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餐飲首富從4張桌子到身家40億 如今躲債3年不敢回國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11月22日 17:25   北京新浪網

  來源:正和島

  島 君 說  

  有的時候,明明什麼都沒做,卻輸得一塌糊塗。

  有的時候,好像做了很多,仍改不了最終的失敗。

  很多創造過歷史的傳統行業巨頭,最後都因爲這兩句話而稀裏糊塗地死掉了。

  有一家餐廳,它是中國民營餐飲企業第一股,誕生過一位身價幾十億的餐飲首富,孟凱。最後連年鉅虧,債務違約,創始人賣了商標還錢,躲到國外,公司都不是自己的了。

  這家餐廳,叫做“湘鄂情”,當年鼎鼎大名,人均消費300元到500元間,一鍋土雞湯可以賣到200元,一斤普通海鮮也可以賣到300元。

  但是,市場要拋棄你的時候,不會和你說一句再見。

  作 者:Diik

  圖 片:視覺中國

  來 源:金錯刀(ID:ijincuodao)

  從廢品回收站開到銀行、央企、機關門前

  孟凱,1969年生人,湖北鄂州人,畢業於湖北電力技工學校,在武漢重型機牀廠當過一年車間工人,之後又南下深圳打工。

  創業前,自己做了些小買賣,也炒炒股票,但並沒有折騰出什麼名堂來。

  直到後來,因爲看到了蛇口區域來自湖南湖北的人對於家鄉口味飲食的需求,開始了餐館經營之路。

  最開始,搞的是大排檔,只有四張桌子。

  靠着父親資助的7萬元,盤下了地理位置很好的一個廢品回收站,200多平方米,改造成餐館,這裏就是湘鄂情的發源地。因爲菜的口味也還過得去,孟凱本人又很愛交朋友,很快,他的店成了蛇口湖北人聚會的專用飯店。

  1997年擴建之後正式命名爲“湘鄂情”,第二年就開了家分店。

  1999年,孟凱帶了200萬進北京打拼。定位中高端餐飲,主打湘鄂菜系和粵菜海鮮,湘鄂情的生意異常火爆,同時因爲餐廳的包裝高檔,菜品價格也很高端,湘鄂情成爲了公務宴請的首選地。

  孟凱在選址上也充分瞄準了這一點。北京第一家店,開在海淀區定慧寺,那裏是政府機關家屬聚集區;西單店毗鄰中國人民銀行、中國銀行、民生銀行;朝陽門店位於文化部、外交部、司法部、中糧集團、中國保利、中石化、中海油等國家機關和大型央企附近;國貿是高端商務聚集區;月壇店位於正對國家統計局,西邊有國家發改委,東邊是國家菸草專賣局、國家工商總局,距離中國人民銀行總行只有5分鐘車程……

  爲了把客人轉化爲長期客戶,就在服務上下大功夫。

  比如,給每個包廂指派2到3名服務員,有重要客人,餐廳營業團隊還會選擇適當時機到包廂裏敬酒,唱歌助興等,並儘可能取得客戶聯繫方式,以便後續維護客戶關係。

  最牛的是,有一家湘鄂情分店搞了一個大殺手鐗,有兩個專供特定人羣使用的電梯,可直達包房……所以,孟凱的資源,基本都來自於湘鄂情的客戶。

  最火的時候,湘鄂情最賺錢的北京西單店、月壇店和定慧寺店,單店年利潤都可以達到2000萬元以上。

  2009年,湘鄂情登錄A股,成爲A股市場首家民營餐飲企業,上市當天市值超過53億元,孟凱以39.37億元身家成爲當時的餐飲業首富。

  全國門店數量開到了23家,其中14家直營,9家加盟。如此發展速度,堪稱當年餐飲業內一個傳奇。

  鉅額虧損、債務違約...

  昔日首富丟了公司,國外“躲債”

  2012年是湘鄂情的轉折年。該年第四季度,湘鄂情虧損額180萬元。

  據《中國經營報》報道,到2013年,湘鄂情全年營收8.02億元,虧損5.64億元,36家門店中有23家虧損,當年有8家全資控股門店停業。

  2012年時,湘鄂情還公開發行過4.74億元“湘鄂債”,期限爲5年,結果在2014年10月已被債券評級機構降至負面展望,隨後變成“ST湘鄂債”。

  2014年底,孟凱作價2.3億元轉讓了湘鄂情164項商標使用權,一年之內出售了10家子公司。

  這一年,湘鄂情虧損6.84億元。這一年,孟凱因涉嫌證券違法違規被證監會立案調查。此後,湘鄂情成了國內首個公司債本金違約的企業,創造了一個先河。

  湘鄂情,從此與他再無關聯。

  其實,2014年年中,孟凱就已經去了澳大利亞。說是“躲債”也不爲過,一直到2017年纔回國。

  儘管孟凱自己說是看重國內餐飲市場,但有人卻指出,當初爲了還債,他向證券公司質押了自己持有的上市公司股票,但期限已到,他卻沒有能力回購,證券公司起訴了孟凱。

  幾番努力之下,孟凱並沒有成功阻止股票的拍賣,他被徹底踢出了上市公司。2018年6月24日,孟凱所持有的上市公司22.7%的股票被成功拍賣,起拍價6.79億元,成交價6.79億元(其中還有8000萬元是保證金)。

  有人給孟凱算了一筆賬,如果“2015年賣,可賣9元,2016年賣,可賣7元,2017年可賣5元……”,而最後的價格,是拍賣前最後一個交易日的收盤價,3.3元。虧大了!

