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當女首富要成往事?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9月25日 22:51   北京新浪網

  來源:中國企業家雜誌

  作者 高又又

新光控股集團董事長周曉光。來源:視覺中國新光控股集團董事長周曉光。來源:視覺中國

  在周曉光看來,人生遇到的所有困境都是讓自己反向思考的機會,“只要你心中有陽光,陽光就一定會出現!”只是,這一次,江湖已不是從前的江湖,她是否跨得過去?

  她被稱爲“最勵志的女企業家”,曾“書寫浙商傳奇”。從擺攤賣繡花開始,開飾品廠,周曉光成了義烏第一個當選全國人大代表的民營企業家。在2017年胡潤百富榜中,周曉光夫婦以330億元的身價居於65位,2018年,她也是胡潤全球“白手起家女富豪榜”的前26名。在截止9月17日20時的福布斯全球富豪實時榜單上,周曉光成爲最新的浙江女首富。

  而她執掌的浙江大型民企新光控股集團正陷入流動性風波。

  9月25日晚間,新光集團債務危機正式爆發。聯合信用評級公告稱,鑑於新光控股目前公司資金非常緊張,到期兌付存在極大的不確定性,聯合評級決定下調公司主體和“15新光01”和“15新光02”信用等級由AA+至CC,並將評級展望由穩定調整至負面。

  9月25日下午,新光控股集團旗下1筆發行總額20億元的公司債券未能按時償付債券到期應付的回售本金及利息;1筆10億元的短期融資券未能按約足額償付,已構成實質性違約。

  公告顯示,新光集團未能如約足額償付的原因是融資困難。據悉,受宏觀降槓桿、銀行信貸收縮、民營企業融資困難等多重因素影響,新光控股集團流動性出現問題。

  據人民網報道,新光集團新聞發言人徐軍稱,今年以來,公司已如期兌付各項債務本息約90億元,導致短期兌付壓力陡增,流動性不足成爲當前面臨的最大困境。新光控股集團計劃9月27日召開債券持有人信息溝通會,介紹公司的資產、債務情況,以及相關的後續安排。

  債務高懸

  新光集團由浙商周曉光、虞雲新夫婦於1995年共同創辦,早起主營小飾品,後涉足地產、銀行、保險、基金等行業。目前,旗下有1家上市公司,近百家全資子公司及控股公司,逾40家參股公司,總資產近800億元,是一家在多個行業有着重要影響力的領軍企業。

  新光此前已有流動性危機前兆。7、8月份,新光集團發行的多隻債券多次出現盤中大跌,包括11新光債、15新光01、15新光02等,導致新光集團在8月初宣佈暫停這幾隻債券的交易,進一步引發市場對新光集團債務問題的憂慮。

  自2017年下半年開始,新光集團就被市場質疑存在流動性壓力。爲了償債,新光集團從去年開始陸續處置和轉讓了包括酒店、物業、股權在內的各項資產,回籠資金,保證了上半年到期債券的兌付。

  前不久在債務危機苗頭又顯時,新光集團還公告稱,公司可快速變現金類資產達57.44億元,能夠充分保障近期到期債券的本息兌付。

  事實上,信用評級機構大公國際在今年8月份被監管機構處罰時,即曝出曾違規收取新光集團等企業的高額諮詢費,爲新光集團提高主體評級。據悉,這筆諮詢費高達970萬,大公國際在3月份收費後迅速將新光集團主體評級從AA上調至AA+。

  而另一家評級機構鵬元評級在出具的新光控股公司債2018年跟蹤信用評級報告中將新光集團主體長期信用評級爲AA。鵬元評級在報告中指出,新光集團公司有息負債規模較大,並存在較大的即期償債壓力。此外,鵬元評級認爲,新光集團存在一定的對外擔保和訴訟事項,面臨較大的或有負債風險。

  上市公司長期停牌

  新光集團旗下的上市公司新光圓成,自今年初一直停牌,目前已長達8個月。2016年,新光圓成借殼方圓支承上市,董事長現爲周曉光,總裁爲虞雲新,新光集團持有62.05%股權。

  新光圓成主營爲新光集團旗下的房地產業務,是一家房企上市公司。在房地產調控的大形勢下,新光圓成這幾年的業績可謂一般。2016年、2017年的業績完成的勉勉強強,今年更是慘淡:新光圓成中報顯示,其上半年營收10.4億,淨利僅1.5億。

  今年1月,新光圓成因籌劃重大資產重組停牌。停牌近半年後,新光圓成拋出收購香港公司中國傳動的計劃。中國傳動爲風力發電傳動設備製造企業。

  這筆收購新光圓成需要付出83億到184億元的資金,其中50億需向新光集團借款。然而,母公司新光集團已深陷流動性危機,這筆百億收購資金何來惹人生疑,此前深交所已要求上市公司詳細披露收購資金來源和備案情況。

  目前,新光集團持有的上市公司股權基本已全部質押。

  這次危機是否跨得過去?

