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青島首富迴應資金風波:迴歸實體 金融不擴張了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9月25日 16:32   新京報

  王清濤,中融新大集團董事長。從煤炭經銷掘到人生第一桶金,到成爲焦化大王,如今他正在將關注重點從金融轉到實體產業。受訪者供圖

“下半部分調子高一些嘛”。

  “下半部分調子高一些嘛”。

  9月中旬的一個晚上,北京,國貿某酒店,當一名女員工拉完《二泉映月》,正在和幾位朋友吃飯的王清濤大聲鼓掌叫好,順便向她提了自己的建議。

  王清濤,中融新大集團董事長。出生于山東鄒平的他曾經當過兵,下海之後,在煤炭、焦化行業摸爬滾打,崛起爲焦化大王。這幾年來,王清濤又投資銀行、保險公司,如今已是青島首富。

  然而,突如其來的去槓桿風暴之下,王清濤的中融新大開始出現一系列資金風波。9月中旬,鮮有接觸媒體的王清濤接受新京報記者專訪時表示,如今正在將關注重點從金融轉到實體產業,他一手籌劃出售金融資產,一手正引入國企江銅集團加大祕魯礦產的開發。

  “音樂的各個音符,要注意協同,就像是焦化、物流、金融各個行業”,王清濤說,“誰能料到,現在我們最大的現金流是焦化板塊而不是金融?”

  王清濤透露,金融以後不擴張了,現在的重點要回歸到實體。對於近期出現的資金風波,他強調,中融新大生產經營一切正常,尤其是焦化板塊,每個月能貢獻四個億的現金流。

  風波

  債券暴跌、凍結財產、觸發投資者保護

  今年9月,新京報獨家報道,受國家宏觀經濟去槓桿、公司債券發行節奏放緩及第二季度公司債券到期兌付影響,中融新大觸發投資者保護條款。根據募集說明書的約定,中融新大在上述觸發投資者保護條款的情形發生後,擁有10個工作日的寬限期。

  觸發投資者保護條款,是中融新大近期第三次引發市場關注。

  對於觸發投資者保護條款一事,9月10日,中融新大方面向新京報記者發來一份情況說明稱,此次投資者保護條款的觸發以及後續救濟與豁免方案的實施,不會造成標的債券的提前贖回,不會影響標的債券的存續期限,不會影響發行人的償債計劃,也不會對發行人的資金流動性產生任何壓力。中融新大強調,目前,公司生產經營一切正常。

  今年8月,河南省焦作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因河南億利小額貸款公司申請,凍結中融新大集團有限公司、王清濤等銀行存款9995萬元或者查封其等額財產。中融新大很快發佈聲明,系因雙方溝通不暢產生糾紛,經友好協商達成一致意見,雙方已經解決該問題。

  “當時河南億利小貸要求一次性(將借款)還完,我跟他們講,現在國家去槓桿,需要一些時間。他們不同意。”中融新大董事長王清濤對新京報記者表示。

  他稱,今年上半年實體板塊業績非常好,特別是焦化,現金流最大,“焦化每個月能貢獻四個億的現金流。後來(河南億利小貸)來我們企業考察,就徹底放心了。”

  2018年1-6月財務報表顯示,中融新大經營現金流量淨額達22.4億元。

  令王清濤不能理解的是,中融新大的債券,被區區2800元打壓下來。

  此前的7月11日,中融新大發行的債券“18新大02”突然異動,從100元的價格下跌到盤中最低價28元,跌幅爲72%。導致這一起暴跌的交易,成交量竟然只有10手,交易額爲2800元。中融新大工作人員對外表示,“一下子都炸鍋了,投資者不斷地打電話來問,我們也是一直解釋到現在。”

