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新湖掌門黃偉神祕的資本玩家 與涌金系多有交集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6月27日 16:19   新京報

黃偉的祖籍浙江蒼南縣金鄉鎮黃家宅村。黃偉的祖籍浙江蒼南縣金鄉鎮黃家宅村。

  6月16日,新京報記者在溫州瑞安·新湖廣場樓盤售樓處看到的景象。B06-B07版攝影/新京報記者 黃鑫宇

  新湖掌門黃偉神祕的資本玩家 與涌金系多有交集

  新湖系實控人黃偉,至少控制着兩家資產合計超千億的A股上市公司和一家老資歷新三板證券類公司,還握着一家資產超2200億的城商行(溫州銀行)最大股權。

  你可以買到他的樓盤、看到他的財報,但是卻很難在公開場合看到這位大佬的身影。2010年溫州市委統戰部、世界溫州人聯誼總會等主辦的“2010世界溫州人年度人物頒獎典禮”上,黃偉被授予“十大2010世界溫州人年度人物”之一。頒獎詞這樣寫道:他低調而神祕,身爲首富外界只聞其名不見其人。他是幕後高手,指揮操盤數不清的資本運作。

  低調、神祕,似乎是世人對黃偉的認識,身爲多家上市公司實控人的他,爲何被貼上了這樣的標籤?

  出資在家鄉建黃氏祠堂,鮮見其回村走動

  黃偉的祖籍在浙江蒼南縣金鄉鎮黃家宅村。村裏最顯眼的建築就是黃氏祠堂,“祠堂是每年大年初二開放一次祭祖,平時都是關閉。前兩年,黃偉回過祠堂祭祀祖先”,一位族人告訴新京報記者。

  隨處可見的祠堂是記者對溫州當地文化特色的最直觀感受。據族人講,黃氏祠堂在周邊地區屬於規模較大的,由黃偉和其他族人共同出資興建,黃偉個人出資比例較高。

  黃偉的父親家中排行老二,在這個小村子裏,至今還住着黃偉的大伯及族人。族人指着祠堂前水塘右邊一幢不起眼的二層小樓告訴記者,黃偉家族裏的人就住在那裏。“村上人沒有去新湖上班的,但是他們本家裏的人會。”

  據新湖中寶2017年的年報披露,黃偉現年28歲的兒子黃立程也已進入新湖系,目前擔任新湖中寶監事。黃立程曾在新湖控股有限公司投資部歷練,現在除了擔任上海新湖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董事長,還在新湖地產的全資子公司上海瑪寶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擔任董事兼總經理。

  記者和族人談話間,一位老人抱着孩子從二層小樓裏走出來,有人提醒記者這個小樓就是黃偉大伯的家,但記者上前詢問,老人笑着搖手抱着孩子迅速走開了。第二天,記者又專程回到這座小樓,希望從黃偉大伯及親人口中瞭解這位溫州首富鮮爲人知的成長經歷,但被屋裏的一位年輕的女士拒絕,隨後出來兩位老人,三人用當地話交流了幾句,然後告訴記者,“這裏沒有黃偉的大伯,我們也不知道黃偉大伯家在哪裏”。

  但是住在周邊的鄰居們告訴新京報記者,這幢灰色小樓正是黃偉大伯家。

  一位住在黃偉大伯家對面的黃姓大爺告訴記者,他沒見過黃偉在村子裏走動,但是村裏的人都知道黃偉。

  “他不怎麼來黃家宅村,他父親在這裏長大,但是他出生成長在瑞安、溫州,他對那裏更有感情”,族人如是告訴新京報記者。

  黃偉早期的求學、職業生涯亦在溫州。在溫州大學(溫州師專並校後的名稱),新京報記者隨機問了幾名在校生,他們都知道黃偉這位校友,但從來沒有見過他本人。在溫州大學校友網“同學風采”中,記錄着一段黃偉大學同學對他的印象:“內斂,在學校就喜歡圍棋,讀書不是特別花精力,閒閒定定的”。

  倒賣股票認購證,換來資本殿堂敲門磚

  公開資料顯示,黃偉1959年出生於溫州瑞安,上世紀80年代初從溫州師專畢業後分配至瑞安一中教書,隨後被調至溫州市委黨校。

  浙商總會祕書長、溫州中小企業發展促進會會長周德文,曾在溫州市委黨校與黃偉短暫共事過。他回憶,黃偉在溫州市委黨校時期已開始炒期貨,“初期的時候他包括在教學中都會跟同事分享(炒期貨經驗),後面全身心地投入了,就從黨校辭職下海了”。

  關於黃偉的發家史,按照流傳最廣的版本描述,是始於上世紀90年代初在杭州國際大廈租下幾個櫃檯賣眼鏡。

  一位長期關注溫商的經濟學家告訴記者,眼鏡製造業一度是溫州的支柱產業,黃偉靠做眼鏡生意賺到了第一桶金,成了當時還很少見的“萬元戶”。

  在此之後,黃偉對時運的敏銳捕捉,給他帶來財富的真正膨脹。1992年初,上海推出股票發行新辦法——股票認購證,每本30元,憑證可參加股票購買搖號,中號者才能購買股票。黃偉將賣眼鏡賺到的2萬元錢投入購買了大量認購證,之後隨着新股造富神話不斷誕生,認購證價格水漲船高,黃偉憑倒賣認購證換來了百萬元級別的原始資本積累。