  從經歷人生高光時刻,到斷崖式慘敗,僅僅幾年時間而已。

  “萬能”跨界,湘鄂情轉型至死!

  在2014年,有記者問孟凱,作爲餐飲老人,有何反思?

  孟凱說:“我沒有反思,一路走來湘鄂情的發展思路就是,市場有需求,公司做到極致,自然蓬勃發展。但現在政府控制消費了,我就急流勇退不幹了。”

  是的,做到極致,當年他開小飯館的時候,尚且能夠做到每天用電腦記錄菜品銷售情況,統計出每個月排名最末的5個菜品,然後換掉。

  只是在逆境中,他失去了那種極致。

  在整體餐飲行業不是很景氣的2012年,孟凱開始轉型大衆餐飲,取消高價菜,搞社區食堂,收購公司做團餐和快餐,然而對於希望立刻見到收效的孟凱,一切都是徒勞,無法挽救湘鄂情的虧損命運,2013年成爲其歷史山虧損最爲嚴重、經營最艱難的一年。

  最後,在2014年6月8日,湘鄂情宣佈將餐飲業務從上市公司體系剝離。

  而關於轉型,當年有人調侃湘鄂情爲A股第一故事大王、轉型“樣本”,其實他更像“段子手”。

  1、從油煙製造者變成環保“戰士”

  其實在2011年,孟凱嘗試過多元化,他看到了地產投資的熱潮,花了6000萬元,卻沒拿到地,唯一一次地產投資以失敗告終。

  這次失敗拉開了湘鄂情“轉型到死”的序幕。

  2013年7月,湘鄂情發佈公告,宣告進入環保產業投資經營,要用2億元收購江蘇中昱環保科技有限公司51%股權,該公司業務涵蓋廢水、廢氣、固廢等污染治理和資源化利用技術的開發應用等。

  孟凱對此表示,目前霧霾等環境問題嚴重,引發政府部門的重視和關注,因此他認爲具備投資前景。

  然而中昱環保並不從事具體經營活動,最後以“存在較大的法律、財務和經營等風險”爲由終止了收購。

  只是,在收購中昱的消息剛剛放出時,湘鄂情的股價可是連續兩日“一”字漲停。

  無獨有偶,湘鄂情還收購了合肥天焱生物質能科技有限公司,先後總計用4億元實現了對該公司的全資控股。

  但是,孟凱和湘鄂情的命運並沒有因此而轉好,債務違約把一切美好都毀掉了。

  2、變成“科技巨頭”,劍指小米、華數

  2014年3月,湘鄂情以對賭協議的方式,收購中視精彩及笛女影視兩家盈利情況並不太好的影視公司。他把這次的收購稱爲一種迴歸,因爲他早年有投資過影視製作,賺了些錢。

  轉眼,在2014年5月,湘鄂情又與中國科學院計算技術研究所簽訂《網絡新媒體及大數據聯合實驗室的合作協議》,要搞“網絡新媒體及大數據聯合實驗室”,債務都無法償還的孟凱決定擬在3年內向該合作投入不低於1億元資金。

  中科院計算機信息研究所所長孫凝暉曾說,“開飯館的做大數據?能行嗎?我反正不知道……是湘鄂情撲上來找我們的……試試看吧。”

  很快,湘鄂情正式宣佈,更名爲“中科雲網”,並通過定增方式,募集了24.8億元。

  中科雲網的目標很清晰,很宏大。

  他要免費發放家庭智能有線電視雲終端,替換合作方的機頂盒,計劃覆蓋超過500萬臺電視、超過2000多萬部手機、超過500萬臺PC及Pad用戶。業務具體爲互聯網流量分發(內置智能路由)、精準推送廣告、網上購物招商、智能家居服務、互聯網可視電話等。

  孟凱相當自信,“小米、華數……都沒法和我們比。”

  輿論質疑孟凱,質疑湘鄂情的轉型行爲,也看不懂,市場也普遍認爲,孟凱的轉型就是不負責任的豪賭。

  但孟凱卻說:“任何一個最好的企業一定不是大家之前都看好的。我知道每一個成功者的背後曾經都不被認可,所以有輿論質疑也沒有關係。”

  最終的結果證明,這一切都只是孟凱一廂情願的“憧憬”,最好的企業離他很遠,成功者只是他過去的標籤。

  凡客創始人陳年曾在2015年初做了一次“自省”:“我不想再去湊熱鬧,我湊過,也見過很多湊熱鬧的公司,最後它們都煙消雲散了。”

  總結湘鄂情的轉型,最大的特點就是緊跟熱門產業。

  但他並不具備從事某一領域的核心競爭力,即便是其從事了十多年的餐飲行業,換個比較流行的詞就是沒有“護城河”。

  北京烤鴨全聚德做了150多年鴨,經歷各種挑戰,至今依然活得很好;茅臺依然賣那麼貴,靠的也不是多元化。

  產品稀缺性也好,不可替代性也好,歷史底蘊也好,他們有一種相同的能力,就是核心競爭力,“偷不去、買不來、拆不開、帶不走和流不掉”,蘋果、海底撈也是如此。

  “偷不去、買不來、拆不開、帶不走和流不掉”,你的產品,你的公司,具備這種能力嗎?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