分攀登者會以接受贊助的方式分擔部分費用。攀登者安華在2016年登頂珠峯,他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即使是在有部分贊助費用的同時,他自身的花費也達到了5萬元。

  “而當你用了好幾年,花費了幾十萬,終於站在珠峯上時,你會發現,向上走的每一步都是錢鋪出來的。在珠峯南側大本營的每一項活動,都有明碼實價的費用”,在2014年攀登珠峯的另一位山友大鵬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如在攀登者到達前,有着“冰川醫生”之稱的修路工,會進行各個營地固定橫梯和路繩修路的工作,因此在團費中,一個“明碼實價”的支付費用是600美元/人的“冰川醫生”修路費用。

  而從3號營地至登頂的路段,則每年由幾家大型的攀登公司輪流開路,其他公司或個人攀登者則需要爲此繳納500美元/人的開路費。此外,要獲得登山過程中的氣象服務,亦需要收費。

  有部分登山公司給出了詳細的額外費用清單。其中,在保證攀登者和夏爾巴1:1的情況下,如果攀登者需要更多的夏爾巴協作,則每增加一名夏爾巴的費用是8000美元/人。而每增加一瓶氧氣,則費用爲550美元(僅爲大本營價格),額外增加的氧氣面具的租金爲350美元/套。

  海拔8000米“大擁堵”

  對於尼泊爾政府而言,最直接的收益來自登山許可證的收入。氣象條件最好的春季攀登季,每位攀登者的費用爲1.1萬美元,而在夏季或秋冬季,則價格下降一半多。若按照2019年春季的381人計算,尼泊爾政府在此方面的收益爲419.1萬美元。

  氧氣是攀登珠峯過程中,生命的最關鍵保障。

  儘管在高昂的團費中已經包含了4-6瓶氧氣的費用,但如果登山者有特殊情況需要吸氧,則有另外一套報價體系。如在大本營的一瓶4-5升的氧氣爲500美元,在8000米以上的高度,則價格增長到1000美元一瓶。

  “但在這樣的高度,很可能再有錢,也買不到氧氣”,韓嘯說,“這主要取決於備用氧氣的數量”。

  在直升機救援方面,7790米的C2營地的救援費用是7000美元一架飛機,如果多人使用則費用平攤。

  如果到了8300米的C3突進營地,則費用更高,但很多情況下由於C3營地氣候惡劣,直升機很難到達此高度展開營救。

  值得一提的是,在最初報名前,攀登者需要遞交系列的清單,其中,“留言或遺囑”爲“必須提交”的項目。

  對於今年的遇難人數,韓嘯覺得“有點不可思議”,“今年381人註冊,僅比2018年多了10多人,但是遇難人數從去年的5人增長到11人,這麼多的遇難人數讓我們有點措手不及”。

  韓嘯認爲,登山人數多是此次因“堵車”造成多名登山者遇難的因素之一。

  他回憶說,去年攀登珠峯時,自己在登頂路上遭遇了三次“堵車”,總共停留時間超過5小時。“堵車會造成體能下降,以及氧氣的不必要消耗,以及信心的下降,這都有可能造成各種意外。”

  此外,韓嘯認爲登山者缺乏相應的攀登能力是關鍵因素之一。“尼泊爾對於攀登者資格的審覈不嚴。雖然尼泊爾有規定攀登8000米以上的高山,需要有7500米的登頂證書,但尼泊爾往往在收取審覈費用後,並沒有嚴格執行,因此很多不具備高海拔攀登經驗和體能要求的登山者亦充斥其中。”

  再有就是登山公司的組織水平。“今年珠峯登頂的第一個窗口期是在5月16-18日,當時我們合作的尼泊爾登山公司,其創始人有多次成功登頂的經驗,因此敢於讓我們的隊伍第一批向珠峯進發”,韓嘯說,“而大量的隊伍在衝頂時間放在了第二個窗口期,即20-22日前後,認爲該窗口期的好天氣更長,更適宜於衝頂,導致了大量的隊伍在這個時間段集中出發,也最終導致了珠峯衝頂階段的‘堵車’情況發生。”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