  對於黃偉炒股票認購證一事,新湖系一名高管曾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自己聽到的版本也大致如此。周德文說起此事時對黃偉的敢於冒險印象深刻:“我就不敢買,他(指黃偉)一口氣買了很多,後來(一本認購證)炒到幾千塊。”

  在周德文看來,黃偉骨子裏具備了溫商共有的特質:不怕風險,不怕辛苦,四海爲家。他告訴記者,據他了解,黃偉雖然不在新湖系中擔任任何職務,但並沒有因此做甩手掌櫃,而是一直奔波於各地,把控旗下公司運作。而黃偉異於大多數溫商、亦即他的成功之處,據周德文說是他走了一條不同於一般民營企業的路,通過精準的資本運作建立起自己的商界版圖。

  倒賣認購證換來的本金爲黃偉殺入資本市場提供了籌碼。1994年,他創立了浙江新湖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浙江新湖房地產集團有限公司和寧波嘉源實業發展有限公司——這三家公司後來成爲新湖系母公司,黃偉隨之進入房地產業,並依託地產逐漸形成“新湖系”。2000年後,新湖系接連入主紹興百大(後改名新湖創業)、哈高科和中寶股份(後改名新湖中寶)三家上市公司,形成新湖系的“三駕馬車”。

  新湖創業後於2009年併入新湖中寶,創下首例民營上市公司“自廢殼資源整合”,外界將此舉視爲黃偉主動廢殼以打造地產旗艦。

  “他能不斷找到風口,不斷找到熱門,這很厲害。他涉及的板塊都是這樣,掌握了一定的領先地位。”周德文向記者如此評價黃偉的起步歷程:從開眼鏡店到炒股票、期貨再到進入房地產,每一步都把握住了機會。而近年來,新湖系開始全面進入金融領域。

  與涌金系不曾走遠,黃偉、魏東背影疊顯

  在黃偉商業帝國構建的進程中,不得不提到魏東這個人。黃偉與這位已故的涌金系前掌舵人有着密切的關係。

  有報道稱,黃偉的發家,背後是魏東,“黃是聽從魏的”。據媒體報道稱,雖然黃偉年紀較魏東長近八歲,但其對魏的才華和眼光相當敬佩。

  新湖系、涌金系曾在中寶股份“並肩作戰”,在2001年中寶股份(彼時“新湖中寶”的股票簡稱爲“中寶股份”)早期的年報中,新京報記者看到新湖系、涌金系以及高存班時任法人的杭州五環,第一次同框出現在同一家上市公司中寶股份十大股東的名單內。

  1999年中寶股份的招股書中,魏東旗下剛剛創辦3年的上海涌金實業有限公司以3.24%的持股比例,成爲第六大股東方;而新湖集團的黃偉則以7.18%的股份位居第三位。2001年下半年,杭州五環以持股205萬股(佔0.98%)成爲中寶股份第10大股東。

  *ST北生(即現在的ST慧球)被借殼的資本操作“故事”中,也閃現了黃偉主導的新湖系與魏東掌舵的涌金系間的某種默契。

  廣西慧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即ST慧球,是一家主營物業管理服務的A股上市公司。2010年1月20日,它還被稱爲*ST北生,一天之內連發多份資產重組方公告。在這些公告中,新京報記者看到了涌金系魏東生前最後兩個月資本運作的細節。

  當日,*ST北生公告稱,將以2.6元/股的發行價格向浙江郡原地產股東方定向發行13.5億股,以購買郡原地產100%股權。而在郡原地產股東名單中,魏東的遺孀——陳金霞名列第三大股東。2008年2月15日郡原地產增資擴股,魏東以貨幣出資認繳了5625.35萬股,佔比8.036%。當年4月29日魏東跳樓自殺後,其配偶陳金霞繼承了上述股份。

  後來,重組遇到房地產再融資政策停擺,郡原地產借殼*ST北生的計劃失敗。

  直至2013年8月,塵封三年的房企再融資重啓。而此時,*ST北生這個殼資源“兜轉”到了新湖系手上,借殼的主角變成了德勤集團。在*ST北生2013年1月17日發佈的《德勤集團2013年盈利預測與審覈報告》中的董事簽名,新京報記者看到了新湖系黃偉妻子李萍的簽名。*ST北生當天的另一份報告顯示,李萍以2424.26萬股(佔比10.27%),位列德勤集團第六大股東。

  2012年12月28日,德勤集團與*ST北生簽署《重大資產置換及發行股份購買資產協議》,交易完成後,*ST北生擁有德勤集團100%股權。

  新湖系與涌金系在同一個“殼”上接力。在21世紀經濟報道2013年8月的報道中,這一次雙方的資本操作“互動”被戲稱爲“肥水不流外人田”。而在其後涌金系立足資本市場的過程中,黃偉及其帶領的新湖系更是通過杭州五環實業有限公司以及數位自然人股東,參與到魏東的資本運作中。

