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前雲南首富成老賴 靠賭石發家今遭立案調查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1月20日 17:41   北京新浪網

  雲南首富成老賴,靠賭石發家今遭立案調查,價值96億翡翠藏保險櫃

  文|劉碎平 編輯|樑夜

  來源:財經天下週刊 

  “垃圾股”“就不能消停幾天”……消息一出,有股民對此抱怨。事實上,2018年以來,“翡翠一哥”東方金鈺確實不太平。

  掘石大王“翡翠第一股”正在面臨大廈將傾的困境。

  1月18日,東方金鈺發佈公告稱,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中國證監會已於1月16日下發《調查通知書》,決定對其進行立案調查。

  受此影響,截至18日收盤,東方金鈺收跌3.65%,報收4.22元/股。值得注意的是,此時的股價與其在2015年達到的20.44元/的高值相比,已經跌去約80%。

  “垃圾股”“就不能消停幾天”……消息一出,有股民對此抱怨。事實上,2018年以來,“翡翠一哥”東方金鈺確實不太平。

  16億債務逾期還欠80多億

  舊債未償又添新債,往往成爲壓死上市公司的致命黑洞。

  最新消息顯示,截至2019年1月11日,東方金鈺及其子公司到期未清償債務合計爲16.7億元。其中最大一筆違約的所屬債權單位爲深圳中睿泰信叄號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逾期本金達8.46億元。

  “公司債務逾期事項可能會對其他債權人對公司的信心造成影響,從而進一步減弱公司融資能力,公司將會面臨資金急劇緊張局勢。”對此,東方金鈺表示。

  事實上,這家曾經豪言要做到100億美元市值的翡翠巨頭早已深陷債務泥淖,逾期債務僅掀開了其全部欠款的一角。

  2018年7月25日,在回覆上交所的監管工作函中,外界得以窺見“翡翠第一股”的財務窘境。

  彼時,東方金鈺已到期未清償的債務爲9.16億元,半年之後,這一數字翻了一番。高額逾期債務背後,東方金鈺面臨的是更大的資金黑洞:截至該公告日,東方金鈺從50餘家銀行和金融機構處借款約73.43億元。在大舉借款的情況下,東方金鈺還不忘爲旗下子公司輸血,回覆函中顯示,東方金鈺爲其子公司及孫公司等關聯企業擔保約36.75億元。

  據悉,東方金鈺的債務危機首次曝光在2018年7月。當時,有客戶稱自己在陸金所平臺上購買的理財產品利息沒有如期兌付,該產品爲大同證券旗下的大同證券同吉3號集合資產管理計劃和大同證券同吉8號集合資產管理計劃,這兩款產品正是爲東方金鈺提供流動資金貸款。

  目前,東方金鈺的債務危機正向着一發不可收拾的局面發展。

  在1月15日的公告中,東方金鈺也坦承:“目前部分債權人根據債務違約情況已經採取提起訴訟、仲裁、凍結銀行賬戶、凍結資產等措施,未來公司也可能面臨需支付相關違約金、滯納金和罰息的情況,增加公司的財務費用,對公司的生產經營和業務開展造成了一定影響,同時進一步加大公司資金壓力,並對公司本年度業績產生影響。”

  昔日首富名下已無財產

  在中國裁判文書網搜索“東方金鈺”,相關案件共計30餘起,多爲金融合同借款糾紛、民間借貸糾紛。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12月,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公開的一份執行裁定書顯示:經查,被執行人云南興龍實業有限公司、趙興龍、王瑛琰、趙寧名下銀行賬戶內無存款、無機動車登記信息,暫無財產可供執行。該案於2018年7月31日在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立案執行,申請執行人上海國際信託有限公司向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執行標的額爲6.71億元。

  迫不得已之下,法院於2018年8月9日,輪候查封了被執行人云南興龍實業所有的位於中信銀行北京京城大廈支行H80006號、H80002號保管箱內的玉石;於同年8月16日輪候凍結被執行人云南興龍實業持有的東方金鈺股份有限公司的6.72億股股票。

  根據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信息,東方金鈺實控人趙寧列爲被執行人14次、失信被執行人1次。今年1月,深圳中級人民法院在東方金鈺與長沙銀行廣東分行的金融借款合同糾紛一案中,還對東方金鈺及實控人趙寧作出限制消費決定。

  可以預想的是,在債務加碼的情況下,會有更多的債權人將通過採取提起訴訟、仲裁、凍結銀行賬戶、凍結資產等措施保全財產。

  2018年11月29日的公告顯示,東方金鈺控股股東興龍實業所持公司股票12.72億股(因輪候凍結的因素,興龍實業本次被輪候凍結狀態的股份數超過其實際持有上市公司股份數)無限售流通股被輪候凍結,凍結起始日爲2018年11月27日,凍結期限爲三年。截至該公告日,興龍實業合計持有公司4.24億股,佔公司總股本的31.42%,該輪輪候凍結的股份實際佔其所持有公司股份的100 %。

  在此背景下,1月4日,聯合評級決定將東方金鈺主體長期信用等級及其發行的“17金鈺債”公司債券信用等級由“A”下調至“BBB+”,繼續將公司主體列入信用評級觀察名單。

  96億翡翠原石成救命草?