  “我們已經給證監會彙報了這件事,證監會正在調查。投資者鑽了空白,但這種‘惡意’是不是犯罪違法,要看監管怎麼定性”,王清濤對新京報記者表示。

  新京報記者發現,中融新大債券價格的下跌在7月初就已有苗頭,且緊隨其戰略伙伴永泰集團出現債務違約之後。

  7月5日,永泰集團旗下上市公司永泰能源公告,其2017年度第四期短期融資券(債券簡稱:17永泰能源CP004)宣告違約。次日,中融新大發行的“15魯焦02”突現異常交易,在上交所宣佈第一次停牌後,該債券繼續下跌,觸發第二次停牌。交易軟件顯示,該債券停牌前暴跌30.78%。

  對於與永泰集團關係問題,中融新大曾公告,“截至本公告出具日,我司無對永泰集團有限公司的存續擔保情況,永泰集團對我司的擔保餘額爲6.60億元。”中融新大表示。

  王清濤強調,目前政府支持實體企業的力度在加大。銀保監會76號文下來後,山東省政府也要求,不允許銀行抽貸、斷貸,支持龍頭民企。省金融辦還就此召集省裏的大型企業和金融機構開會。“據我感受,山東省政府在全國範圍內支持實體經濟的力度是非常大的。”

  “我們的50億公司債券發行速度也提快了,以往需要兩個月,現在一個月就開始分銷。”他說。

  發家

  做煤炭賺到第一桶金,曾得魏橋幫助

  中融新大集團,創立於2003年,是以能源化工、金融投資、物流清潔能源、礦產資源開發爲主業的國際化大型集團企業,已投資參股5家銀行,1家保險公司。2017年集團總資產1550億元,淨資產910億元,營業收入750億元。這是中融新大在官網上對自己的介紹。

  與這一高調介紹相比,王清濤在中融新大官網沒有自己的欄目。除了手下的上萬名員工和數百億元財富,一口地道山東話的王清濤看起來和其他山東大漢並沒有什麼區別。

  王清濤,山東鄒平人,1962年生。跟山東很多家庭一樣,王清濤也生於一個大家族,“以前當村長,我兄弟姐妹五個,同輩兄弟二十多個,誰犯事收拾他。”如今頭髮已略顯斑白的王清濤,回憶起年輕時候的故事語速極快。

  身高一米九的王清濤個性直爽,對來客以兄弟相稱,喝酒乾脆利落。高中畢業後,王清濤進入濟南軍區當了三年步兵,然後去了鄒平縣物資局工作。

  “物資局是國企,當時國家鼓勵下海,而物資行業裏,最有價值的就是能源資源,於是開始跑了煤炭。”王清濤說。之後,他成立中興物資經銷處從事煤炭經銷,掘到了人生路上的第一桶金。

  王清濤的創業之地鄒平經濟基礎雄厚,80年前知名學者梁漱溟在這裏從事鄉村建設實驗,近幾十年來已崛起爲山東最富經濟活力的地區之一,魏橋集團這一世界五百強就坐落在這裏。

  魏橋集團的老闆張士平,憑藉數百億元財富常年位居山東首富。張士平在公開場合極度低調,另一方面對朋友又仗義豪爽。張士平的個性也影響了王清濤。事實上,王清濤最初的煤炭生意就得到了魏橋的幫助。

  “2003年之前,基本都是在做煤炭貿易,攢下了七八百萬”,王清濤說。

  在跑了十幾年煤炭後,王清濤的事業迎來了轉折。

  2003年6月,王清濤成立鄒平齊明鐵雄焦化有限公司,公司新上的焦炭項目,成爲濱州市計委批覆的鄒平縣工業企業重點立項工程。以此爲基礎,王清濤建起了後來成爲山東乃至全國最大的焦化企業。

  “以前一直做煤炭經銷,說白了就是貿易,貿易終歸還是要依附於工業。到了2000年後,國家開始進入工業大發展時期,於是我在2003年貸款3-4個億建起了一個焦爐,合計60萬噸,一步一步壯大起來。”王清濤說。

  貴人

  將沙鋼沈文榮稱爲“生命中的貴人”