  新光控股的創始人爲周曉光,其於1962年出生於浙江諸暨,1978年涉足商海,1995年創辦新光飾品公司。經多年創業,新光已發展成爲在全國以及全球同行業內有一定影響的大型民營企業集團。2017年,在胡潤富豪榜上,周曉光、虞雲新夫婦以330億的身家,排在第65位。

  她是中國最早在海外佈局的飾品企業,產品結合當地的文化、民俗以及受衆需求,她的企業總能拿出最亮眼的設計和最高性價比的產品,在當地引起風潮。

  而周曉光對市場的敏銳嗅覺,除了源於女性企業家的直覺與天賦,還少不了“高人”指點。爲了聆聽巴菲特的教誨,她不惜購買昂貴的巴菲特股票,參加了2008年5月“3萬人朝聖”的巴菲特股東大會。“巴菲特告誡我們,金融危機會繼續惡化,企業要做好兩三年過冬的準備。”周曉光回來後,便着手裁員和調整公司架構。

  此外,據媒體報道,榮登2017年度中國十大影響力電視劇排行榜的《雞毛飛上天》,女主角駱玉珠揹着巨大的貨物行李擠火車的細節,原型來自於周曉光的親身經歷。

  吳曉波曾感慨:“周曉光的成長,是一次蝴蝶出蛹的飛翔,她是很多中國女孩夢想的榜樣。而她之所以蛻變爲蝴蝶,祕方就是女人擁有更多的情商以及堅韌的自信。”

  在周曉光看來,人生遇到的所有困境都是讓自己反向思考的機會,“只要你心中有陽光,陽光就一定會出現!”只是,這一次,江湖已不是從前的江湖,她是否跨得過去?

  2017年4月,中國企業家曾刊發一篇關於周曉光的報題,標題爲《周曉光:曾經的苦難讓我無所畏懼》,全文如下:

  記者 胡坤

  是否有女企業家像周曉光那樣走過那麼遠的路?從1978年到1985年這七年時間裏,作爲一個販賣繡花針和繡花樣的流動小販,她幾乎獨自跑遍了大半個中國,連最北邊的大興安嶺、小興安嶺都曾留下了她的足跡。

  也很少有女性企業家像周曉光那樣吃過那麼多的苦。1978年,她還不到17歲,卻要背井離鄉,一個人獨自面對這個世界。要知道在文革剛剛結束沒幾年的那個年代,做生意還是一個被人看不起的行當,更別說一個女孩子來做這種事了。在那些年裏,她經常是白天擺地攤做生意,晚上揹着大布袋坐車趕路,並借趕路的機會休息。

  多年以後,身爲新光控股集團董事長周曉光向本刊記者回憶起這段經歷時,語氣平和而淡定,不像很多成功人士那樣極力渲染當年所遭受的苦難,而是盡力去淡化這種色彩。“我們那個年代的人,就是這樣過來的。”她平靜地說。

  在周曉光的記憶中,那個年代幾乎所有人都很窮,農村尤其如此。當時的農村還沒有現在這麼多的增產手段,只能靠天吃飯,糧食產量遠不像現在這麼高,很多人都吃不飽肚子。在周曉光的老家浙江省諸暨市,情況也是如此。

  周曉光是家中的老大,她下面還有5個妹妹和1個弟弟,靠種地根本無法解決溫飽。而且,除了吃飯以外,弟弟妹妹們還要上學交學雜費、書本費。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周曉光於是很早就開始跟着媽媽出門跑碼頭擺地攤,擔起了自己在家裏的責任。

  但是,當年旅途中的那種孤獨和無奈,是她無法否認的。一個人出門在外,天高地遠,舉目無親。那時候還沒有電話,和家裏,和父母親通個話都難,完全無依無靠,一切只能靠自己。“要說完全沒有恐懼,那也是不可能的。”她說。

  但周曉光並沒有被這種恐懼所擊倒。“我做好了最壞的打算,大不了就是什麼都沒有了,沒有了又能怎樣?”從小到大,她看到了太多的不幸,身邊的每個人活得都不容易,都在爲生存而艱難地打拼。“在這樣惡劣的環境裏,別人能活過來,我爲什麼活不下去呢?”