  “一刀生,一刀死”,在翡翠原石交易環節,賭石玩家對此諳熟於心。

  2018年三季報顯示,東方金鈺總資產爲122.33億元,淨資產爲31.37億元。其中包含價值96.39億元的存貨,而這部分存貨中多爲翡翠原石。早前,趙寧之父趙興龍正是靠賭石發家壯大。

  就東方金鈺目前的逾期債務來看,儘管尚未達到資不抵債的地步,但在玉石價值不確定的狀態下,東方金鈺手裏96億元的存貨,到底價值幾何或許還是未知數。

  AI財經社查詢近幾年財報發現,2015-2017年,東方金鈺存貨居高不下,分別爲57.03億、69.23億、96.61億元。三年中,東方金鈺業績一路下滑,淨利潤分別爲3億、2.51億、2.31億元。2018年三季報中,東方金鈺淨利潤虧損7098.72萬元,較上年減少128.32%,不出意外,2018年業績將由盈轉虧。

  反觀東方金鈺的債務情況,借款多發生在2016和2017年。正是在這幾年,東方金鈺花了大價錢採購翡翠原石。2017年財報顯示,僅2017年度,東方金鈺採購原石數量爲338塊,金額爲25.94億元。而在2004-2017年,其合計採購原石809塊,賬面價值45.58億元。

  東方金鈺解釋稱,“翡翠原材料作爲稀缺性礦產資源,面臨着資源減少、需求增加的局面。特別是中高檔翡翠原材料,近年來產出日益減少、價格飛漲,供不應求的特點更加明顯。”

  值得注意的是,翡翠原石毛利率高或爲東方金鈺堅持採購的原因。2006年至2017年,東方金鈺合計銷售翡翠原石58塊,銷售金額5.86億元,成本僅爲1.95億元,毛利率最高達到70%。

  不過,東方金鈺也坦言,品質較高的翡翠銷售毛利較高,品質較低的毛利率偏低,不同品質的翡翠銷售的毛利率不具備可比性。

  如今看來,債務壓頂之下,東方金鈺深鎖保險櫃價值96億元的石頭,或將面臨“開刀”驗真僞以償債的風險。

  賭石大王掘石往事

  趙興龍、趙寧父子先後憑藉翡翠生意成爲雲南首富,已爲外界所熟知。

  20世紀80年代,30歲上下的趙興龍偶然接觸到翡翠原石貿易,並由此發家,建造了一個市值曾高達百億的翡翠帝國。

  從稀缺的信息可知,20世紀50年代,趙興龍出生在邳州市合溝鎮小河村(今屬新沂市)一個貧困的農民家庭。18歲那年,趙興龍參軍入伍,幾年軍旅生涯,鍛鍊了趙興龍的意志和身體,這也爲其後創建翡翠帝國打好了基礎。

  在《環球市場信息導報》的描述中,趙興龍“十分精幹和內斂”“眼睛小而有神”。

  “我把時間都用在看石頭上面,我對石頭的癡迷程度是其他人無法理解的,我只要看到石頭可以3天3夜不吃飯。”趙興龍對石頭的着迷程度,超乎尋常。

  正是憑藉這股癡迷勁兒,一代農家子弟終成“賭石大王”,據傳他經手賭石的準確率達到八成以上。多年後,趙興龍的頭銜已經囊括中國珠寶玉石首飾行業協會副會長、工商聯珠寶廠商會副會長、國內首批註冊珠寶評估師和翡翠原石鑑定家。

  東方金鈺前身爲湖北多佳股份有限公司,成立於1993年。1997年登陸資本市場的湖北多佳經歷過兩次重組,2004年同西安伊果股份控股的雲南興龍實業實行資產置換,進行第二次重組,轉型爲主營翡翠玉石、黃金、鉑金、鑽石的珠寶類上市公司,並正式更名爲湖北東方金鈺股份有限公司。

  “我就想通過上市公司這個平臺,把我們這個行業,盡我最大的能力做規範化。”多年後,趙興龍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

  趙興龍爲人熟知,是在2007年。彼時,在胡潤百富榜單中,趙興龍家族以27億身家登上雲南首富寶座。

  至今,關於這次評選還有一個小插曲廣爲流傳。據傳,對於一些不願露面參評的富豪,胡潤榜存在一個“潛規則”:支付一定額度的費用就可以不用上榜。胡潤開出的價格是50萬,趙興龍覺得高了,壓價到30萬。沒想到最終還是上了榜,據《鄂商》雜誌2011年報道,趙興龍曾私下調侃,“沒想到他們還是嫌錢少了”。

  2000年前後,翡翠生意一直是塊肥肉。中國珠寶玉石首飾行業協會資料顯示,2000年到2009年,翡翠價格平均每年漲幅約爲18%,2010年後的幾年漲幅甚至超過30%。像玻璃種、冰種、蛋清種這樣被稱爲“東方鑽石”的精品翡翠,漲幅更是達到100%~200%。

  直到現在,“瘋狂的石頭”仍在緬甸、雲南等地上演。“一刀窮,一刀富;瘋子賣,瘋子買,還有瘋子在等待。”賭石作爲翡翠原石交易的重要一環,讓參與其中的人既興奮又害怕,無數人爲此傾家蕩產,也有人因此一夜暴富。

  業內人士普遍認爲,資源的稀缺和炒作都是價格上漲的因素。帶領東方金鈺成爲“翡翠第一股”的趙興龍無疑是這場賭局裏面的最大贏家。

  2016年,趙興龍35歲的兒子從他手中接過“翡翠第一股”東方金鈺董事長的大旗。第二年,兒子趙寧(家族)以70億元的財富成爲新晉雲南首富。

  如今,在公司面臨重大生存危機之時,趙寧能否挽回危局,成爲其接手3年後的一大難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