  開始辦焦化四年後,王清濤遇到了生命中的貴人。

  2007年8月,王清濤聯合江蘇沙鋼集團、山東新汶礦業集團一起組建了鐵雄新沙,這一王清濤口中的“超級大廠”投資額30億元,產能達到400萬噸,號稱山東全省的第一煤化工園區,王清濤也躍居全國焦化行業的最大投資商之一。

  跟王清濤早年的合作伙伴魏橋一樣,作爲中國最大民營鋼鐵企業的沙鋼也是世界五百強企業,其掌門人沈文榮號稱“鋼鐵沙皇”,曾一度位居中國首富。

  “當年我們企業小,我比沈文榮也小20多歲,如何能攀上沙鋼這個大腕?當時我們和縣政府近10次去江蘇沙鋼溝通引資,當時我跟沙鋼沈文榮說,你要建最大的鋼廠,我要建最大的焦化廠,我願做你的馬前卒。沈文榮才終於答應投資。”王清濤說。

  在獲得沈文榮的幫助幾年後,因沙鋼戰略調整,將手中的股權轉讓給王清濤,王清濤實現了對鐵雄新沙的絕對控股。

  如今回想起當年沈文榮的提攜,王清濤稱之爲“生命中的貴人”,“當時高興,一口乾了一斤白酒”。

  隨着生意越做越大,王清濤的企業幾乎每隔幾個月就會獲得當地政府頒發的獎項。其中很有分量的一個是在2009年,王清濤獲全國優秀復員退伍軍人稱號,受到國家領導人的接見。

  王清濤還招徠和他一樣有相似從軍經歷的人加入他的企業。“公司高管有30%是當兵出身,最高的是副師級。集團負責行政、生產安全、保衛的特勤隊,基本都是當兵出身。”王清濤說。

  “軍人做企業的紀律性、規則性更強。”王清濤說。平日裏,王清濤幾乎都是長袖襯衫和西褲正裝,上下整潔一塵不染。

  每個月,中融新大的所有員工都要花兩天時間上軍訓課,學習隊伍操練、內務整理等。“一個月必須兩天”,王清濤要求。

  除了退伍軍人,王清濤還樂於吸收“下海”的政府官員。2016年,中融新大曾一下子聘用了廳級幹部10人,處級幹部44人。在這幾年的行業整合中,王清濤成爲了贏家。

  作爲重化工業,焦化屬於高耗能、高污染行業,隨着資源與環境對經濟發展的約束不斷增強,國家開始加大對焦化行業的調控和整合。

  2012年,山東省發佈《關於加快焦化企業轉型升級的指導意見》稱,支持山東焦化集團(即中融新大前身)依託已經進入國家公告的重點焦化企業和煤炭、鋼鐵、化工企業進行重組,組建千萬噸級大型焦化集團。

  在整個中國的高速工業化尚處於蠻荒擴張的時候,王清濤對其環保效果引以爲傲,“我們的員工都穿白大褂”。

  2017年,整個中國特別是重化工業密集的山東掀起環保督查風暴,身爲山東第一大民企的魏橋集團268萬噸產能被定性爲“違規”遭到拆除,損失超30億元,中融新大挺過了這次風波。

  “實體企業的轉型升級太難。比如焦爐,4.3米的焦爐剛建完,還沒進入回報期,政府又要求建5.5米的,5.5米的還沒建完,又要替換爲6.5米的,每建一次都是幾十億的資金量,導致實體企業負債率急劇上升,企業資金鍊根本無法支撐轉型。”王清濤說,很多中型企業在這過程中倒下了。不過,產業洗牌也給大型企業創造了機會。作爲整合主體,不僅意味着產能規模的壯大,更意味着國有金融資源的傾斜。

  就在前述山東省政府整合文件下發的同年10月,山東省焦化行業轉型升級工作會議召開,山東焦化在會上獲得交通銀行40億元的綜合授信,國家開發銀行山東省分行也現場爲其簽約授信30億元。

