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達沃斯停着1500架私人飛機 富豪們卻未必有心情酣飲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1月23日 17:58   新京報

  達沃斯私人飛機創歷史新高,但富豪們未必能喝一頓痛快小酒 | 京釀館

  來源:新京報評論

  文:徐立凡

  今年達沃斯論壇的富豪們和達沃斯論壇本身,都面臨着比以往嚴厲得多的審視。

  世界經濟論壇2019年年會,1月22日在瑞士達沃斯如期開幕。

  今年的達沃斯論壇有點悶。反全球化浪潮高漲、全球經濟增長下滑、貿易摩擦的陰影無處不在,讓本次論壇的主題“全球化4.0:打造第四次工業革命時代的全球結構”顯得過於清新脫俗,多少有點失焦。

  失焦的不只是主題,還有鏡頭前的主角——

  雖然仍有超過60位國家元首、政府首腦出席年會,但美國代表團全部缺席,連之前預付的200多萬美元訂金都不要了。

  英國首相特雷莎·梅和法國總統馬克龍,則受困於脫歐和黃背心運動無法到場,讓今年年會少了許多興味。有媒體甚至認爲,達沃斯論壇將從今年起盛極而衰。

  於是一部分焦點就對準了在達沃斯停機坪創紀錄的1500架私人飛機和其主人身上。今年達沃斯論壇的富豪們,和達沃斯論壇本身,都面臨着比以往嚴厲得多的審視。

  一,預期悲觀?富豪們的“腰包”不這麼看

  今年達沃斯論壇的沉悶和富豪們的財產有着特別鮮明的反差。

▲圖/視覺中國▲圖/視覺中國

  在年會上,普華永道公佈了第22期《全球CEO年度調研報告》,全球近30%的CEO認爲未來12個月全球經濟將下降,去年持此看法的僅有5%,悲觀情緒上漲的幅度前所未見。只有亞太地區的CEO持相對樂觀的態度。

  雖然CEO們對未來12個月的形勢不看好,但他們的“腰包”不會這麼看。

  美國經濟政策研究所去年的一份報告顯示,美國大型企業CEO們的腰包是越來越鼓了。他們的平均薪酬已達到了普通員工平均薪酬的312倍。

  而在10年前金融危機高峯期差距也只有200倍,20年前是58倍,在1965年僅爲20倍。

  CEO們還不算是“大肥貓”。

  彭博社跟蹤了12位達沃斯論壇的知名常客,從2009年以來不到10年的時間裏,這些人的財產增長了1750億美元。

  像索羅斯的財產就翻了倍,不過他的財富增長速度要與摩根大通的吉米·戴蒙相比,還要相形見絀。

  瑞銀和普華永道的“億萬富豪觀察報告”發現,所跟蹤對象的財富在2009年是3.4萬億美元,到2017年已赫然增長到了8.9萬億美元。

  難怪今年達沃斯機場的私人飛機數量創下了新紀錄。

  之所以出現富人越來越富的情況,是因爲宏觀形勢越不好,富豪們來錢越快——宏觀形勢不好就要搞擴張性政策,在這種政策週期裏富豪們總是最先受益的。

  二,對達沃斯論壇的“精英化”質疑越來越多

  其實早些時候,達沃斯論壇就曾遭到質疑,被比喻爲“雪地裏的肥貓聚會”。

  但達沃斯論壇本身就自帶這種富貴沖天的基因。談的都是大事情,當然是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

  而且出於盈利目的,達沃斯論壇也有一些強調等級的設置,比如會員制。

  達沃斯論壇劃分了基金會員、行業合作伙伴、戰略合作伙伴和全球成長型企業會員四類會員,會費相差10倍,普通會員要交約7.2萬美元,最貴的要交約72萬美元。

▲圖/視覺中國▲圖/視覺中國

  交的錢不同待遇自然也就不同:普通與會者不能隨意出入,去什麼分會場是固定的,頂級成員則自由度很大,有專門場地舉行祕密會談,還有專車接送。

  這在過去不是什麼大事,但今年人們就比較敏感。畢竟現在經濟不算好,社會比較傾向於強調平等。

  在這種情緒下,富豪們的一些集體無意識之舉也顯得有些諷刺。

  比如氣候變暖問題是達沃斯年會常年設置的討論議題,但停在達沃斯和附近機場的私人飛機卻逐年增加,今年更是創下了新紀錄。瑞士公交系統發達,坐飛機赴會可一點也不環保。

  富豪們都是一個個圈子的中心,你想封閉也總有人找上門來,所以到了達沃斯難免觥籌交錯,這又讓人覺得你們怎麼不幹正事呢,純把開會當名利場嗎?

  對於達沃斯論壇越來越“精英化”、“圈子化”的質疑聲不斷增加,這多少削弱了達沃斯論壇的功能性。

  三,富豪們也是背鍋的“沙包”

  達沃斯論壇的功能性本來是很令人矚目的。

  比如曼德拉就是在達沃斯與當時的南非總統德克勒克實現了會談,爲南非取消種族隔離政策開創了合作模式;

  參加過20次達沃斯年會的以色列前總統佩雷斯當外長時也是在達沃斯論壇上與巴解組織領導人阿拉法特舉行了會談——達沃斯論壇是舉行非正式會談和接觸的好場合。

  對於新興經濟體和後發國家來說,達沃斯論壇還是向世界發出聲音的舞臺。所以中國很重視達沃斯論壇,還主辦了夏季年會。

▲資料圖片。 圖/視覺中國▲資料圖片。 圖/視覺中國

  但達沃斯論壇的功能性要完全發揮出來,必須有一個前提,就是大家願意坐在一起說事。

  全球化浪潮高的時候這不是問題,有全球性危機的時候也不是問題。像2008年金融危機以後的幾年,主要經濟體的領導人很願意借達沃斯年會的平臺,磋商一下合作抗擊危機的途徑。

  但現在達沃斯論壇有點不逢其時:反全球化正鬧騰得厲害,似乎許多層面的合作機制在重構,達沃斯就沒那麼重要了。

  與此同時,經濟低迷導致許多普通家庭收入難以增長,與富豪們財富的驚人增長相比很讓人生氣。無怪乎,新出籠的美國民主黨衆議員號召要徵富豪們70%稅。這事不可能推進,但人總得要出氣口,富豪們就是那個供出氣的“沙包”。

  所以達沃斯的富豪們今年有點尬 ,連帶的達沃斯論壇也有點悶。錢多不燙手,但刺眼啊。

  □徐立凡(專欄作家)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