  周曉光活過來了,當年賣繡花樣的小女孩成爲了擁有全球規模最大飾品生產基地的大型企業集團“掌門人”。她已經成爲全國知名的企業家、傑出女性和浙商羣體的代表人物,在2016年胡潤百富榜上,她和丈夫虞雲新一起以300億元財富排名第53位。

  在走過了千山萬水,跨過了千溝萬壑之後,回首望去,她並不覺得這是命運的不公,反而以感恩的心態來看待這一切,認爲苦難的經歷也是一種財富,自己的成功與此密不可分。

  1986年,在奔波多年之後,她回到浙江,和丈夫一起在義烏第一代小商品市場裏買下了一個攤位經營飾品。從這時開始,她走南闖北的經歷立刻開始顯示出優勢。那時候,很少有人有像她一樣的經歷。“我做了7年的行商,我跑遍了大半個中國,其他人誰有這個優勢?只有我有!”

  和義烏小商品市場裏的其他人相比,周曉光要明顯更瞭解全國各地的人文文化、性格和市場,在做生意上也就擁有了更大的優勢。這種優勢一直保持到現在,她認爲自己之所以能在事業發展的過程中抓住幾次機會,就是因爲她貼近市場,所以瞭解市場,從而能更好地滿足市場。

  這段苦難經歷的最大價值,還是練就了她一個強大的內心。在此後的歲月中,無論遇到怎樣的挫折和困難,她都會以一種積極、陽光的心態來面對。

  20世紀90年代後期,周曉光創辦的浙江新光飾品有限公司開始開拓海外市場。那時候,公司招不到懂外語和懂外貿的人才,她就自己一個人到美國、到歐洲去開發業務。同樣是一個人孤身在外,同樣是舉目無親,一切都要靠自己,一如最初的時候。但這時她的心裏已經沒有了孤獨和恐懼,內心的強大讓她無所畏懼,勇往直前。

  “不是我的境界有多高,不是我有多高尚,只是我知道自己的選擇,我想到了什麼,就會去做。”周曉光說。

  周曉光身上體現的,正是中國最早一代企業家所具備的那種精神。這種精神的強大之處,就是能適應各種環境,不管遇到什麼樣的挫折和困難,都能想到辦法生存下去,生命力極爲頑強。

  直到現在,周曉光的公司還是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問題,但不管遇到什麼問題,她都會告訴自己要去面對,去應對。她知道經營一家企業需要負責任和敢於擔當,尤其是在做決策的時候需要很多的勇氣。“你的內心一定要強大,如果你的內心全是恐懼,那你怎麼應對這些問題呢?”

  這種內心的強大讓周曉光成爲了一個敢於擔當的人,這不僅讓她在商業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也讓她在其他領域裏也能應付自如。

  周曉光曾擔任過十年的全國人大代表。在此期間,她總共提出了600多件議案和建議,被人稱爲“議案大王”,而且這些議案和建議基本都被採納。包括去北京參加全國兩會、到基層調研等在內,她每年花在這件事情的時間至少也有兩個月,這必然會分散她對花在企業經營上的精力。但她並不後悔,她覺得這是她作爲一名全國人大代表的職責。尤其是在義烏地區,那十年裏只有她一名全國人大代表,這些更是她義不容辭要去做的。

  周曉光的責任感還體現在家庭生活上。和很多企業家在事業上取得了非凡的成功,但家庭生活上卻問題多多不一樣,她把家庭關係也捋得妥妥帖帖的。2016年的12月12日,她全家還入選了第一屆全國文明家庭評選,習近平總書記親自給她頒發了獎狀,對此她非常自豪。“企業家獲這個獎的非常少。”她笑着說。

  周曉光感受到了這個社會依然在發生着飛快的變化,她希望能有更多的時間去學習,以免被落下太多。她還想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做慈善上。此外,她還想去旅遊,去全國各地走走,這是她最感興趣的事。年輕的時候雖然走過不少地方,但那時是爲了生計奔波。如今,她想從頭再來過,好好看看當年漏過的風景。

  但現在還不是做這些事情的時候。她的新光控股正處在轉型的關鍵時期,在過去的幾年時間裏,公司的業務擴展到了互聯網、金融、物流等衆多領域,各個板塊之間的資源需要調度和整合,這是隻有她才能全局掌控的。她希望在公司的發展更加穩定之後再退下來,再來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

  周曉光說自己是個非常容易滿足和感恩的人。在經歷了這麼多年的風風雨雨之後,她的心態依然平和,心中沒有多少挫折感。她從不後悔自己當初的選擇,如果時光倒流,她會對當年的那個孤獨、恐懼的16歲女孩說:“只要你心中有陽光,陽光就一定會出現!”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