  救援

  從淄博宏達礦業接手祕魯礦產

  王清濤說這些話的時候,同在山東的又一家大型民企大海集團正陷入資金風波,而屢屢在全國“兩會”上大聲疾呼實體企業融資難的山東晨曦集團已申請破產。

  事實上,隨着近年來部分山東經濟轉型加快,中融新大也曾受到其他大型民企資金風波的牽連。

  2015年下半年,位於山東淄博的大型民營企業宏達礦業有限公司(山東金兆原控股股東)出現資金流動性不足乃至資金鍊斷裂,波及區域金融穩定。在自救無果的情況下,淄博宏達向淄博市政府申請援助。

  彼時,淄博宏達最重要的資產爲祕魯邦溝多金屬礦,而該礦後續開發建設需要投入30多億美元。由於中融新大爲之提供了14億元的擔保,淄博市政府決定引入中融新大對淄博宏達進行重組,先將淄博宏達的控股股東金召礦業的股權過戶至中融新大名下,藉以穩定員工、債權人及市場情緒。

  中融新大的一份債券發行文件寫道,在淄博市政府表明上述態度及多次催促之下,金召礦業的股權於2016年1月過戶至公司子公司鐵雄冶金名下,並辦理完畢工商變更手續。

  王清濤的家鄉鄒平距離淄博不遠,在這裏做過生意的他對淄博宏達再熟悉不過。在上述股權過戶之後,中融新大委派專業人員並聘請獨立的第三方機構對淄博宏達展開全面的盡職調查。但調查卻發現,淄博宏達股東及高管之間利益難以協調,且內部關係複雜。

  事實上,淄博宏達礦業的歷史複雜,旗下上市公司華陽科技曾被認爲是一家明天繫上市公司,公司地址距離明天系肖建華的肥城老家不過幾十公里之遠,如今則又屬於風波纏身的中技系旗下。

  其後,中融新大決定變更重組方案。2016年3月,鐵雄冶金退出金召礦業100%股權。幾天後,3月8日,淄博宏達宣佈2015年度第二期短期融資券實質性違約。

  中融新大與一大併購風險擦肩而過,留在手中的則是價值數百億元的祕魯礦產。

  根據2017年1月國土資源部儲量評審中心出具文件:祕魯邦溝金、銅、鈷、鐵多金屬礦2、3、4號礦合計評估值爲700億元。

  “收購祕魯礦產的價格合計55億”,王清濤說。

  在拿下祕魯礦產之後,中融新大也拉來了一個合夥人。2016年12月,負責祕魯礦產的中融新大礦產資源公司引進永泰集團有限公司作爲新股東,後者投資額是100億,持股比例20%。

  跨界

  參股多家銀行,稱不會當作“提款機”

  收購祕魯礦業,意味着中融新大真正進入了上游資源行業。此時,除了主營的焦化行業和祕魯的礦產,王清濤的擴張方向又多了一個:金融。

  2016年3月,山東焦化正式改名爲中融新大。在重視“名實之辯”的中國人眼中,改名顯示出王清濤押注金融的決心。在此之前的2015年8月,中融金控集團成立,中融新大金融板塊正式確立,投資方中也有永泰集團身影。

  彼時,解直錕的中植系、肖建華的明天系在資本市場縱橫捭闔,姚振華的寶能系正大舉進軍萬科,五礦、中石油在內的央企則在金控平臺直接上市。相比而言,中融新大的主要下游產業——鋼鐵正處於有史以來的最低點,“一噸鋼賣不出白菜價”成爲現實。

  按照中融新大規劃,2020年集團總資產預計達到4000億元,年銷售收入3000億元,利潤300億元,其中包括實現參股行業前十位的銀行、保險、證券等金融機構,參控10家以上上市公司。

  王清濤動作凌厲,在短短一年多展開了五筆重大收購。

  2015年12月,中融新大以7.55億元總投資獲得晉城銀行14.29%的股權,成爲該行第一大股東;2016年4月,中融新大收購亞洲開發銀行持有的廈門國際銀行3.35%股權,交易總金額爲8.05億元;2016年9月,中融新大以19.49億元總投資獲得中華聯合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7.79%股權,位列該公司第二大股東;2016年11月,中融新大從中海信託手中接下四川信託30.2534%股權,總成交價高達50億元。不過,這筆收購最終未能完成;2017年1月,中融新大又與煙臺潤仕通投資企業(有限合夥)簽署協議,以71.88億元收購其所持恆豐銀行股權收益權。