  2002年1月23日,長沙九芝堂集團(持有上市公司九芝堂60.74%股權)整體出售給湖南涌金、杭州五環實業等公司。湖南涌金佔49%的股權,進而間接持有九芝堂29.76%的股權(後經多次股權變更,持股增至59.5%)。涌金系正是通過九芝堂收購案例,第一次真正控股一家上市公司。

  天眼查信息,杭州五環實業現名爲杭州方豪實業有限公司。寧波昌達貿易有限公司是第二位的股東方,同時參股新湖期貨有限公司,高存班爲其實控人。

  高存班亦是濟和集團董事。而濟和集團屬浙商系,與新湖中寶不僅保持互相擔保的關係,還與新湖中寶一起參股盛京銀行。天眼查顯示,濟和集團實控人王學超與新湖系交集頗深,曾任海寧綠城新湖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董事長、新湖地產集團有限公司高管、新湖在溫州及杭州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的高管。

  在仇曉慧的2010年版《私募江湖》一書中,我們看到了另一面的黃偉。

  書中寫到,在涌金系魏東的葬禮現場,人們看到,送花圈者有浙江新湖(控股)集團董事長黃偉等,不知是否在紀念未完成的“系類家族企業”某種宏願。

  離奇的低調,卻又善於掌握人脈

  作爲一手構築起新湖系的掌門人,黃偉稱得上是大隱隱於市,鮮爲公衆所知。新湖系的高管據稱曾對外表示,“黃總這輩子都不會接受記者採訪”。

  “黃偉非常低調,而且這種低調不能理解爲一種謙虛。”接近新湖系的人士告訴記者一個細節,黃偉在新湖的辦公室門上從來不貼任何諸如董事長、總經理之類的標籤。而實際上黃偉亦不在新湖集團或子公司中擔任職務。

  黃偉在溫州市委黨校的一位前同事告訴記者,在溫州市裏的某次培訓中他與黃偉有過一次棋局上的“交峯”;後來黃偉有次從杭州回溫州,組織了一個由溫州市方方面面人員參加的飯局,當時黃偉這位已在溫州經濟體制改革委員會任職的前同事也在邀請之列。據他回憶,不管是棋局還是飯局上,黃偉都不是一個很健談的人,沒有給他留下特別的印象。

  上述黃偉前同事與新湖集團監事會主席、新湖中寶副董事長葉正猛比較熟悉,並曾就黃偉的低調與葉正猛聊過。葉正猛的私下言辭顯示,他沒有太多感受到黃偉的個人魅力,但能感受到的是下屬對黃偉的眼光及戰略洞察力是非常認同的。

  “葉正猛原來在官場就是一個業務能力很強,但不太搞高調那套東西的人。黃偉選的人跟他也有某種相似之處,至少都不是太高調的人。”黃偉前同事告訴新京報記者。據他說,黃偉的低調,既與他不善言辭的個性有關,也與他的經歷有關,還可能與他的公司業務有關。

  周圍人眼中的黃偉低調、不善言辭,但一位多年來觀察新湖系的溫州學者向記者評價,黃偉善於掌握人脈,尤其與一些關鍵的人物關係良好,且懂得把握尺度,既不過於接近權力,又敬重權力。黃偉本人從商至今,從未擔任過人大代表或政協委員職務。

  新湖系高管羣體引人注目的另一點,在於其中不乏政府官員出身的管理者。前述溫州學者告訴記者,在黃偉的邀請下,溫州不少幹部下海加入新湖系擔任各級管理職務,有些是黃偉的同學,有些是黃偉的朋友。

  葉正猛此前曾任溫州市政府副祕書長。他與新湖集團董事長鄒麗華被外界視爲黃偉的左膀右臂。鄒麗華原任浙江溫州市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1996年加入新湖。據媒體報道,鄒麗華赴任新湖後啓動的第一個項目就是房地產開發,正是在那年新湖集團取得溫州瑞安外灘工程的開發權,後獲得成功,房地產自此成爲新湖的業務領域。

  黃偉曾任教的溫州市委黨校現在位於溫州市東部的龍灣區瑤溪村和永勝村之間。

  “政府官員普遍懂經濟,且水平較高,擁有政治資源和背景,是辦企業很好的人才資源”,前述研究溫商的經濟學家向記者評價新湖系中的官員高管,“黃偉善於利用這個資源,將其用到極致,也是非常有眼光”。

  在新湖系的版圖中浙江佔據重要意義。以新湖中寶來看,其地產業務的主營地在浙江。2017年報顯示,浙江房地產營收額爲58.00億元,分別佔到新湖中寶地產業務營收總額的43.12%以及公司營收總額的33.14%。而且記者發現,目前新湖系金融板塊股權投資額比較高的項目,如51信用卡、趣鏈等,其工商註冊地也均屬浙江省。

  “這是因爲黃偉招來的職業經理人浙江的居多,這邊的資源多一點,情況熟悉。”黃偉的前同事這樣評價。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