  自此,中融新大的金融佈局初具規模。《2018胡潤全球富豪榜》上,王清濤以31億美元財富,位居榜單第642位,被稱爲青島首富。

  上述金融擴張計劃頗恢宏,但王清濤並不感到輕鬆,“爲什麼很多實體企業要做金融、搞房地產,因爲企業家摸不清楚行業週期,不知道行業拐點什麼時候到來,不知道什麼時候風向變了,他害怕。”

  王清濤反覆強調,中融新大並非因爲“懼怕”其主營業務而要實行多元化。

  “我們的物流產業是依附於焦化,礦業是重組了另一困難企業而發展起來,做金融則是要通過股權紐帶、實現產融結合的更密切合作”,王清濤表示,“當我有參股銀行後,對方對我更熟悉,擔保、質押物更便利,雖然不會有優惠,但絕不會坑你。因爲銀行也需要讓資金有好的去處。”

  “(參股銀行)不會變成中融新大的提款機”,王清濤強調,中融新大很少從參股的金融企業融資,即使有,也是按規則來。

  截至2018年3月,中融新大參股的恆豐銀行對中融新大授信餘額12.5億元,已使用額度3.88億元。

  迴歸

  籌劃出售金融機構,迴歸實體

  就在中融新大持續金融化之時,政策風向也在變化。

  2016年底,證監會主席劉士餘公開喊話,希望資產管理人,不當奢淫無度的土豪、不做興風作浪的妖精、不做坑民害民的害人精。2017年,銀監會發布《商業銀行股權管理暫行辦法(徵求意見稿)》,同一投資人及其關聯方、一致行動人作爲主要股東入股商業銀行的數量不得超過2家,或控制數量不得超過1家。

  在金融監管趨嚴和“去槓桿”的宏觀政策背景下,中融新大的金融佈局是否會受到影響?王清濤表示,“對我們沒有影響,我們投資的銀行按規定都是參股,不是控股。”

  王清濤強調,“我們叫投資,不叫金控”。

  今年6月,國際評級機構惠譽評級發佈報告稱,已將中融新大集團有限公司的長期外幣發行人違約評級自BB調降至BB-。惠譽表示,2017年,中融新大的槓桿率提升幅度高於惠譽預期(公司收購部分金融投資所致),加之營運資本流出和資本支出增加,造成評級下調。惠譽預計,除非管理層如期完成部分金融資產的出售和長期股權投資計劃,淨槓桿率仍將保持在6.0倍以上。

  王清濤說,“現在企業就像是湖水裏的魚,水變少,大魚肯定先死,但這樣真的合理嗎?恰恰經濟發展的規律,就是企業離不開錢,魚也離不開水。”

  王清濤表示,目前確實在籌劃出售金融機構,“金融股權不如以往值錢了”。

  “金融以後不擴張了,現在的重點要回歸到實體,把產業做得更精、更深一些。將來要形成七分實體、三分金融的局面”,王清濤說。

  就在7月20日,中融新大與江西銅業集團簽署戰略合作框架協議簽約儀,雙方擬成立合資公司共同開發和運營祕魯邦溝金銅鈷鐵多金屬礦項目,祕魯邦溝多金屬礦項目一期計劃投資約26.92億美元。和王清濤合作過的魏橋、沙鋼一樣,江銅集團同樣也是世界500強企業,亦是江西省最大國企。

  如今,王清濤在和賓客聊天的時候,焦化,而非金融,成了他頻頻提起的板塊。“現在最賺錢的就是焦化,每個月有4個億的現金流。”今年上半年,上市鋼鐵企業業績已創下了歷史新高,而鋼企正是中融新大的主要客戶羣之一。

  “國家政策就是天”,王清濤說。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